不是衍生,是天生。
书什么的,相信我,就今年。
圈地自萌,诚勾同好。

[郅摩]抬醉汉(下)

(上)


(下)

李郅做了一个梦。

梦里所有戴官帽的妖邪都伏了法,皇帝大赦天下,多少冤灵获得超度,往那西方极乐而去。

鬼怪丛生的画面过去了,他又看到了满地桃花,以及芬芳深处,一个水中嬉戏、花鸟为伴的仙子。

那仙子转过身,忽地从杳渺的水中央走来,雾气隐约中,竟是个人面蛇身的模样,那一双美目,如魔咒一般死死盯着他,忽然红唇轻启,用一个他无比熟悉的声音道:“李郅,你喝酒了?”

如一记闷雷打在他的头顶,醉汉猛一激灵,惊醒了过来。

据说有的武艺高强的人千杯不醉,李郅虽不能千杯不醉,酒倒是散得快。

武艺高强的人还比常人警觉,李郅发觉腰间有只鬼鬼祟祟的手,身上有个鬼鬼祟祟的人,条件反射似地...

 

[郅摩]抬醉汉(上)

夜已深了,灯也该熄了,成日人来人往的凡舍,也只剩下最后一个桌子的账还没有结。

这张桌上的酒壶用两只手都数不过来,喝酒的人却只有一个。

呵,今天咱们的大理寺李少卿,真是好大的酒兴,半盘花生米,三两酱牛肉,居然消得下去这么多酒,也是少见得很。

公孙四娘拿水烟锅子捅了捅倒在桌上的男人。

男人不动。

公孙四娘一双桃花眼微微眯了眯,收了烟锅,改用脚。

她这双脚,踏过千山走遍万水不说,还曾把魑魅山最恶的大盗刀疤赵一脚踹下山崖,用来对付装醉的酒鬼,那可必然是杀鸡用牛刀。

可惜李郅就算是鸡,也是一只真醉鸡。牛刀纵然可以用来杀牛,在醉鸡面前,也固然谈不上什么震慑了。

于是躲在门前大柳树上的萨摩听...

 

[郅摩]别离诗

深夜投毒瞎写写,题目无实际意义,段子都是酸溜溜的,就不展开了,放在这一篇里。每段独立,写的时候没有考虑彼此有联系,看官可以依据心情自行决定。


1

萨摩离开长安的那天,大家凑在一起为他饯行,只有李郅坐在角落里,始终一言不发。临别一刻,萨摩的眼睛红了,又好像没有,瞧着李郅似笑非笑,道,喂李少卿,你不会是个傻子吧?


2

萨摩一落泪,长安一场雨。


3

凡舍门前有棵大柳树,从前萨摩会躲到树上偷懒,有时候打烊了他也会呆在上头,面朝着大理寺的方向出神。可惜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4

李郅活得很克制,幽默只懂一点,喝酒只喝一点,话说得也很少。他一生最幽默快活,喝酒最多,又最啰...

 

[郅摩]寒露

大结局了!!甜甜甜得没有我所以!!决定放飞自我!!!!!地来一发车!!!!!!!!!

ooc初车不会到底预警,起名废机智地凑一发节气。

(一只心急火燎的萨摩和一个有偶像包袱的李郅。

---------------------------------------

二十四节气联文之

寒露


李府。房内。

萨摩和李郅大眼瞪小眼。

刚才一通胡摸乱搡,自认有点间接经验的萨摩十分嚣张,现在意气风发的烧退了,别的地方却烧得直冒烟,萨摩傻了眼。

鬼知道,天地良心,他原本只想挑逗一下、再嘲笑嘲笑李郅的,结果李郅显然在某些事上了解得比他多得多。

他一撩,发现糟糕了,“你,你还真硬啊!”四...

 

[陆厉]陆小凤传奇之古刹莲台(十八)

                    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不少动物都是善于隐匿的专家。

比如蝙蝠,总是埋伏在漆黑的夜里。

壁虎一动不动的时候,...

 

[郅摩]谷雨

#  @墨非  感谢明长官莅临指导

#  @孤木风  感谢风弟的鸡肉卷

#手癌工作室出品

#送给萌萌的大家

#真的尽力了,抛砖引玉,抛砖引玉……(衰脸


郅摩二十四节气联文之

谷雨


夜色玄深。

大雨如注。

黑夜是黑色最好的掩护。

大雨也为追踪者清扫了痕迹。

李郅在暴雨深巷中潜行,犹如一头盯住猎物的豹子。

他们已足足追踪了三个时辰,现在已到了收网的时候。

他们不是别人,正是大理寺李少卿手下的一队精兵。

他们就像幽灵。

任何城市的平安与繁荣,都需要这种幽灵的存在。

他们雷厉风行...

 

© 卖大be菜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