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衍生,是天生。
书什么的,相信我,就今年。
圈地自萌,诚勾同好。

不更陆厉爬上郅摩墙头的我在想些什么

有点欣喜,欣喜的是蹲冷圈多少年难得有个放飞自我的新欢。
有点难过,难过的是这一个月以来本命tag一条新也没有。
于是我就想,为什么我对待陆厉不能这么欢快地放飞自我,想啥写啥呢?
结果结论是,我对陆厉的爱太多,多到束手束脚,反被牵制。
关心则乱,关心则慎,关心则坑。
胡扯两句,呻吟一声,然后收拾旧山河,曲项向天歌。

评论(16)
热度(2)

© 卖大be菜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