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衍生,是天生。
书什么的,相信我,就今年。
圈地自萌,诚勾同好。

[郅摩衍生|沈铭x封景]穿越了人海(四)

瓜大配mv文!前世今生的记忆  by @西瓜好次 

mv请戳➡️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9133624/

前文:(一)   (二)  (三)


(四)

封景喜欢钢琴。因为它矜贵,优美,而且精密。当他弹奏钢琴时,就像和一个老朋友倾谈。

这地方封景许久不来了,老板倒一直记得他,很热情地与他寒暄,末了还邀请他再弹奏一曲当年的作品。那是他与ESE结缘的曲目,简单,悠扬,有生机,只是过去了太久,已有些模糊。

毕竟往事已矣。

封景并不是个会无缘无故答应他人请求的人,只是今天有所不同。

今天是他的生日,而且……他想起了那个模糊的背影,终于平静的心又再度揪紧,这难道不值得庆祝么,发觉这或许不是触不可及的幻想?这一次他打开琴盖,不为ESE,不为厉睿,不为旁的任何一个人,只为了他自己。

他的指尖在琴键上舞蹈,开始时生涩的音符,算作左右手合作的热身,然后几个和弦,从前的手感似乎回来了一些,继而记起了主题,先是单手,而后双手也没那么难了。有些事,纵使不在脑海里,也会在身体和行动上留下痕迹。很快的,乐歌由轻快渐入佳境,令人沉醉,惹人浮想,时光霍然打开了大门,他似乎正站在门口,四望无垠,唯一的道路从他脚下延展开去,像一本艰深的、却又结局既定的书,伸向黑暗的最深处。他望着那儿,记忆的深渊也回以凝视。

一走进去,他就看见了厉睿。

是啊,那是十多年前的事了,就是在这里,这一台琴上,厉睿邀请他与自己携手同行。他以为这就是他此生的脚本了,他的主线剧情就在厉睿的眼睛里,在他的微笑里,在他与自己共同的梦想里。

可惜,直到谢幕的那一刻,他才明白自己充其量不过是个配角而已,在一段单元里或许重要过,而厉睿,却注定了与他殊途,将走到下一场戏里。

音符像河流一样,转弯是几段新的和弦,总要迎来变奏,那水涓涓地流淌,如一双送他前行的温柔手,有时将他托起,有时却如一张蓄谋的网,将他拖入最深的幽秘。

一阵急促的铃音,继而整个酒吧的喧嚷从四面八方压了过来,将他拉回现实。他一时错愕,惊觉自己仍在一招不差地演奏着,只好用一段回归,将乐曲草草完结。因为有种不容抗拒的直觉,在催促着他放下手中的无论什么,去揭晓答案。他的呼吸很乱,以无法忽视的力量,甚至叫他害怕起来,划开屏幕的时候,他竟似乎感觉到心脏突然踩空。

那是从不知什么地方弄来的几张照片,像极了通缉令似的二寸免冠,由于是从屏幕上拍下来的,还带着漏光和马赛克痕迹。看惯了俊男靓女简历的封景,居然也吃得消,他快速地浏览完毕,然后手指迅捷地回复了三个字:都不是。

那头回得也快:您再看看这几张里有没有。

Amanda很老练,这回找了个老警察,曾是探案能手,在缉毒科和重案组都待过,现在退下去了,本事还没丢。失真的广角镜头,记录了每天匆忙行走的人群。封景把它们放到最大,用比挑选练习生还尖刻的目光,仔细在其中寻找可能性。

挑选艺人,只需要好中择优而已;而寻找那个人,无论看遍百个千个万个,谜底也只是唯一。

就像所有机器突然停止运转,齿轮骤止,时空停摆,然后星斗脱离轨迹,溪流与大海背道而驰,雨滴离开泥泞,溅向空中,枯叶席卷自己,重着绿意。

得失消解,名利消弭,天地荡荡只剩下他自己。他看见屏幕闪烁,听见自己接起,说了一些遥不可闻的言语,他听不清,也想不起。等抬起头来,无风无雨,降落在他身上的五彩灯光,也早已停了,人们聚精会神,享受着另一个舞台上的萨克斯风。Amanda的声音自那一头传来:“查是没问题,不过还需要一点时间。”

他放下电话,手边是酒,他端起来饮尽,被殷红迷离,轻轻遮住了眼睛,他像个经验丰富的摄影师,拿出毕生技艺赋予这背影全部的合理。透过浅红色的玻璃静静端详,那个身影也像穿上了夕阳阑珊的倩衣,吻合着封景脑海中某个神秘的刹那。而照片里的人,模糊得毫无说服力,但封景确信是他。他知道是。他就是知道。

就像解决了这一生最重要的命题,封景长舒一口气,心跳落地,他决定再点一支酒,祝贺自己——原来他就在这里,在这个时空里,距他仅一步之遥。

这时,一个电话急冲冲地进来,“喂,封景,你在哪里呀,我来接你!”


半个小时后,云修终于满头大汗地找到了这里,看到他,松了口气似地道:“Amanda早就说你可能在这儿,我还不相信。”

封景已从神思中脱离了出来,此刻抬起头,略显诧异地问:“怎么了?”

“没什么,只不过厉总大发雷霆,他找不到你,就来找我。害的我大老远几乎横穿了整个城市,到处找你都找遍了。我打了五十八个电话给你,干嘛一直不接呀?害得我吓了个半死,还以为你出事了。”

waitress这时送上一瓶酒,微笑着问:“封总,需要加杯子吗?”

云修正义使者自居,立即提出反对:“你怎么又喝酒?不是说好要重新振作的吗?”

封景向waitress示意,然后微偏了一下头,让云修坐下。

云修的人刚沾到椅子上就急急地开始说教,什么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大丈夫能屈能伸,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东山再起真英雄。

这人直到把肚子里的话倒干净了,才想起来问他:“你怎么不说话啊?”

封景淡淡道:“看你说得这么起劲,不便打搅。”又打了个响指,“既然来都来了,吃点东西吧,这家的起司还不错。”

云修气一滞,向菜单上胡乱指了个什么打发侍应。他有一肚子火苗,又不知如何发作,只好道:“你怎么把公寓退了,好端端地突然搬家?你知道我有多担心你吗?”

封景离开桌沿抱起膀子,不大满意地说:“你现在应该把注意力放在剧本上,放在下一个角色上,而不是我身上。”

云修声音低了低,“我只是担心你。”

封景不悦:“你是在怀疑我的能力么?”

云修只好讨巧地笑了笑,“我按照你说的,已经把《碧酒》和《庄生》的剧本背得滚瓜烂熟了。”

封景挑眉:“我说的?我说的好像是把四个剧本全部背熟。”

云修颇为紧张地看他一眼,“可是,现在我们不是应该,重点准备《热血长安》吗?”

封景有些烦躁,“时间毕竟过去了那么久,《热血》难保已经卖给了别的公司,厉睿说不定也知道了,从中捣乱的事他不是没干过,你到底明不明白我们的处境?”

云修知错地连忙点头。

“如果连手里头有的都把握不住,就等于什么都没有了,”封景难得语重心长,“所以在联络到《热血》的编剧以前,你的任务就是记熟这四个剧本,哪怕不吃不睡,也要给我背牢。”

见云修不说话,封景又加重严厉道:“听到了吗?”

云修忙答:“听到了。”

封景的脸色总算缓和了一些,举起酒杯顾自地饮,“吃饭吧。”

云修拿起刀叉,看着一团豆泥一样的料理不知从何下手,又忍不住道:“那,那你和厉总,是不是因为我……”他脸上是诚挚的关切,“封景,我希望你在我面前,可以卸下所有伪装,把你的心里话都告诉我,无论发生什么事,我都会陪着你的。”

“你的问题我可以回答。”封景视线垂着,一面摇晃酒杯,似在观察挂壁,“不是因为你。”

云修有些失望,又不放弃地问:“那究竟是因为什么?”

一阵铃声打断了谈话,封景眼睛一亮,立刻划开来看。

酒吧的灯光有些暗,手机上面的亮光自然扩散成了一个圈,好似自泥泞天地中隔离出了个别样的世界,圣洁,透明,而那世界属于封景,任何人都进不去,厉睿不行,云修有些怅然地想,他,也不行。

他看着封景倏地站起,一边拨出电话一边走了出去,走到酒吧的门外。那儿好像有人搬运东西,进进出出,所以他又避开,转而在一边的玻璃窗下站定。

霓虹照在他身上,那些本该艳俗的灯火好似也突然安静,有如月辉,清清地打在他的侧影。不知为何,云修觉得他看起来有些紧张,或许,不止是紧张。

口袋里传来震动,云修愣了愣,接起来往洗手间走,“厉总。”

那一头的厉睿问:“封景找到了么?”

“嗯,找到了,在名流酒吧,没事,虚惊一场。”

那头沉默了一阵,问:“你们在找《热血长安》的剧本吧。”

云修心里咯噔一下,心想糟糕,最坏的情况果然被封景料中,却不想厉睿又说了下去,“你转达他,剧本发到他邮箱里了,编剧谈好了,版权合同也已经办妥。”他停了一下,又道:“这是他应得的,算我送给他的生日礼物。”

云修惊得说不出话,没想到这件事竟会如此顺利,他立即往外跑,想把这好消息告诉封景。

然而封景已不在那里。

他又去里面找,仍是不见人,电话还在占线,他一路跑一路望,实在想不通封景会到哪里去。店老板这时走过来,“封总让我跟你说一声,他有急事先走了。”

急事?什么事能比《热血长安》的事更急?云修忙问:“他没说去哪里吗?”店老板摇头。云修猛地想起账还没结,连忙四下翻口袋找钱包。店老板笑道:“不用不用,今天算我请你们的。”

“这怎么行?”云修很意外,虽然没什么现金,倒还有卡可以用,立即抽出来,店老板却摆手道:“我这个店已经被人盘下来了,能在最后一周碰上封总,实在是有缘,何况今天是他生日,这个东我是一定要做的。”

云修大惊,“怎么,店不开了吗?”生意明明很好哇。

“女儿嫁到了法国,我和她妈准备过去和她一起生活,一家人嘛,总要在一块儿才对。”

“恭喜恭喜……怪不得……”云修感怀地看了看有些发旧的门面,又望了望门口川行的人流,忍不住问:“那新的老板做什么,还是酒吧吗?”

“对,地段好,做酒吧最合适。”店老板递了根烟过来,云修摆摆手,他自己点起,吐了个烟圈慢慢道:“说起来还挺巧的,这个年轻人之前一直待在法国,也是刚回来,不熟悉国内的办事流程,最近他陪我跑了些签证方面的手续,我也陪他跑了些经营上的手续,小伙子人很好,也谦虚,还挺有想法,我看了他的装修设计稿,弄的是古风,我还拍了一张,打算到法国开一个这样的,喏给你看看。”

一张手绘稿展现在云修的眼前,和现在一样的宽阔吧台,却改为了做旧的木艺,最醒目的是吧台上敞开的挑空,自天花板垂下一排纸风琴灯笼,晃眼看像日料店,却又分明比那大气得多,“是挺特别的。”云修由衷地说,目光下移,继而看到了一行小字:《凡舍:吧台区一稿》。


tbc

评论(16)
热度(53)

© 卖大be菜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