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衍生,是天生。
书什么的,相信我,就今年。
圈地自萌,诚勾同好。

[郅摩衍生|沈铭x封景]别吵吵 (一)

哈哈哈哈我又来开坑了!狂摇沈景大旗!!

没错,这次的灵感同样来自一个美妙的mv!!mv请戳[郅摩 萤火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2050786/]by @络石藤  吼吼吼吼爱藤藤爱沈景!!

衍生cp预警:本文cp为郅摩衍生的沈铭x封景,人设分别沿用原剧设定;沈铭角色来自《窥心者》,封景角色来自《重生之名流巨星》。


[沈铭x封景]别吵吵


(一)

如果一个人能看见所有人的悲伤,怕是不发疯,就只能出家当和尚。

世上有看得见旁人悲伤的人吗?

有,沈铭就是。

可他既没有发疯,也没有当和尚,而是成了个文明和谐的卖药妆的小白领。

更可贵的是,他利用自己这份天资,时不时地还给人送温暖,那些因为失恋想不开动辄寻死觅活的,不少都是在他的关爱下,渐渐走出失败阴影,迈向新生活的。

这种为人民做主的精神,不正好就诠释了民主吗?

核心价值观的第一行他一个人就占了三个,那封景就只能占富强了。

封景确实既富且强。

他高高在上不可一世,因为他是艺人总监首席明星经纪人,娱乐帝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封总。

这两个人,不止天差地别,简直隔着次元墙,理论上说,实在不该有什么交集。

然而,霸总一恋爱,上帝就发笑。

封景恋起爱来排山倒海,失起恋来也必是地裂山崩。

第一次听到封景的心碎声,沈铭还以为是地震了。

他好端端地骑着自行车在路上走,红灯停绿灯行,路过一个写字楼门口时,忽然大叫一声,跳下车去。

他身手矫健,长腿长脚,自然没事,苦了一位正巧路过的王大爷,王大爷心脏不好,差点没背过气去。

等给王大爷按摩完毕,他也明白了,这21世纪的太平盛世熙熙攘攘的,果断没毛病。

既然不是地震,沈铭孤寂地估计,应该是有人的心碎了。

那时他还不认识封景,也觉得送大爷回家这事更要紧,所以不曾进这大楼一探究竟,但他为了下回路过时留个小心慢骑的心眼儿,抬头一瞟便记住了这个地方。

摩天大楼顶上,风光无限地竖着三个大字:ESE。


再度听到那地震似的动静是在半个月后。

这是个周日夜晚,沈铭像平时一样,弄好他们“失恋战士联盟”本周的活动总结,就准备早睡早起。

他是个很健康的人,通常脑袋沾了枕头就能入眠,谁知就在这时,忽然天塌了。

他从床上一跃而起,第一个念头就是拉上爷爷奶奶赶快跑。

可是,天还是那个天,地还是那个地,毫无异状。他明白过来,仰头瞧着天花板,想象着这个罪魁祸首的模样。

那上头一定住着个爱情的烈士。

沈铭搭了件外套,踩着大拖鞋就去敲楼上那户的门。

门里静悄悄的,但这怎么能骗得过我们沈铭?他这方面有经验,所以也警觉,他心想,没动静说明什么,说明要出事情啊,那些割腕、吞安眠药、跳楼的案例他接触太多了,于是越敲越猛,还嚷嚷:“哎你开门,千万别想不开知道吗?三条腿的蛤蟆难找,三条腿的男人可是满街跑,干嘛非在一棵歪脖树上吊着啊?”

门倏然拉开,差点打他脸上,还好躲得快。那门里的人,两颊殷红,嘴唇苍白,头发把脸挡了一大半。他整个人斜靠在门框上,一双眼睛穿山越岭地直射过来,如一盏森森的鬼火,一看就是重度酒精中毒。

“哟,新邻居呀……”沈铭有些意外,他还以为是见过几回的那个小姑娘呢,物非人也非,惨况倒是遥相呼应,惊人一致啊,这户该不是风水不好吧。灯光昏暗,眼前这人一半隐在门背后,发出的声响却让沈铭一阵眩晕:从没见过这样的,简直不是海啸、暴风口可比拟,堪称恐龙灭绝之夜。总之,这颗破碎的心吵吵出了450亿年来的人类新巅峰,完全刷新了沈铭的认知。

他退后一步,像躲一个放鞭炮的,说话倒还很注意方式,“失恋了吧,看你这,伤得够重的啊。”

那人听了这话直接一脚,就要把门踢合上去。

“哎哎。”得,脾气还挺大。沈铭一只手抵着门,一只手指着自己,笑容良善,“你好你好,沈铭,就住你楼下的,你这,你这情况,通常不死也得半残,光喝酒哪行,得治疗啊。”

那人酒精里泡过的嗓音低低地切了一声,又瞥过来一记杀人刀光,他嘴唇翕动,不紧不慢,审判般地说了一个字:“滚。”

门砰地砸上,封景靠在门背后,慢慢地滑坐下去。

门又响了。

门外那人道:“我知道你在听,那我说,你听着。”

封景坐在黑暗里,没有动。

门外传来循循善诱的话语,“这世上啊,人渣分两种,窝囊废,与负心贼。针对负心贼呢,你就要怎么失去的就怎么夺回来。”

忽又发出被踩了尾巴的惨叫,“哎,哎呀,你,你听听道理,别老想ta呀,想想我,跟着我的思路,想我。”

又松了口气,“对了,你看,你一分神,就不想ta了,多好。”

又连忙惊呼,“啧,你又想ta,想我想我。”

他们就这样隔着道门,一人说,一人听。沈铭很自信,当了无证失恋治疗师三十年,肚子里的案例搬出来能绕地球三十圈,每一个都很有教育意义,启发性很强。这场景,这情形,其实还挺浪漫地,如果不是正当他讲到第三个故事时,保安提着手电来了的话。“哟,小刘。”沈铭原本靠着门,这时候直起身热情地打招呼,“巡楼呐。”

“哎铭哥,”小刘看了一眼门牌,“是这家啊……”狐疑地瞅着沈铭,“该不会,这户主举报的跟踪的就是你吧?”小刘很机灵,把那个狂字省略了。

“什么跟踪?我?”沈铭依稀感觉到这个话题的严肃性,不禁收敛稍息的左脚端正站好。

“这……哦,是这样的铭哥,我们吧,刚接到了业主举报,说有狗仔在门口,影响他休息。”在沈铭英俊正直的面容跟前,小刘感到了自己的幼稚和肤浅,但好奇心还是驱使着他问下去:“哥你这,嘛呢?”

此情此景,沈铭是这么说的:“这人可能是有点什么心事,遭受了什么情感打击,大半夜的不睡觉在家砸东西,你说他不睡觉也别影响我睡觉啊是不是,我这不正劝着嘛,没事儿,误会误会。”

“哦!”小刘心服口服,竖起大拇指,“哥你心眼真好。”立场瞬间转变,冲着门牌号不屑地嘀咕道:“这什么人呐,狗咬吕洞宾,还狗仔,整的自己跟半拉明星似的,怪不得来电话那么冲,还阴阳怪气的,从哪冒出来的。”

“哎哎,算了算了,既然人家都举报了,我就回去了,再说了大家都不容易,也不能让你们夹在中间为难啊。”两人一路下楼一路聊,“没有没有,保护业主们的安全是本职工作,都是为了小区居民服务嘛。”“你们挺辛苦的,这么晚还不能休息,挺累的吧。”“没事没事,我媳妇天天给我炖汤,养,还补,哎铭哥,你要不要试试,我跟你说啊,就是拿那个腰子和大枣,再配上……”


封景清净了,可是苦了沈铭。他饱受命运的摧残,忍受着那地壳运动般的声音一直持续到四点。趁着这暂时消停的空档,总算还能迷糊一会儿。

其实被吵得失眠他也不是头一回了,也习惯了,只不过起床时候使劲掏了掏耳朵,挖出好大一坨。然后,他还像往常一样,刷牙,洗脸,刮胡子,穿衣服下楼。取酸奶的时候,他忽然闻到一阵异香,想起很久没吃煎饼果子了,长腿一迈就走过去。

排在他前面的是个小伙子,也顶着个黑眼圈,看见沈铭过来了,举着张五十就问:“大哥,有零钱吗?”

沈铭掏出一张一百,才意识到零钱手机一样没带,“那我上去一趟,你等着啊。”没想到这位大哥人这么好,小伙子的内心吹过一缕中国梦的清风。

沈铭去得快,来得也快,钱是兑开了,小伙子却不愿走了,冲老板说:“大哥的也算我的。”沈铭连忙摆手,“那哪行啊。”

“怎么不行,大哥别推辞啊,再推辞就是不愿意交朋友了啊。”

沈铭一听,那哪成,就接受了,小伙子笑了笑,跟他瞎聊:“干我们这行的,吃饭睡觉都不太规律,有时候想吃个果子,等忙完都下两点了,还上哪买去。”

沈铭关心地说:“哟,那是真辛苦,人是铁饭是钢,还是要注意身体的。”看到他身上背着个大相机,就问:“摄影师吧?”

“嘿,摄影师是我的梦想,不过这梦想跟现实,”小伙子挠挠头,笑道,“我是娱记,呃,狗仔听过吧?”

沈铭还真听过。

“大哥,听您口音北京人?”

沈铭点点头,“不过我高中毕业就过来了。”

“我也是北京人,老乡啊!”小伙子近日饱尝职场心酸,忍不住对这个老乡大哥大倒苦水,“我堂堂一个首都人民,背井离乡来到这里,只为了证明不靠爹不靠娘,我自己也能混出来;唉,天不遂人愿,我跟封景跟了都快一个月了,毛都没有写出来!”说着忽然想到什么,端着相机凑近沈铭,“对了,哥您住这儿这么久了,见过这个人吗?”

沈铭不看还好,定睛一看,吓了一跳,不禁暗叹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嘴上却说:“谁啊这?”

“杜云修你知道吧,最近热播的那个《千骨花》。”

沈铭还没说什么,另一个买饼的姑娘接过话茬,“我知道我知道,超好看啊,我每天都看,云修好帅!”

那小伙子还挺专业,拉着沈铭走到边上,才低声说:“这个封景就是那个演员的经纪人,最近跟公司闹僵了,据我观察,很可能是感情纠葛,肯定有大料!我能不能拿到年终奖就指望这个料了,你要是见到,千万千万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啊。”

沈铭看了眼名片收进兜里,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唉,小赵,我从小到大都没见过长这么好看的人,要是他真在这一片,我肯定能有印象。”

“谦虚,谦虚了,大哥你就很帅啊。”小赵很不同意,又笑嘻嘻道:“有情况联系我啊,咱俩分成!”

tbc

评论(31)
热度(103)

© 卖大be菜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