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衍生,是天生。
书什么的,相信我,就今年。
圈地自萌,诚勾同好。

[郅摩ABO]长安omega密探(五)

(一)  (二)  (三)  (四)


(五)

李郅醒来的时候,雨已经停了。

他猛地回过神,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

床边的人下了一大跳,几步弹跳,躲了老远不说,还顺手抄起了个脸盆挡着当盾。

李郅看了他一眼,沉着脸,“你鼻子里塞的什么?”看起来十分荒唐。

萨摩小心翼翼地瞧着他,发现他既没有脸色潮红,也没有双眼冒火,终于放下心,笑嘻嘻道:“你信息素味道也太大了,我要是全吸进去会怀孕的你知不知道!”

这好笑吗?李郅哑然地看了看他,暗叹李世民竟昏聩如此,居然用心思这般单纯的角色做探子,一时万千感慨,不知是该悲还是该喜。惶然间,却又不知想到了别的什么事上,隐隐不言偏开了脸。

萨摩捏着鼻子一侧,先左再右,喷出了两个棉团。味儿是没有了,盆还是别放下的好,于是连人带盆坐了过来,神色认真地说:“李少卿,呵呵,咱们,谈一谈吧?”

萨摩的脸白乎乎的,两个眼睛好像掬着一潭春水,此时波光粼粼地瞧着他,李郅抽了口冷气,但还是板着脸点了头。

萨摩高兴起来,他伸出手指,在李郅厚实的胸口戳了戳,道:“你,你是Alpha,对吧?”

李郅的脸色一僵,右手忽然捏紧。

他的左手还藏在被子里。

他记得褥子下面有匕首,但没有动。

萨摩收回手,转而在自己胸前胡哨模样的珊瑚枝摸了摸,那儿已经空了,所以他惴惴不安地说:“你好像也知道我是……”

李郅忽然笑了笑,笑得很冷,道:“你是大内omega密探,是陛下派来杀我的,对吗?”

萨摩吃了一惊,连忙大声辩解,没抱盆的左手摆得比四娘的七十二路莲花掌还快:“我我我从没杀过人,李少卿就算你们大理寺要抓人也得讲证据吧!”

李郅瞧着他,不动,亦不言,好像在思考。

萨摩说:“你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啊。”

李郅眉心微蹙:“同意什么?”

萨摩说:“合作呀!我也不出卖你,你也别出卖我,好不好?”

李郅倚在床头,第一次认真打量起眼前这个人。

是他真的单纯到这个地步,还是在这副密探的面具之下,他还有其他身份、其他的目的,其他所要服膺的人?

萨摩见他不应,急着道:“这笔买卖你稳赚不赔好不好!你可以继续做你的beta少卿,还有不菲的官俸可以领,而且以后有我这个帮手在,破什么案子不是手到擒来?说不定李少卿你还能从此平步青云,建功立业呢!”

“听起来是不错。”李郅点了点头,目光却愈发犀利,“那么,你的条件呢?”

“让我参与办案呐,而且要做到不隐瞒,不包庇,什么细节查到了都要告诉我!”萨摩一双瞳仁仿佛冒出了星光,捻着手指,狡黠地笑着,“当然啦,有赏钱的时候,要是少卿能分给小人一点点的话,那就更好啦。”

李郅是个铁面无私的人,他极少撒谎,唯一的谎言却极其致命。

有时候他也会问自己,一个人,明明什么错事都没有做,只是为了活下去而撒了一个谎,这个人他究竟是不是有罪?

此刻,他感觉到一股比之不及的力量在向下拖拽他的身体,有如激流险滩,杀人漩涡,稍有不慎,立即尸骨无存,而如今他手中能用来自保的筹码,竟只有眼前这个omega密探。

可恨,可悲,可笑。

“我要考虑一下。”李郅沉沉地叹了口气,强忍着想要立即答应的冲动,痛苦地闭了闭眼。再次缓缓睁开时,他已经完全冷静。

他公事公办地问道:“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还早呢,天才刚亮,”萨摩犹豫着,有些委屈地问,“你不是,急着告发我吧?衙门还没上班呢。”

李郅掀开被子,忽然发觉自己只穿了件薄薄的中衣,立即又盖了回去。

萨摩不合时宜地噗嗤一声笑出来。

“你在外头晕倒了,我好不容易才把你扛进来的,要是连湿衣服一起塞被子里,你不怕得风寒我还怕你拿我问罪呢,就帮你脱掉啦。”他笑脸盈盈,就像一阵甜蜜的风,“别担心,一件没少都塞在床底。”

李郅抚了抚脸,只在掌沿露出一双明亮的眼睛,他的突然客气,也显得怪里怪气:“今日要上朝,烦请你帮我打点水,我,我洗个澡。”

萨摩乘胜追击,忽然凑近道:“我伺候你泡澡那你是不是也应该嘻嘻嘻嘻……”

李郅倏地冷起脸,训斥道:“以后你在我大理寺,说话做事都要恪守分寸,你一个omega,竟然敢在一个衣衫不整的alpha面前讨价还价,还知不知道天高地厚!”

“又教训人……”萨摩起身,手指捏着盆边儿转了两个圈,一边往外走一边苦巴巴地想,是alpha就了不起吗,切,你亲我的那一下我还没跟你算呢。


tbc


评论(23)
热度(112)

© 卖大be菜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