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衍生,是天生。
书什么的,相信我,就今年。
圈地自萌,诚勾同好。

[陆厉]谎言

1
陆小凤有一个秘密。
他有一个喜欢的人,但他不敢说。
因为这个人和他太不一样了。
他的心灵很简单,想法很直接,爱一个人的时候,也会用尽全部的力气。
他很容易相信一个人,很容易喜爱一件东西,很容易为一场无端的风雨感慨,也很容易被流水落花伤怀。
而陆小凤从不这样。
他怀疑一切,哪怕是最好的朋友。
他可以和一群人狂欢,却也时常一个人悲叹。
他爱人从不尽全力,因为他没有办法把心掏出来、送出去,他太孤独,他无法改变,虽然他自己也不愿如此。
他只有沉默。

2
厉南星有一个秘密。
他有一个喜欢的人,但他不敢说。
因为这个人和他太过一样了。
和他一样害怕失去,和他一样怀疑世间究竟有没有什么是永恒的,和他一样既勇敢又懦弱,甚至和他一样,总觉得自己的人生是注定寂寥的,凄凉的,不值得被爱的。
他只有沉默。

3
陆小凤很快就后悔了,在他以为自己就要死在西门吹雪剑下的时候。
厉南星很快就后悔了,在他以为自己无法从阳浩贺大娘的陷阱逃出去的时候。

4
江湖事,总是诡谲神秘的。
短短三个月,陆小凤成为了武林中人人不齿的恶徒,厉南星成为了大破孟神通余孽的英雄。
身份变了,名声变了,不被人了解,却始终没有变。
他们都很孤独。

5
陆小凤没有再找厉南星,他并不想给好不容易洗刷了罪名的厉南星添麻烦。
厉南星没有再找陆小凤,他并不想给江湖上那些假模假式的正派人士做鱼饵。

6
开春的时候,徂徕山开满了梨花。
陆小凤远远地望了一眼,仿佛这满山春色能冲淡他的夜夜怀想。
他真想上山去瞧一瞧,推开那扇门,看看那个春风里的人。
但他不能停下,他必须先活下去。

7
陆小凤倒下了,倒在了无数谎言织成的巨大陷阱里。
最后时刻,他忽然对着尽头处那点遥不可及的微光笑了起来。
他在想,他自己也是一个谎言。
他从不是个大侠,大侠绝不会像他这个样子。
贪酒,好色,或者说,作出一副贪酒好色的样子。
他这一生,只不过做了一个无用的浪子。
做浪子最大的好处,就是能在悲伤的时候,把自己也给骗了。所以陆小凤此刻仍在心里骗自己,没有了他,厉南星一定会过得很好。
他笑着笑着,却笑出了泪。
他真想见一见厉南星,如果可以,他甘愿死去。

8
他见到了。

9
陆小凤果然还是死了。人怎么能逃过一死?
只不过这场死亡,比他预期的要晚来了将近五十年。连他自己都不相信,他陆小凤竟然就稀里糊涂地成了徂徕山上最长寿的老人。
和徂徕山上最好的大夫在一起,又怎么会不长寿呢?

评论(8)
热度(25)

© 卖大be菜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