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衍生,是天生。
书什么的,相信我,就今年。
圈地自萌,诚勾同好。

[郅摩衍生|沈铭x封景]别吵吵 (五)

本文为配mv文!观看mv请戳[郅摩|萤火]by @络石藤  

我来更文了!!!催文的小可爱你们是我的动力我的光明!!

衍生cp预警:本文cp为郅摩衍生的沈铭x封景,人设分别沿用原剧设定;沈铭角色来自《窥心者》,封景角色来自《名流巨星》。


[沈铭x封景]别吵吵  

(一)  (二) (三) (四)

 

(五)

沈铭办事有个原则:关起门来,上天也无妨;但只要在外面,就不能扰民,不能扰乱公共秩序、妨害和谐稳定。

所以封景在车里一会儿大笑,一会儿大骂,他都好言好语。

当封景硬是拉开了车门跑到江边耍酒疯的时候,他就有些不大认同了。

封景那副好嗓子,天生又亮又润,酒精再一加持,尽显王者风范。句句怒吼、声声控诉、字字血泪,难免会吓到路过的以及驻足观赏江景的朋友。

“为什么不信任我!为什么要把我赶出ESE!为什么!”封景问的是黑黢黢的黄埔江。

“哎小心,咱们回家再说……”他们面前是大江滔滔洪水无情,而封景,此刻发型已乱,头大身子小,看起来稍有不慎就可能头朝下栽进去。沈铭手再长,也拦不住一个喝大了的封景。还有一部分的他在隐隐地担忧:怎么说封景也是个名人,ESE也是大公司,这地方又人来人往的,动静太大怕是影响不好。

所以他想把人弄回车上去。

可刚伸出手,他就顿住了。

也许是黄浦江的水,也许是伤心人的泪,也许都有,冷飕飕地飞到了他手上。

为情流泪的人沈铭见到的太多了。通常情况下,他会做两种处理。

如果是率性单纯的普通青年,他就买一打啤酒,陪他到天桥上看城市车来车往,用一生不过是白驹过隙天地浮游的思想感化他。

如果是多愁善感的文艺少女,他就买一瓶泡泡水,拉她坐在路牙子上看泡沫幻灭星空闪耀,用大即是小有即是无的思想劝导她。

可惜封景既不是普通青年,也不是文艺少女。

他脾气比牛倔,爱比火烈,恨比海深,委屈比天大。

他不是一只在风中伤心颤抖的小鸟,而是一头鹰隼,一旦投喂姿势不对,可能把你咬死、啃得尸骨无存。

沈铭第一次有些拿不准。

封景视死如归,随风摆动。

他只有一双手,如果捂住耳朵,就不能去抓封景。于是无私的他再次舍己为人,放弃了拯救自己的耳膜,而选择拯救那头可能会咬人的鹰隼。

地动山摇,飞沙走石。那是封景的心碎声。

封景的人却渐渐安静。

他先是有泪有骂,再是声泪俱下,继而无声潸然。

这样的人最可怕。

这种爱起人和恨起人来都很用力很投入的人,他们爱人时,可以燃烧自己、照亮别人,他们恨人时,也燃烧自己、刺瞎别人。

反正他们就是要熊熊燃烧。

所以沈铭什么也没有买,什么也没有做,什么也没有说。

哪怕是见过太多情感车祸现场的勘察员,也会遇上超出他预想叫他无法直视的特例。封景当之无愧,就是沈铭吃不消的特例。

沈铭,只能用灵魂默默地想,我这衣服,明天上班还要穿呢,你这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抹上去……而他的肉体,只能屈服于封景的淫威之下。

唯一有点主动权的他的右手,这仅剩的自由,也按在了封景的脑袋上,用来确保他一塌糊涂的美丽幽怨的脸始终隐藏在自己的胸上。面对偶尔靠近的围观好事者,他采用驱逐策略:“看什么看,没见过人两口子闹别扭啊!”他不能骂封景,但骂骂路人甲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而这一说法似乎易遭误解,他的注意力毕竟不在这里。

封景的哭劲儿渐渐过去了,人也从全身狂躁性痉挛变成了间歇性小抖。

沈铭时不我待,手上一用力将人扛到了肩头。封景像一匹困倦的小鹿,只轻微挣动了一下,就四肢垂下,没了动静。

他实在太累了,而且想吐。

把人塞进后座的同时,沈铭没忘脱了外套将人盖好。

坐回驾驶座时,沈铭使劲摁了摁耳朵,一面迅速打火,递了一句:“实在忍不住就吐衣服里。”

封景人虽然倒下了,但并未耽误回敬一声鼻音满满的冷哼。

霓虹流动,声色犬马,逆向奔远了,像一幅与他无关的风景画。沈铭抹了一把脸,忽然觉得怅然。

路不算长,二十分钟就到家了。

车是小刘帮忙停的,电梯是谭阿姨帮忙摁的,门是苏阿姨帮忙开的。沈铭只做了一件事:背封景。

封景真汉子,硬是给他扛到了马桶边上才开始吐。

封景这个人,重度强迫症,对别人残忍,对自己更残忍。他每吐一次,就必须刷一次马桶,再吐,再刷。

沈铭看不下去,主动接替了刷马桶的工作。

封景腾出手来,又去干了另一件事。

他刷牙。

吐一次,就刷一次牙。

沈铭虽然看不下去,也没办法代劳了,他只好继续刷他的马桶。

封景吐得胃酸,沈铭刷得手酸,也不知忙活了多久,两个人均是大汗淋漓。

封景发觉眼前的视线清晰了一些,与此同时有个凉凉的软软的东西靠在他的脸上。

沈铭不知从哪找到了毛巾,浸湿了给他擦着水和泪的混合物。

生死边缘得到了关怀,纵是醉了,也是有感觉的。

封景很感动。

可是感动的微光刚刚升起,就被荒凉冰冷的黑暗驱逐。

封景偏开了头,与毛巾和沈铭拉开一段距离,发出了喑哑的声音:“你走吧。”

沈铭没有动:“回卧室?”

封景神情漠然,拿出看家本领,撵人如撵狗:“你走。”

沈铭叹了口气,终于站了起来。他的影子忽然变长,挡住了灯光,把封景留在了黑暗里。封景心中仿佛冷风过境,打了一个寒噤。

他立即在心里告诫自己,封景啊封景,难道你吃的亏还不够多,还要留恋这些温暖和假象吗?你要记住,没有什么东西是长久的,无私的,不会改变的。

要想不被绿洲风化后的沙漠伤害,最好的办法就是先把自己变成沙漠,那上面生长的小花小草就会自己死掉,那就再也没有失去了;要想再不失去什么,最好的办法就是什么都不要!

然而,灯光很快就重新照耀在他身上了,小草并没有死,而是蹲下来,突然将他揽起,打横抱了起来。

封景的心就如一叶随波逐流的船,被漩涡拉扯着,他无法控制自己,只能任由它向着冰冷绝望的深渊坠去。

那深渊对他说:丛林法则,利欲世界。

接下来发生的事,超出了老百姓们喜闻乐见的范畴。

封景是什么人,怎会甘于生活的平淡。

他像一条狡猾又歹毒的蛇,手指灵活,去解沈铭的皮带扣。

封景的思维是,沙漠都驱逐不了的小草,一定不是什么好草。

世上万物运转,物竞天择,反常规而行的人,要么就是要钱,要么就是要人。依据市场经验,和沈铭还钱的行为看来,他要不就是嫌钱不够多,要不就是想睡他。

封景决定,他一旦跟沈铭睡了,就一定会得到答案——如果沈铭生气,那他就是图钱,就是势利虚伪,如果沈铭接受,那他就是肮脏,就是可耻可悲,他就可以把沈铭永远丢进垃圾桶。

他算盘打得很好,球已经踢了出去,接下来就是见证奇迹的时刻。

然而,球飞了。

沈铭既没有接受,也没有生气。

这一瞬间,沈铭不知哪来的灵感,更不知哪来的狗胆,居然给了他一巴掌。

沈铭的声音还是很平静,很温和,好像那一巴掌是什么以毒攻毒的疗法,是公平正义的一击:“清醒点了吗,唉……清醒点了就睡吧。”

然后沈铭转头就走。

封景被招呼得有些蒙,此时突然发疯,枕头被子一通乱扔,一边咆哮道:“你走吧!你走吧!你们都走!都给我滚!都滚!!”

沈铭站在原地,有些发愣,“说什么呢,谁要走,我是给你烧水去。”

不一会儿,沈铭果然回来了,手里端了杯热水,还塞了一颗药丸到他嘴里。

水有些烫,沈铭帮忙吹了吹。枕头满地都是,沈铭帮忙捡起来,拍了拍,掸了掸。

他像个经验丰富又任劳任怨的小弟,把大佬的外衣一丝不苟地挂到了衣架上,再拎起他的腿拔了脚上那双做工一流的定制皮鞋,一本正经地摆到门边,最后捧起他的大脑袋,将远红外催眠健康枕端端正正地填进去。

封景忽然在这时睁开了眼睛,泪水断线一般滚了下来。

沈铭清楚地看到了这一幕,不禁呆住了。然后他的衣领被揪住,他的脖子被攀住,他的人被抱住。封景在他怀里嚎啕大哭。

封景可真能哭。好像要把这三十年来受过的所有委屈一并倾倒。可以理解,人都需要释放,封景何尝不是。他这一哭,哭得沈铭也头昏脑胀起来,跟着鼻子也酸溜溜的,忍不住伸出他那无处安放的大长手,拍了拍封景的有些单薄的背,呼了呼封景那一头悲怆的乱发。

他还打算坐起来帮他盖上被子,可封景不放他走。

他只有乖乖躺下。

封景哭哇哇地说起了他的前半生。有些一带而过,有些具体得让人心碎。

他说的最多的还是厉睿。

比如他和厉睿的初次相逢。

比如他发现厉睿不再信赖他。

比如有一次他和厉睿争吵起来,他让他滚,可他多希望他能留下来,能安慰他、抱着他、对他说他爱他,可是厉睿头也没回地走了。

他哭着问沈铭:“为什么我总是爱上这种人,为什么就不能爱一个好人?”

因为你这样的脾气,好人都被你赶走了。但这句话沈铭并没有说出来,他只希望封景能安静地睡着,饶了他的耳朵,也饶了他。

封景的声音渐渐低了,他还在幽幽地说着:“为什么我遇到的是厉睿,如果是沈铭就好了,如果遇到的是沈铭就好了……”

沈铭的心咯噔一下。

他希望自己听错了,但是封景说了好多遍,多到令人发指。

等到封景终于昏昏睡去,沈铭半边身子都麻得毫无知觉了。他缓了缓等血液畅通,就轻手轻脚地下了床,轻手轻脚地去了卫生间。

他觉得自己应该静静,掏掏耳屎,再洗把脸清醒一下,然后他就这样做了。他看着镜子里的人想,三条腿的男人满街跑,三条腿的蛤蟆没见过吧,哦,这就见到了,就是他自己。

他以前不觉得自己是个癞蛤蟆,现在明白了,那是因为没给他碰上天鹅肉。

然后他给了自己一耳光,感觉好多了。

一觉睡醒后,沈铭觉得应该调整一下治疗方针,对待封景这位危险的患者,不要总是一对一。应该带封景加入失恋战士联盟大家庭,让他得到更多的爱。

于是他在送上早餐的时候发出邀请:“周末有空吗?”

封景不知在想些什么,敷衍地嗯了一声。

然后一张涂鸦丑爆的卡片就塞到了他手上。

沈铭说:“那这周六,欢乐大世界门口见。”

封景随口问道:“你接我一起去不就好了?”

沈铭是这样回答的:“周末我一般绿色出行。”

封景没再说什么,脸埋在粥碗里,看不见任何情绪。


tbc

评论(47)
热度(80)

© 卖大be菜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