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衍生,是天生。
书什么的,相信我,就今年。
圈地自萌,诚勾同好。

[郅摩ABO]长安omega密探(六)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公孙四娘站在凡舍门口,举着伞,红衣如火。

果然,宵禁到来的前一刻,一辆马车在门前停了下来,帘子掀开,跳下一个活蹦乱跳的萨摩多罗。

“想死吗,知道什么时辰了吗!”萨摩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四娘一通乱骂,连忙伏低告饶道:“你看我不是很好吗!还不是那个大理寺要加班!你要骂就去骂那个李郅!”他是昨晚偷偷溜出去的,哪里敢说自己和一个Alpha一起待了整整一天一夜?

听到李郅二字,四娘冷笑一声,顺了顺气,才恨恨说:“敢惹我公孙四娘,我倒要看看这个李郅是不是长了八个胆子!你找个机会把他请来,让我会他一会!”

“行行行~”萨摩虽然心里不免替李少卿叫屈,但比起让他挨骂,还是让李郅背锅更划算一些。他大步流星窜回自己房间,等门一合上,确认四娘也吹灯睡下了,才终于松了口气,连忙摘了胸前挂的珊瑚坠子,瓶瓶罐罐好一通翻找,才找到新的补充抑制剂。

瓷葫芦瓶里滚出一粒晶莹的药丸,萨摩多罗仔细掂了掂,一面想着,要是用掉这一颗,就要等下个月发俸的时候才能补上了。他幽幽地叹了口气,然后将坠子重新戴回去,才四仰八叉地躺了下去,在铺板上摆成了个大字。

真是想不到……这个李郅居然会是个Alpha……这可是他长这么大第一次遇上这种事,他身上的气息……萨摩多罗闭上眼睛,仔细回忆,无数画面在他脑中闪现,是酒,不,不对,酒气是信息素爆发时候才有的味道,那么平时的时候是什么味道?萨摩多罗回忆起下午时分的情形。终于从朝中回来的李郅一身黑色官衣,墨色筒靴上端的金线镶边只在走路的时候偶尔露现。他见过他凶狠的模样,所以在他露出温柔笑意时竟有些呆住了。李郅啊李郅,你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黄三炮一巴掌拍在他背上,把他从遐思中猛地唤醒,瞅出花儿了吧,我老大最是人才一表了那可不是我吹。萨摩多罗含糊地应了一句,然后也跟着一起从席子上起身行礼。李郅走进来,先对双叶交代了几句任务,又走向黄三炮说了些什么,萨摩多罗听不清,只是觉得斜阳在他身上笼罩出了一个毛茸茸的轮廓,有风自远山送来,一丝清冷的气息飘至他的鼻间,如沅水鳞波,雾沉凝露,遥遥橹声自芦苇深处飘来,晨光就在这时洒向大地,白云沧沧变成霞光万丈。

是深秋的水幕,是深山的枯叶,是很多很多清寒又雅韵的东西的集合,萨摩多罗说不清,只是觉得很亲切,很欢喜。

他回忆着,幻想着,手却不自知地往身下探去。他并不是个太有经验的omega,一个omega怎么可以在不服用抑制剂的情况下无端去接触Alpha的气息呢?他那时只觉得心跳动得快极了,急促到微微发疼,然后腿上有些使不出力气,便再也站不稳,重又坐倒下去。黄三炮哪里知道其中究竟,还斥他对他们老大不敬。而此刻的萨摩多罗,宛如一尾游弋的鱼,仿佛想往更深的海洋坠去,又仿佛渴望一跃而出,触摸水平线上的光和风。

一个冷颤,让萨摩多罗的绮梦乍然破灭。他忽然害怕极了,好似无法呼吸,被流水卷住,被藤枝缠住,被鬼手扼住。他想要逃跑,想要挣脱,那力量却越来越紧,终于,他看清了那力量的实体,那是一盘漆黑的巨蛇,正冲着他的面门招摇而来。

然后他大叫一声,终于醒了过来。

原来是噩梦。萨摩多罗摸了摸心口,那里还在剧烈地跳动着。

“做梦了?”一个声音突然自身侧传来,萨摩多罗吓了一跳,却见那个人斜坐在自己窗棂之畔,目光柔柔地看着自己,正是梦中人。

“你你,你怎么在这儿?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好不好!”萨摩多罗倒吸了口凉气。

李郅道:“今天我巡夜,正好路过此处,听见你叫我名字就上来看看,想不到你是做梦了。”

萨摩多罗又吃惊又心虚,却嘴硬道:“不是吧李少卿,谁叫你了,你听错了吧你!”

李郅点头,嘴上不说,眼中却添了三分笑意。

萨摩多罗切了一声,反口道:“这有什么好得意的,我刚才梦到你变成狼狗追着我咬我!你是不是该补偿我呀?”

李郅瞧着他,不大相信的样子:“哦?是吗?那你为什么会在梦里说,李郅,别走?”

萨摩多罗说不出话了。

他能说什么?难道要说,你个王八蛋Alpha害小爷发情了吗?

他这样一想不打紧,谁知情潮竟再次涌了上来,他紧紧抓着被角,想要盖紧自己,埋住自己,可是这又能起到什么作用呢?

李郅又板起脸,作出了副威严的神色逗他道:“你好大的胆子,敢直呼我姓名,可以治你个藐视朝廷命官的罪。”

萨摩多罗却忽然低哼了一声,垂下了头。

李郅不禁走了过来,他有些不解,又很快明白过来。他的眼中似乎也有什么东西在震动,他盯着萨摩的模样,忍不住想说什么,却也没能说出口,一时也有些僵住了。

萨摩多罗并没能支撑太久,他嘤咛着蜷曲着伏倒在地,汗水沾湿了衣衫,随着甜蜜的气味一并飘散出来。

原来他是这样的味道……李郅捏紧拳头,喉结滚动,哑着嗓音说:“你如果要我离开,我立即就离开。”他的额上不知何时也挂满了汗珠,“你要吗?”

萨摩多罗带着哭腔道:“不、不要……”

李郅心里一凉,谁知萨摩多罗的声音还在断断续续传来,“不要、不要走……”

这像是一个神秘的指令,然后李郅咬了咬牙,便低下身,单手把人揽入了怀里。另一手在窗沿上轻轻一拍,便袂飞而起,身姿没入了无边夜色。


tbc

评论(29)
热度(94)

© 卖大be菜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