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衍生,是天生。
书什么的,相信我,就今年。
圈地自萌,诚勾同好。

[郅摩衍生|沈铭x封景]别吵吵 (六)

本文为配mv文!观看mv请戳[郅摩|萤火]by @络石藤  

嘿嘿嘿嘿本章联盟战士登场!!!!

衍生cp预警:本文cp为郅摩衍生的沈铭x封景,人设分别沿用原剧设定;沈铭角色来自《窥心者》,封景角色来自《名流巨星》。


[沈铭x封景]别吵吵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如果说人生是由几个十字路口的选择所决定,那这一天对于沈铭来说似乎早有预兆。

他一向睡眠良好,做梦极少。他青春期的时候最怕英语测验,结果这一夜净在考英语了,他好焦虑,好着急,心慌,盗汗,烦躁不安,出现了他这个年纪不该有的症状,浑浑噩噩中,就差把枕头碾出个洞。

把他叫醒的不是闹钟,而是奶奶。

这个时候,他的人虽然坐了起来,灵魂还飘在神秘次元,连抱怨的声音听起来也不像自己发出的:“星期六啊奶奶,还可以再睡半小时的……”

奶奶又胳膊肘往外拐了,“睡什么睡呀,快起来,你看看人家小景比你勤快多了。”

这时,门口传来了另一个声音,隔壁楼拾荒爱好者老陈的声音飘进来:“沈铭啊,封景喊你下楼呐。”

沈铭愣了一愣,从迷迷糊糊跨越到弹跳而起,也只用了五秒钟而已。

不光是老陈,还有小刘、小张、李大爷、徐大婶,都站在客厅里,一齐热切地向他呼唤。此事看来非同小可,沈铭一边刷牙一边从厕所窗户口探头向下望去,果然看到了一棵大树下由攒动人头组成的一个圈。那圆圈中央立着的,正是和那红色法拉利一样风头无二的人。这阵仗闹什么呢?他口吐白沫着想。

十分钟前,封景如一道优美的晨光,划破了早晨的恬静,占据了大家的视野,引爆了舆论的焦点。打太极的大爷,舞绢扇的大妈,还有遛孩子领报纸查水表的街坊邻里,一时间都停下了手上的事,将目光和小红心飞射到了他的身上。封景对这些浮华看得很淡,挥了挥衣袖,手指向着楼上的方向虚点了一点:“把沈铭叫下来。”

他没指定谁去,瞬间至少十二三个人都有了行动的意思,大家彼此谦让了几下,最后表决出五个人上去敲门。

作为这个光荣的任务的目标,我们的沈铭还有些状况外。当他单脚跳地套了牛仔裤和运动鞋,一手抓了件外套一手抓了片面包,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来到了封景的面前时,还以为能听到一句说法。

然而封景做事一向不解释,他只说了两个字,就戴上墨镜,拉上了车门。

“上车。”

毕竟这也是绿色出行,比他们分头走还要绿,沈铭也无话可说。

他原本是有些紧绷的,考英语那劲儿又上头了,不过法拉利绝佳的音响效果送出了蓝调爵士,那无比慵懒的节奏有镇定神经和升华灵魂的功效,让沈铭想起,其实生活除了眼前的好奇外,还有远方的诗意可追寻。远方的诗意很快进了嘴里,几个红绿灯过后,他就沉浸地哼哼起来。

封景墨镜下飞来一记冷光。

前方亮起红灯。

烈火般的骏马遵纪守法地停下,封景按灭了音乐,脸上看不出喜怒,“想出道吗?”

“啊?”沈铭张着嘴,这叫他如何是好。

封景的视线只肯赏给前方指示灯上不断减小的数字,“你的嗓音很特别,像长了茧的手。”茧还挺厚。

隔行如隔山,沈铭不太确定地问:“什么意思?”

封景直接递出招牌台词,“你有潜质,不过也要看谁挖掘了。”

“哦,这样啊,”朴实的人民也不是没有幽默感的,“你要带我参加32场演唱会?”

“32场?”封景淡淡地说,“六年前,我在东北的一家台球馆遇到了个人,他一边哼歌一边拖地,我听了两句,断定他必火,当场就把他给签了。如今,他每张专辑都能坐上季度和年度冠军,世界巡回演唱会已经办了三轮,每一场都提前半年票就售空了,内场票黄牛价炒到了上万。”

“唷,这谁呀?”沈铭当然有好奇心。

答案自封景嘴边呼之欲出:“这个辛磊本来想做个民谣歌手,我跟他说,你要是信我,就改唱摇滚。”他瞟了一眼沈铭,话里有话:“他听话,果然就火了,才有了今天的成就,成了现在的他。”

沈铭想了想道:“你说的辛磊,不会就是五棵葱乐团的主唱阿辛吧?”

封景似笑非笑,飘出三个字 : “想火吗?”

啊?我吗?受宠若惊的大高个儿敬谢不敏连连摆手,“别别别别。”

排队的车可真不少,还没轮到呢就又是红灯一片。封景不悦,再次踩停。

沈铭安慰道:“不急,还有二十分钟呢,时间肯定够。”

左右无所事事,封景转过头来,这一看,就是自上到下,冷眼道:“你怎么穿得这么随便?”

沈铭也打量了一番他,也疑惑道:“你怎么穿得这么像求婚?”

封景理了一下手表,言语也是漫不经心,“这套衣服是巴黎二零一六佐夫错勒手工定做的秋季限量款,我嫌它设计单调,流线也只能算是马马虎虎,终归穿久了有感情,本来是打算扔掉的,不过跟你出门也不用太讲究,就凑合穿了。”说罢,指尖滑过额角,那里一丝不苟毫无碎发,“原来在你们这些人眼中,这就算得上求婚了么?”

“哦,”沈铭顺着思路问:“那你们这样的人,求婚都穿什么?”

封景打开了车窗。几缕风漏进来,挑动着他栗色的发梢,却吹不开他眉心的褶皱。

这话题是不是触到他霉头了,沈铭赶紧说:“绿了。”

封景松开刹车,渐渐加速的工夫里忽然说了句很有哲理的话:“我一直觉得人活着就为两件事,买一辆最爱的车,爱一个最爱的人。”

买车容易,爱情很难,沈铭品味着这话中的份量,随口感叹了句,“这车确实好。”

封景终于觉得这人还是能聊天的了,“有多好?”

沈铭仿佛天生不会夸人:“就,偶像剧那么好呗。”

封景猛地打了个方向盘,转进了一条僻路。

“怎么了?”这方向不对啊沈铭想。

更不对的还在后头呢。封景忽然下了车,紧接着,一个抛物线袭来,沈铭本能一接,再一看,居然是车钥匙。

“你来开。”封景像所有总裁那样,颐指气使,拿鼻孔下命令,一派法不容情的模样。

沈铭却认为棒极了,还有点有趣。

他觉得封景为人实在是好,虽然有资产阶级腐朽的臭毛病,但是善良,还送温暖,行事作风可圈可点。

快到的时候,封景问了一句,“感觉如何?”

“很棒啊,”沈铭当然实话实说:“特好。”

谁知封景忽然嘴角一勾,“车震的滋味更好。”

沈铭吓了一跳,表情瞬间僵硬,眼巴巴地看着封景拉开车门扬长而去也没能吐出一个字来。

人家演艺圈的人可能就是这么讲话的,他在心里说,沈铭啊沈铭,你可真土啊。


大早上的,空气多么清新,阳光多么灿烂。在朝气蓬勃的氛围中,联盟战士们列队鼓掌,共同欢迎沈铭带来的这位新战友。欢迎气氛比预计热烈得多,因为大家虽然事先听说了一些情况,却都没想到是个如此这般的美男子。

封景的开场白简约而不简单,对自己失恋遭际的描述也是惜字如金,他单手插袋语气疏淡,好似说一段擦干泪不要问的陈年旧事:“总之,没有信任的关系不值得留恋。”获得了大家的一片赞声。

沈铭担心封景会融入不进来,特地让大家提前做了准备,要求在自我介绍环节加入一些生动活泼的元素,让封景更能记得住,避免脸盲产生的尴尬、尴尬产生的疏远。

第一位活泼的朋友叫陆羡。

陆羡唱了一首歌:“我爱你,而你爱着个傻逼,还为傻逼织毛衣。”

原来,他之所以加入联盟这个大家庭,就是因为当初以直为由拒绝他的初恋最近爱上了一个小混混(男)。可恨的是那小混混居然把他的初恋给拒绝了,还拒绝了两次!可能还会有第三次,谁知道呢。而他自己,也心灰意冷,为生计所迫地过上了被个富二代包养的日子。

槽点如沙劈头盖脸,大概就是一个,我伤害不了你我只好伤害自己的琼瑶故事。封景点了点头,目光落到下一位朋友,窦彧。

窦彧从裤兜里掏出烟盒,比了一个四角关系——他原本喜欢一个人,我们就叫他甲吧,甲喜欢乙,糟糕的是,甲还以为他也喜欢乙而视他为情敌;这还没完,造化弄人,后来他不再喜欢甲而喜欢上了乙,可那时乙喜欢甲,却又以为他还喜欢甲,而视他为情敌。

其实这个故事封景没有弄懂,在场的大家也没太听明白,幸好沈铭举手提问:“那,你来到联盟的初衷是什么?”

“我想打破魔咒,”窦彧点了根电子烟寂寞地吸着,“打破我喜欢谁谁就视我为情敌的魔咒。”

轮到第三位战友。

这位朋友形貌五大三粗,却有一双悲伤的眼睛,他说他叫赵匡国,想当年,公司团建集体桑拿,他一个不小心,在汗蒸房与渣男杜梁园一见钟情。好景不长在好花败得快,姓杜的为了往上爬,竟然当面泼凉水背后下刀子踩着他升职了,害得他工作丢了,爱情没了,房子都抵押了。

听着这个惊人相似的故事,封景的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有一点想笑。

沈铭见他不说话,还以为坏了菜了,连忙转移话题:“远山该你了。”

杜远山并没有失恋,他只是受不了男友霍骁禽兽级别的控制欲跑出来撒欢的。为了表明他的欢快,还特地送上他昨晚精心烘焙的“加油小饼干”,给在场的每一位都发了一袋。

量不小,封景的卡迪迪手包哪里装得下,沈铭只好帮他装着。这时他们听到第五位朋友赵梦生这样说道:“我和周述是好朋友我们俩都爱我老婆原先吧他俩好我是隔壁老王后来我俩好周述成了隔壁老王现在我老婆发现了我追她时候用了一些不光彩的手段才迫使周述成隔壁老王的所以她很生气地去找周述旅游去了唉我是怕她不回来又怕她回来请问我该怎么办。”

封景暗暗吃惊,这些故事的信息量一个比一个大不说,还充满了奇形怪状的性张力,他抬头望了一眼沈铭,显然沈铭正直的脸上并未有丝毫惊骇,还友善地拍了拍赵梦生的肩说:“没事儿,日子总要往下过,事情总要面对,再痛忍忍就过去了,相信自己,一定没问题的。”赵梦生仿佛深受鼓舞,干瘪的脸瞬间充满生机。

封景在心里白眼直翻,说了这么一句大废话还能收拢人心,世间奇景。

最后发言的是今天唯一一位女孩子何袅袅。何袅袅的故事就正常多了,自古BG多狗血,霸道总裁爱女郎,为她痴狂撞大墙,她却因为自卑拒绝了这份真心,如今总裁娶了另一位门不当户不对的灰姑娘为妻,她才幡然醒悟,后悔当初没有珍惜。

名和利,情与义,是耶?非耶?听完了这个故事,每个人都默默叹息。

沈铭这时说:“peter呢,peter怎么没来?不会又睡过头了吧。”

“他早上托我请假,”陆羡一拍脑袋想起来了,“他家里出事了,原配闹跳楼。”

“哦这,这是大事,不来就不来吧……”沈铭站了起来,组织大家手拉手,合唱失恋战士联盟的盟歌《春水流》。

这曲九十年代黄格选的经典金曲是他们这代人的青春回忆,自然不符合封景的格调,沈铭一边唱一边想,封景看来不太喜欢啊,不然怎么唱得满手是汗呢。


tbc

--------------------------

敬请欣赏黄格选金曲《春水流》

( ´▽` )ノ陆羡出自春和大大碧荷贮酒,窦彧出自风大天马飞花,peter出自Sherry大大金钱关系。另外几位出自热血长安原剧。

评论(22)
热度(64)

© 卖大be菜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