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衍生,是天生。
书什么的,相信我,就今年。
圈地自萌,诚勾同好。

[郅摩衍生|沈铭x封景]别吵吵 (七)

本文为配mv文!观看mv请戳[郅摩|萤火]by @络石藤  

排查了半天敏感词。。。(根本就没有敏感内容啊orz

衍生cp预警:本文cp为郅摩衍生的沈铭x封景,人设分别沿用原剧设定;沈铭角色来自《窥心者》,封景角色来自《名流巨星》。


[沈铭x封景]别吵吵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沈铭,一个搞过这么多次活动的资深失恋治疗师,此刻仿佛被活动搞了。


一开始,心得分享会进行到一半,封景提议改用咆哮释放法。

这种方法也不是没有科学根据,大家起初还有些扭捏,不过一旦放开,也就没什么好藏着掖着的了。效果看起来不错,沈铭也没有反对的道理。

大家喊完了,看向了立在一旁欣赏风景的沈铭。

沈铭只好向光秃秃的小山坡下面吼了一句:“不要加班!”

在张牙舞爪的解压环节后,原本的“乘摩天轮俯瞰苍生”活动又改成了野兽狂奔卡丁车。

竞技类体育运动对肾上腺和面目肌肉的积极刺激不可忽视,出汗过后的大家都为久违的脸红心跳而热泪盈眶。就连无论比什么都稳夺最后一名的窦彧,都大声呼吁以后的活动应多玩这些,唤醒青春的记忆,找回逝去的激情,流血流汗不流泪。

道理沈铭都懂,他弄不懂的是为什么一向好胜的封景,居然在冷言冷语指挥了他半天也只勉强得了倒数第三的情况下突然笑容可掬。他自己是无所谓名次的,这经历让他受益匪浅,封景是个不错的老师,要是教人的时候不那么咄咄逼人就堪称完美了。他心里想,虽然这个老师严厉了点,但结果不理想时也展现出了非凡的风度和涵养,值得学习。放得下成败的才是真正的赢家,他沈铭从小到大最佩服这种人,这才是真男人。

他一路琢磨着封景忽阴忽晴的情绪,忽磊落忽晦涩的性格,一路跟着大伙坐了半个小时的大巴。当他们终于站在了百米蹦极高台正下方时,沈铭终于隐隐感觉到好像哪里不对。

更别提他买完水回来时,战斗人员们已经在封景的敦促下迅速各就各位,进入了准备区穿戴防护绳了。

他这个做家长的,只好和别的爸爸妈妈一样,拿着水的同时再背上大家卸下来的衣服和包,然后仰起头,又期待又无聊地等着孩子们登上历史舞台。

封景此时也脱了外套拿在手里,还解了领带,比他一贯的样子看起来率性不少,似笑非笑地看着他。沈铭调整了一下姿势,手脚不协调地递上一瓶水,“衣服给我吧?”杵这儿干嘛呀,还不过去。

封景没太用力地拧了一下,塑料瓶盖嗑啦一声就开了,他仰头猛灌几口,下巴和透明瓶身连成了一条光影恍惚的曲线。那儿有些暧昧的水,也有些暧昧的汗。

沈铭发觉用职业操守约束自己的目光这事有点吃力了。

他僵硬地转开脖子,准备区里,赵梦生前面还有七八个人在排队,更不用说后上去的其他人了,设备都还没到位。“想不到这种运动还挺受欢迎。”这确实不是他熟悉的领域、熟练的项目。

封景总算把衣服交给了他,也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随口讽道:“你想不到很奇怪么。”

都是大好年华血气方刚,谁不喜欢找刺激?好像也只有沈铭不喜欢。

“应该也快了,我下去等你们吧。”沈铭把金银细软架到肩上想去按电梯。

封景也不帮忙,似在思索着什么,勾了勾嘴角,然后收住笑,板着脸对沈铭:“蹦过吗?”

以为没自己什么事儿的沈铭转过脸来:“啊?”他这样子,就像个初来乍到特好欺负的片场助理。

“一个人玩有什么意思,”封景蓄谋已久来者不善,终于亮出他的底牌,“要说双人的,我还有点兴趣。”

沈铭想到的是120米的高度,咽了咽口水,后心有点出汗。他清清嗓子,不愿丢份儿地说:“这个我就不玩了吧?不方便……”他指的是他自己像个圣诞树。

封景嗤了一句:“寄存了不就行了。”然后伸出独裁者之手,残忍地摁亮了上行键。

不一会儿,凭栏远眺的杜远山尖叫起来,“快看上面!是封景和铭哥!”大家抬头看去,惊见那二人正如油条下锅前还处于分离期的两片面皮,正在系上重重防护,安装合体的纽带,扣上生命的枷锁。朋友们,以及不是朋友的其他群众,纷纷为他们敢于挑战更高难度的勇气送上掌声,间或还有不嫌事大的口哨声响彻云霄。

封景,这个反人道主义的恶徒,爱心大使的克星,此刻正企图用一些风萧萧兮一去不回的故事吓软沈铭的腿。

沈铭腿还没有软,肾是真的软了,他只往下斜了一眼,就觉得血脉贲张,气息逆窜,丹田失守。

他个子高,血压更高,像一只惊慌的长颈鹿,抽着气说:“我,我我想去……”

“去厕所?”封景的脸红扑扑的,那其实是他忍着不哈哈大笑憋出的并发症,“你已经去了三回了,有空看看医生,早发现早治疗的道理不用我提醒了吧?”

技术人员向他们说明空中的注意事项,沈铭一个字也没听进去,他耳边只有呼呼的风。以至于当封景环着他的腰时,除了柔柔润润的矜贵香水味,他什么也没注意到。

封景的声音就在他耳边,被风和他强烈的惶恐拉来扯去,听不分明,“啊?”他戴着头盔和护具,眼神呆滞半张着嘴,活像个冷兵器时代头脑简单的战士。

“许个愿吧?”封景就好看很多,挂着玩味的微笑,“万一死了呢。”

沈铭没什么愿望,面色苍白,两眼一闭,世界和平吧就。

再睁眼,就听见封景说:“抱着我,像这样。”

沈铭深深吸了口气,伸出了手。

封景的深色衬衫贴在皮肤上,被太阳晒得有些烫手。封景的头发毛茸茸的,发胶敌不过风的吹拂汗的洗礼,潮湿地搭在鬓边和耳后。

然后心悸时刻。

他们嵌在对方身上,像一个紧紧捆绑的包袱,自天而降,丢入红尘。脑海中捉不住鼓点的凌乱节拍,突然变成壮怀激烈的进行曲,小号,中号,小鼓,小擦,步伐齐整向天而鸣。人只有自由落体时,才会知道自由并不是想象中那么好。窒息,比窒息更糟,涕泪横飞,不能思考。牵绳坠入最低点,向上回弹,震荡和摇晃带来剧烈眩晕。胃里的东西倒出来又流回去,终身难忘。他们悬空,反复体会失重,本能地抓紧对方,当作救命稻草。谁能救他们?庄生梦蝶,生死一线,是非成败转头空,他们只有彼此,大叫,大笑,什么都忘了,声音和肉体就那么冲破层层气流,完成了某种僭越。过快的速度甚至可以改变光的方向,又遑论别的东西,双脚落地的一刻,封景从他身上猛地弹开,扶着什么大口喘息。沈铭呆在原地,掩着脸,心脏渐渐回到胸腔,呼吸急剧得仿佛要呕吐,肺就快从太阳穴窜出来。而更要命的还在后面。

他感觉到,自己,硬了。

封景始终没有看他,径自走了。接下来足足有两个钟头,沈铭不知道自己干了什么,吃了什么,抑或是说了什么。他好像被封景屏蔽了,封杀了,再无半句言语交流。他被关在了门外,那扇门不是别的,正是封景的眼睛。封景魅力非凡,收放自如,和除了他以外的所有人打成一片。然后封景接了个电话,便借故与大家告别,匆匆离开。

他是个熠熠生辉的上流人士,当然比他们凡人忙碌。临走之前,他还慷慨地留下了张会员卡。最后他们到了那儿,是家装修得莫名其妙的日料店,菜单上的图片高清无ma,鱼子酱什么的一看就很密恐,边上的数字足以引发胃痉挛。然后他们就在街对面的驴肉火锅店欢乐地吃了个爽。

坐在回家的地铁上的沈铭,恍若从梦中醒来。兜里还躺着那张会员卡,他掏出来看,设计简约,造型高级,虽没有镶金戴银,却美得很有门槛。

沈铭叹了口气,决定立即还回去,早死早超生。

他犯了个严重的错误。不仅触犯了纪律,违背了道德,而且极其荒谬,异想天开。

最糟糕的是还被对方,以一种不可描述的途径,觉察了。

糟穿地心。

在这漫长的路上,沈铭想了很多。他想起一本心理学畅销书《谁一生没爱过人渣》。上面说,只要切断自己内部的电源,顺从现实的安排,遵循理性的逻辑,就能摆脱负面情绪困扰,从而脚踏实地。

沈铭抓了抓头发,他压根没找到自己的开关在哪。

他又想到青春感性学派宗师雪之兔老师的著述《失恋备战簿》。雪老师是这样说的,放弃比不要脸更有尊严,告别是体面的落幕,放下是对恋人最后的尊重。

结论产生。沈铭把卡安安分分收回口袋,宛如收起他所剩无几的尊严。不管鬼扯什么,这就是爱情没跑了。

他的脑海里还有许许多多治愈系金句,背了一遍,徒劳无功。他对“恋爱”了解过多,就像了解一只闹钟的内部零件。可当闹铃真的响起,他却手足无措不解其故。

沈铭,真该给他自己添几个注脚。纸上谈兵,零经验的冒牌货,爱情的渣渣。

而他水影里的那片月,井口偶然飞掠的天鹅,那个不现实的梦幻,那颗漂亮的泡沫,那支注定跌停的股,就是封景。

抛了吧。

回到家,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更加无法直视,最终也只能把还卡重任交到奶奶身上。

奶奶是个老江湖了,一眼就看出这两人不大对。她戴上老花镜,抄起小教鞭,对伏在桌上偷偷写着羞耻小笔记的沈铭说,“你是不是和小景闹别扭啦?赶快去道歉!”

沈铭像只受伤的鸵鸟,“我,我去洗澡了奶奶。”

“今天出门的时候你们不是还好好的嘛……”果然被她料中,奶奶大失所望,“小景这孩子,一个人在异乡,听不到家乡话,吃不到家乡菜,这么多年打拼下来有多不容易你知道吗?他就算性子要强些,也是很正常的嘛,你个子比他高,就不能凡事都让着他点吗?”

“知道了奶奶,”沈铭自知理亏,又有些委屈,咕哝了句“下次让”。

“明日何其多,”奶奶以前是个人民教师,老来也能出口成章,侃侃而谈,“今日事今日毕,天下事有难易乎,为之则难者也易矣。”

沈铭觉得这话题没法聊,干脆打起了太极,连哄带骗,“人家现在在气头上,我说什么人家也听不进去啊不是,改天吧,改天一定登门拜访负荆请罪,我保证还不行吗奶奶?”

第二天,封景出门的时候,保安小刘冲他投来可疑的讨好的微笑。回来的时候,苏阿姨主动关心他的身体和饮食情况。就连电梯里偶遇的一向寡言少语的猫奴李大爷,都和他寒暄起了萨德导弹问题和喜迎十九大。

他困惑不已,终于决定抓住执勤巡楼的小孙问个究竟。

小孙刚参加工作不久,还有些害羞,只憋了一句“铭哥人很好的你别生他气”就跑掉了,留下封景神情复杂。

与此同时,他收到了ESE原来的下属Amanda的微信推送——《娱乐头条: 昔日影帝疑恋十八线男模 江边狂欢八小时》。这篇狗屁不通的报道里绘声绘色地描述了一代天骄的封景被ESE踢掉后是如何一步步从不可一世变成放荡堕落的,顺便细数了他出道以来台前幕后交往和潜过的历任男星男模。“恋爱年表”居然做得有模有样,只是里面那些人不知哪儿冒出来的,封景连名字都叫不上来,竟也镶满倒贴、孽缘、小三等噱头字眼,亏他们想得出。排在最后也是照片最大的那位,封景倒再熟悉不过了,不是楼下那位好邻居还能是谁。

这篇文章用的是四天前他在黄浦江畔喝大了的照片,天妒英才啊,他自己只是个模糊的鬼影,沈铭倒是被拍得又清晰又帅气,难怪被构陷成被他包养的男模小白脸。

Amanda又跟来一条留言:厉总到处抓您把柄,最近您凡事小心些,保护好自己。

封景冷笑一声,不以为意。

Amanda又来了条:还有沈铭。

封景低声骂了一句。


tbc

评论(12)
热度(71)

© 卖大be菜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