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衍生,是天生。
书什么的,相信我,就今年。
圈地自萌,诚勾同好。

[郅摩衍生|沈铭x封景]别吵吵 (十)

衍生cp预警:本文cp为郅摩衍生的沈铭x封景,人设分别沿用原剧设定;沈铭角色来自《窥心者》,封景角色来自《名流巨星》。

催更的小可爱你们太厉害了!!!!害pia。。

[沈铭x封景]别吵吵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沈铭已经在洗手间待了三十五分钟。

他很后悔,刚才要是找借口溜走,而非找借口上厕所的话就好了。

现在他出去也不是,不出去也不是。

难道说,他苦苦守护的贞操就要在今夜画上一个圆满的叹号了吗?常言道,行走江湖的那干的都是把脑袋别裤腰带上的行当,现在沈铭体会到那是个什么境界了,如今他的脑袋可不就是被拴在了裤腰带上啦?

几秒钟后,他做了一个重大决定,裤腰带在人就在,誓死保卫男人的最后一道防线。

他拉开门闩,犹如拉开战场的帷幕。他以为迎接他的会是封景劈头盖脸的唇枪舌剑,却看到那人在沙发的薄毯里缩成一团,下巴垂靠在盖毯的流苏里,向来杀气腾腾的双眼,此刻也轻阖着,俨然已经睡过去多时了。

再难招惹的太岁,一旦睡着了,也不过是一只安静的小可爱。沈铭靠近了点,封景的睫毛似乎颤动了一下,吓得他屏住了呼吸。

他们因为看电影而拉上了窗帘,此时房间里光线昏暗,唯有客厅的地灯还在孤单地工作。也因它的功劳,封景眼角的细纹比平常看起来更深,它们缠绕在那里,记录着他的阅历,和这些阅历背后所指向的压力。没有人能在这样高对比度的光影中再把年纪隐遁成一个秘密。何况封景从不是秘密,他的铁腕作风在沈铭面前带着心碎音效,沈铭可以轻而易举地判断出他什么时候是真又臭又硬,又什么时候不过是逞强而已。

这一刻的宁静,令沈铭不禁思考起一个重大问题——刚才那大婶说他命里配偶怎么着的来着?


体力活是沈铭的强项,单位大扫除年年先进,搬一个封景更是不在话下,何况一回生二回熟,早就熟练工了。

封景的脑袋毛茸茸的,浅栗色的发稍还有潮气,沈铭又拿来电吹风,用最小档把那不安分的几缕吹干。等摆平卧室的部分,他又转回头把餐厅收拾了,厨余打成包,瓶子捆成串,最后不忘把封景的笔记本充上电。

屏幕因为这个而亮了起来,屏保图案映入眼帘。这是个笑容灿烂的阿姨,大概是封景那过世多年的母亲。沈铭看得有些出神,而后清醒过来,自嘲地笑了笑。

都是天涯沦落人,有故事的人,有的爱灌醉自己,有的猛抽两包烟,还有的,一心为人民、一心为集体,奉献剩余价值。其实他们都是一样的,谁也不比谁高明,谁也不比谁轻松。

想到此,他又轻手轻脚地回到了封景卧室,放了杯牛奶在他床头。


接下来的几天,沈铭都没再碰见封景。他好像很忙,沈铭给他打过几个电话,总是无人接听,有时甚至直接挂断,短信也只回三个字,赶时间。听门口的小刘说,法拉利天天早出晚归,有时凌晨才回来,有时还醉醺醺的,都是代驾刷门禁卡进来的。沈铭听完也只是应了一声,什么也没说。

与此同时,铺天盖地的花边新闻把沈铭包围了,都是什么“封景夜会新晋小生”、“封景为新戏献身投资方的二三事”一类不着边际的爆料。沈铭像个忠心耿耿的粉丝那样,先认真阅读,然后嗤之以鼻。其余时候,他过他的小日子,依旧活跃在街道各项活动的一线,还是大家的好沈铭,但总有些东西不一样了。比如昨天接待客户的时候,我们这位工作重于泰山的沈经理居然出了几次神,漏掉了对方不少谈话。

沈铭在公司里,从前是业绩冠军,后来是首席策划,人长得精神不说,还特别会说话,营销总监陪客户吃饭总爱带着他。

对于最近他状态不佳,总监看在眼里,便找他谈话,顺便关心一下他是不是感情生活出了问题。

沈铭惭愧地挠挠头,连忙解释说没这回事,把责任推到没睡好上。

总监以德服人地拍拍他的肩,那你今天放个假,好好睡一觉,明晚有个重要的接待,一定要拿出最佳状态。

沈铭郑重地点头。

假期来得太突然,奶奶还以为他被开了,等听完了故事,二话没说,就把人拉到了菜场。

“小景上午才回来,看到我都快不认识了,三魂累没了七魄,唉!我常跟你爷爷说,市场经济虽然好,可是催生出来的应酬真是害人不浅啊。你今天既然没事,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正好做点饭给小景送上去。”

沈铭假装拒绝一下,就接了这份差。

开门的时候封景毫不惊讶,仿佛觉得这世上唯一会来敲他门的人就是沈铭了。他侧了侧,让出半个身位让他进去,却在关上门的一刻圈着不速之客的脖子将人牢牢抱住了。

这行为这举止,岂同儿戏,沈铭僵着脖子,不敢妄动,“怎么了?”他问,“受委屈了吧?”

“能让我受委屈的人还没出生呢。”封景在他的肩窝里说,“头疼。”

他这状态和沈铭记忆里某种爱抱树的动物有所重叠。“醒酒药不是还有吗?”沈铭记得之前买过两盒。

“早就吃完了。”

“早就”是什么意思?看把你能的。沈铭直想翻白眼。“行行行,那我去买。”沈铭说是这样说,却没有推他的意思。

封景的睡袍很柔软,身上是好闻的沐浴露的味道,他几乎没有什么酒气了,只有漫无目的的眼神透露出梦魇般的醉意。

他要是肯发个疯,沈铭还有对策,可如今他这整个一楚楚可怜,沈铭倒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了。好在这位醉汉总裁没有把他勒死,终于把人给放了,却仍半闭着眼,左手揉着太阳穴,神情似乎很不轻松。“快点回来。”封景最后说。

他们已经有十多天没见面了,也没有通话,短信也只寥寥几句。和这些相比,这般重逢的气氛也似乎亲昵过头了,他们已经这么熟了吗?沈铭是一路跑着去药店的,仿佛只有这样才能解释胸口不正常的跳动。

再打开门时,封景已经换掉了睡衣,穿了件纯色的高领衫,看似随意地罩了件披风,真细究起来,估计又是大手笔,他的上流路线在沈铭这儿早就不新鲜了。

沈铭放下塑料袋,一转头发现桌上饭还没动,就撸起袖子摆起了盘子。封景吞下药,抱起膀子倚在一旁,看了一会儿,冷不丁冒出一句:“你是专程请假回来的?”

沈铭背对着他,边盛饭边说:“不是啊,领导放我假,你不用有压力。”

空气安静了几秒,背后才传来一声冷笑,“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了,还管旁人有没有压力。”这么替别人着想怎么不改名叫沈锋?

“你这脾气下去,以后变成妻管严我看你怎么办。”说这话时封景拢了拢披肩,仿佛有什么东西就要从里头掉出来似的。

“啊?”沈铭转过头,愣愣地看着他,“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呗。”

封景一时错愕,竟也忘记了说话。等他回过神来,碗已经端到了他面前,筷子也递到了他手边。

他只好把脾气收到一旁,端端正正地坐下来。沈铭居然还挺高兴,浑身散发着无忧无虑的轻快的气息,让他的头疼得更厉害了。

有些人,直球他都不知道接,香蕉球那就更超纲了。但球在这里,门在那里,就总要有这么一天,怕也没用。

所以封景破天荒地拿出对待优质练习生一般的耐心,身体微微前倾,向对面那人发出了最后的警告。

“如果你不想永远被我压迫翻不了身的话,从现在开始,什么都不要说什么都不要做,吃完这顿饭,你就离我远远的,再也不要来了。”

如果沈铭了解封景的剧本,就该明白这是一句表白。

但显然不是这么回事。

沈铭也不是不努力,这一刻他也正头脑风暴着。他首先想,什么是翻身。然后他想到了一则和自己有关的花边新闻——《封景力压小新欢,两盒杜蕾斯激情三小时》。沈铭想,自己一个大男人,名节这种事,他们开心就好,好歹也不耽误他挣那点血汗钱,无所谓。

所以沈铭轻松地笑了笑,说:“翻身就不用了,人家乐意怎么滴就怎么滴吧。”

这话在封景听来又是另一番涵义了。

“人家”,好像说的就是封景。那么问题来了,沈铭一介武夫,又不是死娘炮,什么时候会用“人家”来称呼对方了?这里头显然有误会,意思还没传达到位。

所以封景又发出攻势。

他停下筷子,目光灼灼地问:“就算人家摆明了欺负你老实,你也不在乎?”

完了,他也用了“人家”了,他也堕落了。封景的内心因一股违和而翻涌不休。

浑然未觉的沈铭挑出一块肥瘦匀称的五花肉送到对面人碗里,“在乎那些干嘛,都是浮云。”

对于你这种智商前面多了一个负号的人来说,什么才不是浮云?封景很生气,怒火又被五花肉压制,就气得更厉害。幸好他脑子活,套路多,看过的狗血桥段可以绕地球三十圈,于是闲闲地丢出一句:“这么说来,你将来的另一半一定会比你强势。”

那对面的沈铭,既不应声,更不反驳,而是一副不知想到了什么好事的样子,傻笑起来。

封景一拍筷子,嗙地一声。“笑什么?”

“没,没什么。”

封景一反手,筷子倒戈相向,十足逼问的架势,“恋爱了?”

沈铭在心里大呼冤枉,抗辩道:“没啊。”

大好机会,封景怎会轻易放过,“那你刚才想什么了?”

“想……”沈铭不善于撒谎,看把他给愁的,好好一个大小伙子面如苦瓜,“想、想到一个问题。”

封景目光飘过来,在等着他问。也许封景一直在等,只是他自己也没意识到。

沈铭琢磨了半天措辞,最后用极小的声音说,“你,是,属猪的吗?”

封景的神色发生了一系列复杂的变化,最后,他把太阳穴上的那块皮肤都揉红了,齿缝里钻出一句,“你偷看我身份证想干什么……”


这顿饭吃得并不愉快,就像他们之前的每一顿一样。但沈铭很愉快,他哼着不知哪个年代的金曲,洗完碗筷,还把地给拖了。

封景正在整理合同,看得出来,他的工作室做得还挺顺利,已经上了正轨。沈铭在外头搞卫生,偶尔路过房间门口瞄他一眼,封景也不在意。等他完全弄完,舒了口气时,忽然发现那双窥视他的眼睛已经好一会儿没出现了。

他走了吗?

封景转开转椅,起身出来找了找,最后在阳台边的懒人沙发上发现了他。这人不知什么时候把衣服都洗完晾了,还有一些已经烘干,在一旁整整齐齐地码好,像一摞分数漂亮的功课。所以这就是他能在这儿打瞌睡的理由了?看把他美的,五位数的家具都给他当脚凳使了。

封景本想拎他耳朵,手指在抵达彼岸的前一刻却改了主意,转而抚上他的面颊。

心里有一团乱糟糟的东西冒出头来,封景皱着眉头想,我是属猪,比你大五岁,怎么着,还敢嫌我老?

这时候,沈铭蓦地睁开眼,他像是做了个梦,眼睛里有些模糊的暗影。窗外阴云已经散去,黄昏最后一道余晖破窗而入,数不尽温柔却也具备着无可阻挡的力量。

封景没有动,也没有后退,他倾身的姿态就好像筹备了一个吻。

暗影终会散去,被清澈的情感完全取代。

沈铭撑起身体,接下来的事就交给他吧。


这算不算一个好的开始?


tbc

评论(33)
热度(72)

© 卖大be菜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