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衍生,是天生。
书什么的,相信我,就今年。
圈地自萌,诚勾同好。

[郅摩衍生|沈铭x封景]别吵吵 (十三)

衍生cp预警:本文cp为郅摩衍生的沈铭x封景,人设分别沿用原剧设定;沈铭角色来自《窥心者》,封景角色来自《名流巨星》。

 老司机的痛你不懂!! 


[沈铭x封景]别吵吵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


这是第几回了?封景洗完澡出来的时候,沈铭刚好把饭端上了桌。

这是在酒店房间,沈铭所做的也只不过是把糯米鸡拆开,和把冰箱里的牛奶倒出两杯热了热。

出门在外,封景没有浴袍,沈铭没有围裙,所以当只围了条浴巾的封景抱住只穿了件工字背心的沈铭时,湿漉漉暖烘烘的触感生出了一点火花。大清早,两个男人都过电一般地心悸不已。

封景在淋浴时候想了很多。

他也算半生戎马走过浮华,此时被一个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的家伙拿下,无数归去来兮的感慨涌上喉头,它们极具冲刷灵魂的力量,怂恿着他做一些勇敢的决定。

他踩着软绵绵的拖鞋,就像踩着自己的心跳,无声地潜入沈铭背后那六十度视线死角之内。他端详着这个人,比起他带过的无数颇有天资的练习生,沈铭的身材算不上多正点。他甚至在心里估算了一下,如果把他那哈的不知是哪儿的发型换一下,肩膀拉长五公分,肱二和肱三也再加强一点,说不定还有通过初筛的可能。

才艺当然就是唱歌了,依照沈铭的声音条件,得给他搭配一个高音部的搭档,优先考虑双人组合。这可了不得,金牌经纪人一下子打开了思路,把云修褚风甚至谢颐都搬了出来,买家秀般地搁到沈铭边上套了个遍。云修太过抢眼,褚风稍逊身高,谢颐虽然保养得好,架不住他那冲出屏幕的直男气息,这年头两个外形笔直的男人吸不住粉,注定是一笔营销惨案。

正在他想七想八的过程中,他的脚步已经迈了出去。沈铭的背沟在薄而柔软的衣料里头晃荡不停,他伸出手,像是要捕捉什么摇摇欲坠的东西那样将它按住了。

沈铭手上活儿不停,嘴边无声一笑。

封景的手向下移动,从胃部挪到了腰上。沈铭的睡裤系着个松垮垮的腰带,指尖稍稍用力就钻得进去。他会钻进去吗?沈铭拉长了呼吸,动也不动了。

锅上牛奶冒着泡,发出咕嘟咕嘟的声音。

按照常理,沈铭或许该为他转身,然后送上之前没来得及如何浪漫的吻。谁知封景的剧本略有不同,他的那双要命的手忽然向上走,滑过他的胸口,摸到了他的脸。他的手指在他的下巴上摸了一把,又拍了拍,像比划西瓜的斤两,嘟囔了句,“该剃了,”就松开了。

封景的发端还有水珠,零星地落在背上,沈铭瞧着那道亮闪闪的水痕发愣,直到被溅出的泡沫烫到了手。

整个早饭过程,沈铭没有说话,而封景,也就说了两句话。

“吃饱了?”

沈铭点了点头。

“出去逛逛?”

沈铭摇了摇头。

封景的唇边还黏着米粒,沈铭的长手跨过餐几,把那顽固的小东西摘了下来。阳光透进来,映入了封景玻璃色的眼睛里,它怔怔地跟随沈铭,随着他脚步的靠近越来越亮。

两双一模一样的酒店拖鞋终于尖碰尖了,下一刻,封景再一次体会到令他怀念了二十多分钟的暖融融的体温。他向上望着那人,潦草的胡茬未及收拾,倒令那家伙显出一种与平时不大一样的粗犷和潦倒。粗糙的接触就像亲吻了一张砂纸,而砂纸是绝没有这样令人魂牵梦萦的魔力的。

他的腰抵在餐桌上,那儿有点凉,于是他们离开餐桌来到了沙发上。

情窦初开,心潮澎湃,无论哪个词都可以解释他们为什么再度卷成了一团。浴巾从不是什么忠诚的围墙,更像一个诱敌深入的陷阱,它被皱皱巴巴地弃若蔽屣,但它并不孤单,很快地,那条工字背心就下来陪它了。

封景的舌头像一条最难捕捉的鱼,沈铭尽心追逐,却丝毫不占上风。而封景,也远不像他所预料的那么好过,杀敌一千自伤八百,沈铭肺里的氧气压根不够他呼吸。他剧烈地颤抖,额头的新汗裹着几缕湿发,弄湿了沈铭的耳后和脸颊。

他拍开沈铭意图明确的手,翻身坐到了他的身上。沈铭吓了一跳,眼睁睁地看着封景的手自他短裤的裤脚溜进去,圈握的动作形成了一个鼓包,在布料里上上下下,节奏大胆,十分违法。

怪他过分美丽。沈铭忘了说话,忘了挣扎,汗液在他的腹股沟汇聚成滴。封景抚摸那里,水沾湿了他的手,成为了他下一步行动的帮凶。

那片湿滑的领域似乎透露出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封景已经做足了准备,在刚才洗澡的时候。

好吧,就像昨晚一样,封景的计划永远都先他一步。沈铭瞪大了眼睛,就像忽然发现自己中了什么头奖。


封景轻轻一喘,像从来手到擒来无往不利的成功商人,慢慢地,顺利地,坐上了他的身体。

沈铭完全当机了,这可能和喝多断片是一个原理,他仿佛还有知觉,但一切思想和行为却不再走过管控记忆的中枢。他看着这件事发生,却好像完全不能理解,完全没有记住。进口的上好床垫在他们身下摇晃,像一艘质量很不过关的飞船,它的乘客时而失重时而超重,而它自己除了发出闷哼再别无长物。

沈铭的手大而修长,并不发达的肱二头肌却能轻松将人抱起。人不可貌相,封景在心里提醒自己,下一秒他就被扔在枕头上,再也没法开小差。沈铭的呼吸像一道自西伯利亚吹来的寒流,劲风里夹着霜雹似的低啸,他平日里温声温气的痕迹销声匿迹,只剩下戈壁一般的粗哑风声,吹得封景心魂战栗。

他们在午饭过后又来了一轮,任劳任怨,如醉如痴。沈铭表示自己在这种事上从未如此沉迷,或许他们应该出去走走,去维多利亚港游览一番。而封景,他懒得发表评论,在沈铭想要说出下一个提议时咬住了他的嘴。

tbc

亲爱的们双蛋快乐!!!!!比哈特!!!!

评论(12)
热度(75)

© 卖大be菜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