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衍生,是天生。
书什么的,相信我,就今年。
圈地自萌,诚勾同好。

【戚顾校园】唯年华是问 -1

七年前写的文,现在看来一些梗很二,写作手法也很幼稚和土气。

不过……戚顾本就是我的青春,所以如果它反映出了那个青春的我的二与土气,就也不失为很棒的纪念啦。

韶华易逝,现在的我,更二更土了。

搬文拯救tag活动,等你添砖加瓦,嘻嘻。


【戚顾校园】唯年华是问  

Part1  锻炼身体,保卫祖国。努力学习,振兴C大。 


因为脚受伤,顾惜朝在军训第三天才到学校报到。天太热,又加上伤口有些发炎,他在操场边上的阴凉里坐着坐着就睡着了。结果大家跑步齐步凌波微步,一转眼整个班就销声匿迹。

顾惜朝正迷糊地头昏脑胀,他揉了揉眼,眼前清一色的迷彩服越发恍惚。

这时,一个洪亮的声音自身后传来。
“锻炼身体,保卫祖国。努力学习,振兴C大!”

顾惜朝转过头,第一次看见了戚少商。

从此,为了保持和党组织的团结统一,顾惜朝记住了这个领队的家伙的包子脸。

许是错过了和大伙亲近的最佳时机,许是他自己有点建安风骨,这整整一年顾惜朝都处于大伙视线的边缘。戚少商和他截然相反,随和又讲义气,品学兼优身段一流,既是班长又是军训标兵,班里人都叫他“大当家”。

所以在这个故事的开始,戚少商是精明强干人脉通达的校园活跃分子,顾惜朝是我行我素生人莫近的无ZF主义者。而二人的真正交集,是从一场惊心动魄的对话开始的。

这天,寝室里,顾惜朝身手敏捷地赫然出现在戚少商的面前,

“戚少商!你看片儿吗?”
戚少商吓了一跳,他虽然小汗了一下,但关心同学的善意终是克制住了心底的抑郁,

“……顾同学,……你需要心理帮助吗,……”

“滚!”顾惜朝有点暴躁,“你才心理有毛病呢老子一身心俱健的好少年!我问你你看片儿吗=血=!!!”

戚少商有点不知所措,“……呃在我年少无知、彷徨于青春期的十字路口时候曾一度略有涉及,顾同学……”  

“你都在哪儿看?”顾惜朝眼神犀利。 

“被窝里,……你懂的。。……小看娱情大看伤身,不久我就看破红尘……”

“行!” 

“⊙ o ⊙???”

顾惜朝拍了拍胸脯,说:“哎,你觉得我怎么样?”

戚少商已是汗如水浒,支吾道:“顾……顾同学一表人才器宇不凡……”

“好!我就跟你睡了!”说完顾惜朝速度离去,比来时候还快。

“……”


冯乱虎走进门,完全没注意到戚少商的神情异常,“哎大当家,顾惜朝找过你没?”

霍乱步插嘴道:“刚才在食堂遇到,他问我你在哪来着,……”

虾米?!戚少商恼恨道:“喂!就是你小子把我行踪泄露给他的?!!”

“……呃?咋啦?他不是想换宿舍嘛!急人之急~,急人之急~”

“换宿舍?”戚少商略加思索,“他跟你们怎么说的?”

“问我们看不看片儿,抽不抽烟什么的。嗨!我们俩可不能好那口。”

戚少商立即掏出手机打给穆鸠平,“你业余生活都怎么打发的?”

“大当家你是了解我的,”那头的穆鸠平声音浑厚,“我电脑里除了上星期刚格了的C盘以外其他都是,嘿嘿嘿~,嘿嘿~”

戚少商顿了顿,冷静地问:“顾惜朝在寝室吗?”

“在啊。那厮牛B咧!找到新寄主了正收拾床铺准备滚蛋呢!”

这时电话里突然传出脆亮的摔盆声,伴有顾惜朝的怒喝“滚你妹!”,紧接着又是穆鸠平,“得,不说了,阶级矛盾激化了。……姓顾的!老子早就受够——嘟嘟嘟嘟。”

戚少商见势不妙,一个飞身箭步窜向了604。

也难为顾惜朝了,跟穆鸠平、尤知味、高鸡血三个老烟枪住在同一屋檐下。戚少商走进来,烟雾缭绕之中依稀可辨一座海市蜃楼。哟,不是海市蜃楼,是上铺正吞云吐雾的尤知味。

架最后也没打起来,怎么说也得给大当家的三分薄面不是。其实事后戚少商曾公开表示,虽然跟穆鸠平是铁哥们儿这回他也得站在顾惜朝这边了:三个老烟枪挤一台苹果加宽一边抽烟一边看片儿还“雅蠛蝶、雅蠛蝶”地开着功放实在太离谱了……真难想象顾惜朝这一年是怎么受过来的。

戚少商住在608,寝室只有他和二乱三个人。一是因为汉文班总共11个男生,一寝住4个正好空一张床;二是因为戚少商睡的那张是危床,吱吱呀呀晃晃悠悠,且迟迟不见有关部门前来修理。

这也就是说,戚少商的上铺平时连根毛都没放过,更别说人了。所以顾惜朝的到来令戚少商既手足无措又无可奈何,“不是我不欢迎,而是这床危险。”戚少商一脸无辜地说。

顾惜朝的眼神很英勇,“会塌?我不怕!”

戚少商暴走了:“我是下铺你当然不怕!”

很快,顾惜朝不知从哪弄来一个工具箱,小刀小锤地敲打着。他做事一向亲力亲为,戚少商只好在边上小心翼翼地观摩和监视,结果一直搞到天黑才完事。

“这……能行吗?”戚少商问。

顾惜朝冷冷道:“怀疑我的实力?我仰知天文俯察地理中晓人和明阴阳……”

戚少商推了一下床板。

床:咯吱。

顾惜朝:“……”

戚少商又踢了一下床栏杆。
床:咯吱咯吱。

“戚少商,”顾惜朝很平静,“你买保险没?”

事实证明顾惜朝并不像表面那般犀利,那些暴力的词藻都是大一一年被穆鸠平一干人等给熏陶出来的。顾惜朝的业余生活其实很丰富,徒步远行写诗摄影,还养了十几盆仙人掌。

每天清晨,608寝室的爷们儿都是在充满诗意的氛围中醒来的。

顾惜朝一边浇花一边轻声吟诵:“朝搴阰之木兰兮,夕揽洲之宿莽。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

有时顾惜朝周末回家去了,二乱也会听到另一个人浇花吟诵。

“Hi, Li Lei, how are you? I’m fine, thank you, and you? I’m fine, too……”

评论(7)
热度(39)

© 卖大be菜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