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衍生,是天生。
书什么的,相信我,就今年。
圈地自萌,诚勾同好。

【戚顾校园】唯年华是问 -2

Part 2  久而久之,顾惜朝也习惯了一个人待着。

霍乱步和冯乱虎是兄弟,这很难让人相信。首先他们姓的不同,再者长得也完全看不出相似点。但他们确实是亲戚,同属于一个封建大家庭。

说他们家族封建并没有贬义,而是他们的家族真的有封建社会时候那套严格的家规。虽然未婚先孕者浸猪笼寡妇通奸绑火柱等糟粕早就废除多时,但庆典啊祭祖啊一类的大日子的传统还一直保留至今。

这样就造成了他们请假与旁人的不一致。

霍乱步:偶们要请假!

辅导员:为啥呀?

霍乱步:因为要回家过鬼节!

辅导员很惊悚,写道:过鬼节。批准。霍乱步。

冯乱虎:还有偶!还有偶!

辅导员不满:你也要过鬼节?

冯乱虎:我们是兄弟啊。

辅导员:咋姓不同?

冯乱虎:他妈是我小姑。我俩都是乱字辈嘛。

辅导员嘀咕,怎么会取乱的……

冯乱虎:其实我们是舌字辈,“舌”不好听就加个偏旁,总不能叫刮吧。


由于早年家教严格,二乱上大学后便脱离苦海如鱼得水,整日肆无忌惮地打魔兽,手纸一样长的旷课记录多亏戚少商出手才摆平。这个大当家的确侠义,尽管身兼数职很少蜗居,平日里还是相当关心室友们的身心健康,时常帮大家打水晒鞋晾被子,这种现象在猪流感横行后愈发频繁。

大二调宿舍以后,大当家的雷锋行为自然也辐射到了顾惜朝。

自从脱离苦海,顾惜朝的小日子逐渐焕发出新的生机。在戚少商有意无意的提携之下,顾惜朝和班里同学的关系缓和了许多。男生之间本就没有过不去的坎儿,几个人搓几圈麻什么不快活就都掀过去了。只是顾惜朝这人太聪明,学什么都一学就会。起初高鸡血雷卷他们还带着他听牌吃牌,可没过多久就渐渐玩不过他了。对此顾惜朝笑而不语,很有自知之明地退回到自娱自乐我行我素的生活里。


关于他的独来独往还有一段往事可溯。

大一社团招新,顾惜朝也欣然往之。他从小就多才多艺样样出色,结果,嘿,曲高和寡了。久而久之,顾惜朝也习惯了一个人待着,其实这全非他的本意。
招新那天,看到什么话剧社、文学社、拉丁舞乒乓球、爱乐团恨乐团的,顾惜朝在心里直笑,“老子玩这些的时候你们还在穿开裆裤呢!”
直到他看到了“昆虫记”。

顾惜朝很喜欢摄影,尤其是那种亲近自然小生物的微观摄影。所以看到“昆虫记”的第一反应就是“哟还有同道中人?!”

兴致勃勃地过了面试交了社费,兴致勃勃地来到第一次例会现场,顾惜朝忽然发现在座的加上自己总共才十个人。

而且社长介绍领导的时候站起来八个。

也就是说,浩浩荡荡的招新排场总共才招来俩——他,和,号称来自原生态地区的赫连春水。

第二次开例会的时候赫连来找他,顾惜朝正躺在床上装死。

“走啊走啊。”赫连春水很进入角色,“别的社团都是今天例会,可能是学长忘记通知我们了,快起床啊走啊走啊。”

顾惜朝无语地下床,慢吞吞地洗脸、换衣服。

“哎哟,没有鞋。”顾惜朝发现了一个好借口,一脸惋惜地说:“我鞋不见了,不能陪你去了,太遗憾了。”

“在阳台吧!我早上看见戚少商拎出去晒了!”戚少商真是助人为乐,地球人都知道,包括韩语系的赫连。

鞋扔在地上。脸朝下。

顾惜朝踢了一脚,翻了个儿,还是脸朝下。顾惜朝就又踢了一脚,又踢了一脚,乐此不疲。

赫连看得实在蛋疼。

“偶霸,你就不能用手啊。”

“哎,对哦。”

两人到了活动中心,发现原来贴着“昆虫记——立志成为C大第一社团”海报的地方挂了一块斑驳的小黑板:

周转不灵,社团解散,阿米豆腐,各奔前程。

从此以后顾惜朝明白了一个道理:社团都他妈是骗钱的!这个观念根深蒂固,以至于后来戚少商成了“特长发展协会”老大想拉他入伙的时候被他一口回绝。

戚少商劝诱他:“不要社费也不来?”

顾惜朝正带着二乱在艾泽拉斯大陆上厮杀,“哦?奶!奶!奶死了我擦!”

戚少商再接再厉,语重心长:“你要是入伙,我退居幕后,你当大当家的,我当二当家的,弟兄们给你早晚一炉香,晨昏三叩首!”

顾惜朝转过脸,叹了口气,深情款款,“恨不相逢未嫁时,无奈,我早已不是从前的我了,尔康!”

顾惜朝同戚少商最相似的一点就是很少待在寝室,但他在二乱心中的威信仍是一柱擎天的,这都是因为他在那个神秘的艾泽拉斯大陆里无论战略部署还是武装实力都够生猛。但顾惜朝似乎觉得网游等等都是小儿科,常常神龙见首不见尾,难得回来二乱都热情洋溢地拉住他打副本,尊他为“大寨主”。

局部缓和预示着和平发展全局的到来。没多久,顾惜朝的人气发生了戏剧性转折。

那天,顾惜朝远足回来,一推门,发现屋子里聚了七八口子。

“哟?这么多人,趁我不在打麻将呢?”

“回来啦,”戚少商摊摊手,“这不明天要交作业嘛。”

“作业?”顾惜朝脸色变了变,“什么作业?”

“老刘说要么三万字四大名著评析,要么排个课本剧。”

穆鸠平龇牙,“我们打算搞个西游呢!”

“三万字坑爹哪?!”顾惜朝立即挤入人群,“分我个角色分我个角色!”

众人大眼瞪小眼了一阵,没人说话。最后高鸡血嘴一咧,“没、没角色了……”

“靠!”顾惜朝把登山包往地上一扔,“光唐僧师徒就五个人呢怎么会没角色,快快匀我一个!”

还是冯乱虎反应快,“对了,还有白龙马!你可以演那个马!”伸手往墙角根一指,“戏份又少,趴在那儿就行了!”

“滚!”NND老子白疼你了!顾惜朝心潮澎湃铁齿铜牙:“老子一表人才器宇不凡哪里像马?!演马怎么也得像你这样长得牛头马面的吧?!哎对了马就你了!把你角色给我!快快开始排练吧对了你演啥的?”

冯乱虎愣了一下,还没反应过来,“……我演妖精的……”

“……,妖精就妖精!”

但是顾惜朝没有搞清楚他们演的是哪一幕,他以为是金角大王什么的。结果发现是灭老鼠精的“四探无底洞”。

顾妖精诱惑地走向戚唐僧,“长老!”

戚唐僧慌忙躲避,“女施主……”

顾惜朝瞪眼,“给我把‘女’字去了!”

戚唐僧改口,“施主……”

高鸡血摆摆手,“不对不对,唐僧是被你逼来成亲的,怎么搞得像来找你化缘的啊。”

戚唐僧又改回去:“女施主……”

顾惜朝忍无可忍,“女你妹啊!叫‘妖施主’也比‘女施主’强啊!”

“哈哈哈妖施主?!”尤知味肉直抖,“哈哈还二施主、仨施主咧!哈哈哈!”

至此,顾惜朝抗争失败。

演出现场——

顾妖精:长老!救我!

戚唐僧犹疑:这……

尤八戒:太可怜了,师父,咱们快救救他吧!

高沙僧:二师兄,还是等大师兄回来早说吧~

顾妖精:喔~长老~~!我是无家可归的苦命人,见死不救取经何用啊长老!……

穆猴子突然冲上台:呀呀呀呀呀!妖精!胆敢诱惑我师父,纳命来!!!

最后这帮男生的平时成绩飚上了高分,包括演马的冯乱虎和演树的霍乱步。

评论(3)
热度(33)

© 卖大be菜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