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衍生,是天生。
书什么的,相信我,就今年。
圈地自萌,诚勾同好。

【戚顾校园】唯年华是问 -6

Part6  顾惜朝站在阳台上一阵唏嘘,忽然觉得秋高气爽不适宜如此小资。


说起戚少商的恋爱史,不得不提萧隆绪。

萧隆绪是个很害羞滴人,本来,就属他的终身大事最让大家担心,没想到他却成了整个班最先恋爱的人。息红玉跟他差不多,两人都情定三生了依然不好意思单独约会,她就带上了老姐息红泪,而萧隆绪就拉上了大当家。


谁知一来二去日久生情,渐渐地,四个人的聚餐就分裂成了两对人的幽会。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大三开学后戚少商依旧各种忙碌,倒是二乱突然转性,成天泡在图书馆猛攻第二外语,说什么师夷长技以制夷。所以顾惜朝常常是一个人醒来又一个人睡着。

失恋总令人才思泉涌,顾惜朝也懂得享受这份空窗的孤单。

那纸《少年中国说》脱落了又粘上,又脱落,边角逐渐积了很厚的灰,通风的时候会哗哗地响。

浇花的时候顾惜朝发现有几株不堪暑假煎熬已然郁郁而终,一通摧枯拉朽和卷土重来,十几盆仙人掌就合成了五盆。

春去秋来,没有什么经得起岁月,生命尤其不能。顾惜朝站在阳台上一阵唏嘘,忽然觉得秋高气爽不适宜如此小资。

然后他拿起球拍就往羽毛球场走。

这天校队碰巧搞活动,唯一一个空闲地带有四个人正在打混双。顾惜朝与世无争地耸耸肩想撤,突然听到有人喊他的名字。

顾惜朝回过头,看见了红光满面的萧隆绪,身旁当然是息红玉。

再看,哟,这不是传媒系的学姐大当家的夫人息红泪么。

再仔细看看,息红泪边上的人是……

“偶霸,你也来增强体魄啊?”

赫连春水。


顾惜朝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这有何不妥,很多人天生就能四海之内皆兄弟,他们寝室不就有个典型例子么。

所以他友好地冲他们招了招手,就转身离开了。

两周后的某天,顾惜朝还在睡觉,戚少商一个电话把他叫醒,说自己在市区回不来拿快递,“帮我搞定一下,证件就在抽屉里。”

顾惜朝懒散地起床穿衣服,“万一是你得罪的人寄来炸弹呢,毁容费谁出。”

“应该是我老妈寄的烤鸭,你把包打开,别闷坏了。”戚少商好像很忙,说话都急匆匆的,但这时也稍稍停顿了一下,“对了,万一是个信封之类的东西就不用拆了。”说完就挂了电话。

信封?难道我还会偷看学妹给你写的情书?顾惜朝冷笑一声,猛地拉开戚少商的抽屉。

抽屉里除了学生证,还有好几张没裁开的二寸照醒目地放着。

戚少商长得是不错,刚入校就成为广大学姐心中的理想跑腿,随着身心年龄的全面成熟形象上自然也是愈发超群。

但就算是天仙也难免有张不睁眼的二寸照,这个家伙竟然笑得这么灿烂!可恶!

顾惜朝将抽屉“砰”地关上。


这天阳光普照烈日炎炎,快递小子有些不耐烦,顾惜朝也没跟他多罗嗦,用最快的速度领了就走。

箱子比他想象得要大,他也没太留意,打开以后才发觉不对劲。箱子里有玩具,有公仔,还有一套恐龙战队的模型,却连根鸭毛都没有。

顾惜朝拿起一根竹蜻蜓,表情严肃。他认得这东西,在苏州逛山塘街的时候戚少商边买边说红泪好像喜欢这种小蝴蝶。

虽然顾惜朝恋爱经验算不上丰富,但这种桥段小说电视剧都常有的——“戚少商你完了你被甩了!”

顾惜朝飞快地按下号码,但是那头竟然关机了。

顾惜朝只好想,兄弟,这事我帮不了你你就自求多福吧,然后又带着球拍往体育馆去。


此时此刻戚少商正在回来的公交车上。他左手握着扶手右手提着大包,包里装的是一副新买的羽毛球拍。

上个星期有个学妹来找顾惜朝打球,戚少商正好路过。于是他目睹了一场收放自如的非暴力有氧运动之后立即对羽毛球这个项目心生向往。

以后早上除了跑步也可以打打球,戚少商想,要想和他成为对手我得自己先练练。他一路打着算盘开心地听mp3,对自己失恋的事毫不知情。

“大当家的,你想什么哪,笑得这么春光明媚?”穆鸠平原本是和他一起出来拉外联的,此刻憋着笑看着他,“在想红泪姐了吧?”

红泪?戚少商怔了怔,对了,好久没联系红泪了。他掏出手机,这才发现手机没电了。借了穆鸠平的,响了一阵很快接通。

“喂,你好?”

“红泪,是我。”

“……”

“喂?红泪,……”

“你去死吧!!!”然后电话挂断。

戚少商不明真相,穆鸠平在一旁瞎起哄,“红泪姐生气了?嗨,没事的,我听说女人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是爱生气的。”

其实也不能怪她,戚少商想,刚才那一串数字也亏得穆鸠平手机里存着,他竟然都忘了。唉……他叹了口气,社团晚会的事都把自己忙晕了,究竟有多久没联系她了?

“大当家的,不开心可别闷着,别想了别想了!”穆鸠平看戚少商有点沉重,就劝解他,“想点开心的事嘛!”

戚少商想想也是,女人的事他一向不在行,既不能迎难而上且不妨韬光养晦。

于是戚少商又想起了顾惜朝打球时候的样子。

而此刻的羽毛球场上,两个女孩坐在边上喝饮料,顾惜朝刚替下了萧隆绪,正全心搏杀赫连春水。


评论(2)
热度(18)

© 卖大be菜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