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衍生,是天生。
书什么的,相信我,就今年。
圈地自萌,诚勾同好。

【戚顾校园】唯年华是问 -8

Part8  顾惜朝想了想,说,恩,一切听大当家的。


顾惜朝:这是衬衫?

戚少商:这不是你的衬衫?

顾惜朝:这是菜皮!

戚少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会洗好熨好再还你。

顾惜朝:念在你大病初愈不跟你计较。

戚少商:为了弥补这件菜皮国庆长假我请你黄山一日游怎么样?

顾惜朝:这样啊,其实我本来安排……

戚少商:打住!我失恋了,你忍心看着兄弟如此萧索?

顾惜朝拍了拍戚少商的肩,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少年雄于地球则国雄于地球,我陪你走一趟!


跟着二世祖旅游还是挺惬意的。
顾惜朝坐在后排看了会儿泰坦尼克,忍不住问:“戚少商,这是你为了二人世界专门搞的行头吧?”

戚少商笑笑,不置可否。

“哎,限速120,悠着点开。”

“没事,这是苏州调过来的车,跨省罚不到我。”

“我看这悲剧电影本就觉得生命脆弱非常,你再超速是想吓死我还是想吓死我?”

“有道理。”

戚少商有一句没一句地搭话,似乎有点沉重。随着剧情的发展顾惜朝觉得越来越郁闷,索性关了屏幕闭目养神。

戚少商望了一眼后视镜,把空调关小一格。


不知过了多久,顾惜朝再睁开眼时,发现戚少商正趴在方向盘上,车也是熄火状态。
“出、出什么事了?!”顾惜朝大惊失色。

“你醒啦。”戚少商打了个哈欠,“雨太大,路看不清,等等再走。”

顾惜朝四处望望,外头果然是大雨倾盆,荒茫一片。前面依稀也有一辆车停着,应急灯忽闪忽闪。
雨太大了,把两个人封闭在一个狭小空间里,就好像与外界失去了联系,无望地等待天公垂怜。

顾惜朝产生了一种类似于同生共死的悲壮感觉,就戳了戳戚少商的肩,“喂,把副驾驶座位放下来。”

戚少商照做,然后略微惊讶地看着顾惜朝从后排爬到了前排。

顾惜朝调好座位,满意地说:“像不像小霸王里的急速赛车,并肩作战什么的!”

戚少商回忆了一下,“不像。”

“怎么不像?”

“停火了,倒像是Game Over。”说完戚少商自己也笑了。


由于刚下过雨不适宜登山,他们临时改变了计划,重新规划了一下导航,于某岔路口拐进宏村。

正值黄昏时分,云销雨霁,万籁有声。如织的云霞从郁郁葱葱的山谷间向上晕染,不十分夺目,但也勉强辉煌,令两人的心情都好起来。
当晚在当地农家下榻,两人吃饱喝足以后准备休息。
这是户人家改造的小客栈,房间没有标准价,一个人30块钱,物美价廉风景宜人,唯一的不足就是两层的客房只有一间浴室。
“你先洗吧,”顾惜朝换了拖鞋,四处看看,“我去找老板要盘蚊香。”

戚少商应了一声就拿着毛巾上楼去了。

许是地势偏高,山林间空气也好,整个星空出奇的漂亮。没有霓虹的照耀,夜空蓝得发紫,山影树影在不远处影影绰绰,顾惜朝想起了苏轼的那句“森然欲搏人”。

没诗意几秒,戚少商就回来了。
顾惜朝惊叹道:“你洗澡光速啊!”

“那门闩是坏的,来帮我看一下门。”

“=  = 你还怕走光?”

“万一吓着小朋友多不好。”

于是戚少商洗澡顾惜朝站在门口喂蚊子,过了一会儿顾惜朝进去洗澡戚少商站在门口乘凉。

“连蚊子都无视你。”顾惜朝其实是无比羡慕嫉妒恨。

“这个也分时候。”

“什么时候?”

“当只有我一个人,它别无选择的时候。”


晚上,熄了灯,夜静得连蛐蛐也不敢大声。
顾惜朝有点兴奋,他琢磨着这趟出来没带笔实在太可惜了,这里太适合写写诗什么的了。
这时,戚少商忽然说,我是不是特杯具?
顾惜朝愣了愣。

黑暗中戚少商的声音格外清晰,我一直什么都不缺,什么都不缺的人往往很懒散。但我不是,我还懂积极地争取。可我得到了什么?社团已经快到交接的时候了。红泪也要毕业了,一年后就是我。我好像什么都没有。

顾惜朝警觉地坐起来,戚少商,你又发烧了?

没有,戚少商继续说,我这样还不如那些懒散的。今天雨那么大,我们都无能为力。这才是人生。他停了停,回味似地重复了一遍,我们都无能为力。

顾惜朝躺回枕头,许久:

“人在世上有很多重身份,不必为了不胜任的那个否定做得很好的那个。说这句话可能有点土,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虽然‘不想当厨师的裁缝不是好司机’,但所谓全才靠的是百分之九十九的运气,和百分之一的人品,勉强不来的。”

过了好一会儿,顾惜朝都以为戚少商睡着了,那人又忽然开口:“如果明天放晴,山路不滑了,我们就凌晨登山,上黄山看日出怎么样?”
顾惜朝想了想,说,恩,一切听大当家的。
戚少商忽然笑出了声。

“我很可笑么?”顾惜朝瞥了他一眼。

“不是不是,突然想起之前网上看来的一个统计,港剧十大经典台词第一名,觉得很应景。”

“哦?”

“‘哪,做人呢,最重要的就是开心!’”

顾惜朝冷笑一声,“我还以为是‘大哥!大哥你不能去大哥!’”


-------------------------------------------------------

搬文的时候很容易很有感触,曾经留言的小可爱们,有的两年前就没有再登录过王道了……

对王道的感情,大概就是因为那时候刚开始写文,就有数不清的鼓励和善意,还有最珍贵的友谊向我投过来。如今回头看的时候,总免不了感慨一句,在下何德何能。

怀念那个几乎人人都在长评的地方,怀念那个几乎人人都万分赤诚的年代。

评论
热度(25)

© 卖大be菜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