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衍生,是天生。
书什么的,相信我,就今年。
圈地自萌,诚勾同好。

【戚顾校园】唯年华是问 -11

Part 11 戚少商说,你要是再不回我我就要报警了。

寒假某天,两个人在QQ上遇到,胡扯八道了一通后,戚少商问他最近在忙啥。

顾惜朝说,一个人待着呗,还能干吗。

你一个人?戚少商说回道,我爹娘去温哥华了,我也一个人。

顾惜朝说你这算啥,我是一个人过年!

戚少商立即说谁不是啊!

然后一个电话过来,戚少商财大气粗的声音响起:要不,你来北京过年吧,衣食住行我全包。


有便宜不占非君子。于是在离过年还有四五天的时候,顾惜朝乘飞机到达了首都。

故宫长城天安门,戚少商很骄傲地带着顾惜朝四处游荡。大年三十的晚上,戚少商一边烧水一边问他,“你觉得咱北京怎么样?”

顾惜朝捏紧第六十个饺子,讪笑道:“跟电视上一样。”又补充了一句,“又有一点不同。”

“哪一点?”

“天安门没有闪金光。”

戚少商回家贴春联的时候顾惜朝进屋坐了坐。

豪华的大宅富丽堂皇,欧派的典雅设计全没有暴发户式的晃眼。戚少商再次劝他住下,顾惜朝却称博物馆似的房子让他很有压力。

最后戚少商说,好的,我爸公司有合作企业开房可以打折,而且住外面旅游会更方便。

但是新年那几天非常冷,那地球上最后一台小霸王仍身处遥远的苏州,所以大部分时间他们两个人都窝在酒店的床上看春晚,和看春晚重播。

你说,为什么每年春晚露脸的人都差不多?戚少商一边刷牙一边咕哝。

我倒是觉得蛮亲切的。顾惜朝拧干了毛巾,刚起床的声音听起来有些干哑,反正他们比我老妈准时多了。

戚少商想了想,觉得挺有道理。他自己跟爹娘团圆的次数也不比跟电视机的多多少。漱了口出来,正看见在穿毛衣的顾惜朝的背影。

这画面让他觉得温暖。

“哎,”戚少商很认真地说,“这件衣服挺衬你。”

顾惜朝转过身,表情有点惊讶,“都穿了三年了。”


顾惜朝临走的前一天凌晨,被戚少商强行叫起床去看升国旗。

全过程顾惜朝都不甚清醒,从毛衣到羽绒服都是被戚少商摆布着穿好的。下了车冷风阵阵,顾惜朝睁开眼睛看了看,冷笑一声。

“你笑什么?”戚少商问他。

“看到这么多赶早喝西北风的,我平衡了。”

在庄严的国歌声中,顾惜朝非常不庄严地开着小差。

北京,一直是自己心中理想的城市。

干脆考研就往北京考吧。

这里,有烤鸭,有糖葫芦,有天坛颐和园天安门故宫,有国家主席国务院总理。

还有这个家伙,顾惜朝看了一眼戚少商的侧脸。

这个二世祖也是要滚回家继承家业的吧,以后来骗吃骗喝也挺方便的。


戚少商显得无比爱国,行注目礼时把裹得严严实实的帽子耳套全摘了下来。

鲜艳的五星红旗迎风飘扬,戚少商的脸也红得像太阳。

顾惜朝忽然想起第一次见到戚少商,他也是这样,满脸通红。只不过那时候是晒的,现在是冻的。

他又想起戚少商说起过,息红泪要毕业了,一年后就是他自己。

还有一年。

真快啊。


升国旗仪式结束,广场撤去了戒严,人潮退得很快,刷刷刷地就没了。戚少商还沉浸在爱国主义情怀里,笑着说,顾公子,这样壮怀激烈的时刻是不是该吟首诗?

顾惜朝收了思绪,缓缓吐出一个字。

“冷。”

冷?戚少商赶紧解下围巾帮他又裹了一圈,迅速拉着他去吃拉面。

顾惜朝嗅了嗅,羊绒的气味。

看来这家伙真戒烟了。

这个想法令顾惜朝顿时变得好心情。


正月初五的时候顾惜朝回到了苏州。一方面总是住酒店他自己也觉得别扭,另一方面戚少商的朋友很多,每次打来电话戚少商推说自己没空的时候顾惜朝心里就过意不去。

自己是一个人惯了的,但戚少商不同。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方式。

谁也不勉强谁,谁也不改变谁,这样最好。

这一年冬天,苏州下了很大的雪,后来高速都封路了。

顾惜朝好几天没上网,qq上积了一些留言。其中绝大多数是戚少商的。

“你到家了没?”

“苏州大雪,你还活着么?”

“你手机怎么关机了?”

“回电!!!!!!!!!!!!!!!!!!!!!!!!”

顾惜朝想起自己因为厌恶10086发的自以为幽默的祝福短信就关了好久的机忘开了。

戚少商说,你要是再不回我我就要报警了。

顾惜朝看着手机就笑了,然后回了句,你再啰唆我就要爱上你了。

铃声很快又响起来,顾惜朝打开。

生日快乐。

发件人:晚晴。

顾惜朝这才想起今天是自己的生日。按下通话键,对方很快接听。

“惜朝,生日快乐。”

“谢谢……晚晴,你现在过得好不好?”

“我,我很好,惜朝,我现在不方便听电话,有空再联系。”

然而直到寒假结束傅晚晴也没有再联系他。


放下电话,又进来一条短信。

吃长寿面别忘加个蛋!还有你的菜还有一分钟成熟赶紧收。

这一看就是戚少商。

评论
热度(19)

© 卖大be菜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