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衍生,是天生。
书什么的,相信我,就今年。
圈地自萌,诚勾同好。

【戚顾校园】唯年华是问 -13

Part13  这时顾惜朝站了起来,说,还有一个办法。

晚上6:30,演出正式开始。
绛色的帷幕缓缓升起,一段劲爆的鼓点收服了全场的注意力。但很快观众席就开始骚动,有人说,看!那不是BBS上很火的那个,两个帅哥学长,戚少商和顾惜朝嘛!

戚少商坐在靠左的位置,他负责架子鼓,是乐队的核心,相当于交响曲里面的指挥。顾惜朝站在他的右边负责吉他,基本上只是做几个和弦,夹在钢琴、Base里面听得不是很明显。整场开场曲演奏的是欢快版《闪亮的日子》,改编得很丰富,节奏顿挫而有力,把青春飞扬得张牙舞爪。

激越的间隙,有一小段顾惜朝的吉他慢板配戚少商的鼓点。整个过程不过才十来秒,然而台下各种欢呼,口哨声此起彼伏。
舞台上方的光太过明亮,顾惜朝看不太清,靠着强大的色差辨识力依稀判断出台下原本坐了大半的场面已经发展到了连过道都人头攒动彻底堵塞。
隐约知道这些家伙在兴奋什么,顾惜朝使坏地朝戚少商走了两步,还不忘抛个媚眼。
……果然引来无数尖叫啊……

戚少商知道他的伎俩,立即予以回击,刚猛一擂把铙钹砸得狂抖,也不忘回一个秋波。
果然更狠!!……台下众人被闪得风中凌乱……


序曲结束是正文。

台侧的帷幕后面,新任的社长在地对戚少商说,看,现在正在唱歌的是医药系系草厉南星,很有舞台魅力的一个人,我觉得他将来能挑大梁。后面伴舞的几个姑娘是大一表演班的,那个红衣服的女生叫沙曼,蛮有主见的,我有意提拔她做外联部副部。

戚少商一边微笑一边点头,行啊,这些事你说了算,我没意见。

新社长叹了口气,老大,你永远是我心中的大当家!

戚少商拍了拍他的肩,没说话。

时光从来不可能倒退,人老了就是老了,况且说实话,做完今天这场,真没什么好遗憾的了。

这些新上任的新加入的都很争气,整台晚会搞得有声有色,有一段诗朗诵听得戚少商想哭,据说是大伙专门为了欢送他集体创作的。

“大当家的,”穆鸠平凑过来说,“大当家的,我知道你在想啥。哈哈放心,红袍姐已经订了个豪华包,大伙一起,今晚咱玩个痛快!”

戚少商感慨万千,末了,说:“走,该我们了!”

穆鸠平抹了把眼角,提着Base赶紧跟上。

那个叫沙曼的姑娘跑过来说,糟糕了,大当家的,有一个麦坏了。控制室的人也没主意,说今晚校十佳海选,他们也没有了。

穆鸠平急了,这么大一礼堂,缺一个麦肯定影响演奏效果啊!这么晚了,上哪儿买去啊!

这时顾惜朝站了起来,说,还有一个办法。


众人都看向他。

虽然和他一起排练时间不长,乐队的弟兄还是很敬佩这个不到三天就把曲子练得能上台的家伙。

“还有一个办法,”顾惜朝说,“取消演唱。”


取消?你什么意思?

大合唱不要了?

这可是欢送会最抒情的部分啊……

一时反对声此起彼伏。

“现在缺一个麦。乐队这边每一个零部件都非常重要,必须每人一个麦,一个都不能少。那么只能从合唱那里匀。但是没有麦就等于没有领唱,没领唱的话合唱效果就削弱了。所以,”顾惜朝微皱的眉头渐渐松开,望向大家,“我的意思是,保留演奏,取消演唱。”

没有人说话。
大家有点震了。
排练了大半月的节目怎么能说取消就取消,这可是大伙满怀激情、全社团共同演绎的超级欢送歌啊!

所以只有戚少商接他的话。
“这不是不可行。”戚少商边说边想,“那么,演奏的空当怎么弥补?原本设计的合唱部分我们走的都是伴奏路子,现在取消演唱就相当于取消主旋律,这个当子不好填呀。”

“用小提琴。”顾惜朝轻轻敲了敲匣子,“不瞒你说,我为了练好伴奏,先练熟了主旋律。”

戚少商明白了,顾惜朝是打算把自己小提琴伴奏换为演奏主旋律。

阮红袍反应最快,“懂了!有点小提琴协奏曲那意思。”

“啊?”穆鸠平挠挠头,“哎呀,我听不明白,总之你们告诉我怎么做就行!”

戚少商向大家宣布:“大伙准备大合唱的心意我戚少商心领了,谢谢大家。事出突然,现在改为纯演奏。乐队弟兄们,我们基本还是按原计划进行,负责好自己那部分,除了小提琴改走主旋律以外一切照旧。这个结束曲,大家做观众,就当我们这些准毕业的感谢各位欢送的情意了!”

说完,戚少商在众人的掌声中深鞠一躬。
顾惜朝看着他,心里嘀咕了句还真能酸。
“那,”戚少商转过脸郑重地拍了拍他的肩,“接下来,靠你了!”
“哪里,”顾惜朝难得一本正经,“是大家辛苦了。”


这时,前台报幕声传来:结束曲,《闪亮的日子》。


评论
热度(16)

© 卖大be菜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