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衍生,是天生。
书什么的,相信我,就今年。
圈地自萌,诚勾同好。

【戚顾校园】唯年华是问 -15

part 15 人老了,要滚了。

晚会散场后,戚少商一直被一些学妹学弟、还有校记者团的记者们包围。穆鸠平过来给他一个“我们先过去,你别急喔”的眼神时候戚少商还在和辅导员合影。

曲终人散,心很满,也很累。戚少商洗了把脸,把礼服脱下钩在肩上摇摇晃晃地往后台走。这些孩子们很细心,地上一张台词稿子也没留。

吁了口气,真没什么可操心的,靠谱。

一切安静得出奇,仿佛刚才的盛大是场魔法,空无一人的礼堂有点浪漫,戚少商的心也生出点小资的惬意,只是这惬意携带了那么点忧伤。
有子曰过,巨大的完满过后往往是巨大的失落。
戚少商揉了揉头发,吊儿郎当地想,tmd,人老了,要滚了。

仔细想想,自己这三年也没白过,交了一帮硬气的兄弟,不过咋就没一个人等等我一起走咧?戚少商边走边琢磨些有的没的,然后在转过楼梯的时候看见了顾惜朝。


道具室里灯光很暗,走廊的光漏进来,影子投在深色的地板上。顾惜朝正陷在沙发里,似乎很累,眼神放空地看着天花板。

脱去领结的领口随意地松弛着,昏暗的灯斜斜地打在他身上,映出脸颊和锁骨的侧影。

这一刻戚少商忽然有点晃神。


感觉到戚少商进来,顾惜朝的眼神降落到他身上。

戚少商刚洗过脸,凌乱的领口和袖口还有水渍。对比刚才那一副人模人样,顾惜朝噗地笑出了声。

“笑什么?”戚少商走上前,故意踢了一脚那人锃光瓦亮的黑皮鞋,“挡路了。”

顾惜朝并没有收起随性伸着的长腿,收住了笑缓缓道:“戚少商,我决定考研了。”

“往哪儿考?”戚少商把外衣丢在沙发边上,往顾惜朝身旁一坐,侧过头正好遇上顾惜朝的眼神。

顾惜朝似乎很疲惫,这眼神有些迟钝,有些……戚少商找不出形容词,只觉得这画面很难得,自己应该好好记住。

可惜顾惜朝并没有给他机会,很快转了回去,一边说,“我老妈希望我往北方发展。”

戚少商只好看向天花板,半晌,“我爸妈倒想我去温哥华。”

顾惜朝笑了一声,“去学英语?”他知道戚少商英语很烂,至今四级还没过。

戚少商也笑了。


道具室并不大,塞满了各种奇形怪状的东西,在昏暗的灯下显得格外光怪陆离。两个人就这样比肩坐在诡异的包围里,似乎还挺享受这难得的沉默。

半晌,戚少商忽然说:“哎,你记不记得在苏州的时候,我们喝了很多酒,后来你发烧那回?”

顾惜朝点点头,“保时捷非敞篷普通小跑。”

“哈哈,对。”戚少商继续说,“那天,我们喝了不少,就玩起脑残游戏,比谁不眨眼的时间长。”

顾惜朝有些困惑,似乎在努力回忆。戚少商不由自主地看着他,就像企图从这双眼睛里找到自己。

这样的对望令顾惜朝有些惊讶,老实说戚少商的眼神让他觉得有点陌生……?很快他游离的神思在另一处定格,一个名字脱口而出:“晚晴!”

傅晚晴不知何时出现在道具室门口,正眉目动人地望着他俩。

顾惜朝连忙上前,脸上抑制不住的惊喜,“晚晴,你怎么来了?!”

晚晴微微地笑了笑,我来看看你,惜朝……她想了想,最后说,我有话想和你说。

晚晴是个美人,声音也美,换做戚少商也不会拒绝。可当他看着那两人金童玉女神仙眷侣般地离开时,刚因完美谢幕而满足的心忽然空了一块。

这感觉令他发虚,又有点恼。

手机突然铃声大作,戚少商吓了一跳。

屏幕上跳跃着穆鸠平的脸。

“大当家的,你在哪儿呢?我们在K525包间,就等你啦!”

戚少商拿起沙发上的外套边走边穿,都穿上了才发觉好像哪里不对。

这不是他的衣服,是顾惜朝的。

看来刚才那人错把自己的衣服拿走了。

小伙挺帅。戚少商对着窗户玻璃理了理衣襟,然后吹着口哨大步离开。


然而这晚的庆功会戚少商一直心不在焉。他一向很合群,深受手下们的拥戴,比酒量比歌喉那都是没话说的。他也说不清楚,就是总觉得少了点什么。

半夜,他拖着摇晃的身体回来,打开门才发现顾惜朝不在寝室里。

戚少商半醉的眼忽然睁得老大。

这夜星光甚好,透过蜜色的窗帘照在椅子上,照在椅背上的外套上。戚少商躺在床上,盯着眼前的衣服毫无睡意。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好像突然患了耳鸣,耳朵里一直有一个声音在叫嚣:他良宵去了……他良宵去了……

评论
热度(15)

© 卖大be菜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