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衍生,是天生。
书什么的,相信我,就今年。
圈地自萌,诚勾同好。

【戚顾校园】唯年华是问 -21

part 21 好好考。


考试前一天顾惜朝的感冒忽然加重了。吃了点药勉强扛着,不知是药物过敏还是食物中毒,第二天答题的时候意识一度混沌,导致别人跟他对答案他也一脸茫然,全不知自己写过什么。

考试第二天正是他的生日。病情似乎没什么好转,不过顾惜朝很乐观,考完试笑着安慰自己说那叫下笔如有神。接连的大雪把校园妆点得冰清玉洁,好多人出去狂欢打雪仗,顾惜朝有点发烧,蒙头睡了一天一夜。

再醒来的时候已是晚上。顾惜朝饿得直反胃,迷迷糊糊中说了句:戚少商叫外卖。等了半天没人应,顾惜朝恍惚地坐起身,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考试已经结束了。看着天花板发了会愣,猛然想起自己手机已经关了一个多星期。


打开手机,一串再熟悉不过的铃声把他拉回现实。果然不出所料,来自四面八方的祝福短信瞬间响爆。

考研必胜!

儿子!老妈为你骄傲!!

Happy birthday to you!

……

当然这其中有一条来自戚少商。
打开,简短的三个字:

“好好考。”

顾惜朝闭着眼睛,熟练地按下回拨键放到耳边。
那家伙竟然关机了。
顾惜朝揉了揉眼睛,仔细核对了一下号码。

不错就是他,还真关机了。

三天以后,顾惜朝感冒好得差不多,这才收拾东西准备回家。那时整层楼都差不多走光了,楼道里萧条无比。宿管阿姨见到他下楼都吓了一跳,说哎哟小顾我还以为你上个星期就走了。
顾惜朝没说什么,把没开包的泡面麦片和板蓝根一并塞给了阿姨。

这是自己待了两年半的地方,顾惜朝一边收拾一边想,怎么这么快?好像还没怎么过瘾。

那两盆戚少商和顾惜朝有点缺乏艰苦奋斗精神,自从脱离了自习室暖风习习的舒适环境,回归寝室以来一直病恹恹地日渐憔悴。顾惜朝整理了一下萎靡的叶子,最后把两株合成了一盆。

阳光依然好。站在阳台上长吁一口气,顾惜朝忽然想起从前每天清晨给十几盆仙人掌浇水的日子。

收拾橱子的时候掉出来一个夹子。顾惜朝怔了怔。这是戚少商的夹子,早先那家伙用来夹蚊帐的。而且很囧的是戚少商用八四消毒的时候没把夹子拿出来,好好的绿色被消成了个灰不灰绿不绿的“迷彩”。很久以前自己曾借来晒被子,后来就不知下落了,原来在这里。

想把夹子夹回戚少商的床栏杆上,一回头看到空荡荡的床板,才想起来他早就不住在这里了。

顾惜朝叹了口气。

这间时常热火朝天的608,从某天起忽然冷清了?

在凌乱的杂物堆中缓缓坐下,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堵得嘴里发苦。顾惜朝忽然很想知道,戚少商走的时候是不是也和他一样,也有这种……这种该死的心情。

顾惜朝一直是孤独的,他从未与人有过这样深刻的交集,更无从谈及失去时的不舍。

但现在他觉得难过。

墙上半耷拉着乱虎乱步贴的游戏海报,橱门上还有戚少商贴的毛邓三纸条,洗脸台上却只有一个人的牙杯。

顾惜朝想了想,其实这才是孤独。

按下几个键拨过去,仍然是关机。

他忽然想起自从戚少商离开以后就再也没有联系过自己,除了那条言简意赅的“好好考”。

真是莫名其妙。

搞什么?!

顾惜朝有点恼,可越不去在意脑中那个意念就越深刻:他人呢?他人呢??!

有点愤怒地踢了一脚地上的杂乱,又瞥见了那双鞋。

不由自主地想起戚少商临走时黯然低沉的那句“你鞋我给你拎阳台了,回头别忘了收。”

想到此顾惜朝又补了一脚上去,一边想:这人真麻烦!怎么这么*%¥#……真麻烦!

似乎他自己也知道这麻烦不仅是说习惯。

黄昏时分,顾惜朝终于提箱而出。对着空荡荡干净净的寝室,他不禁有些发愣。他突然很想像戚少商那样叫一句“走着!”然后像山顶洞人似地弹跳而去。

但他说不出来。他站在门口,始终没有开口。

这天风有点大,窗口忽然刮进一道劲爽的歪风。于是,那扇不解风情的门划出一道不怎么优美的弧线,赫然在他的面前,“砰!”地关紧。

顾惜朝愣了。他没有想到这场告别竟然这么没有诗意地结束了,他本来还想吟首诗的。

所以这时他换了一个主意。

顾惜朝清了清嗓子,冲着门牌低声宣布——


“Game over!”

评论
热度(14)

© 卖大be菜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