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衍生,是天生。
书什么的,相信我,就今年。
圈地自萌,诚勾同好。

【戚顾校园】唯年华是问 -25(END)

Part25  他觉得自己正在经历一场至关重要的仪式。 


堵车。 
北京还是老样子。 
八九点的时候上班高峰,长安街长龙蠕动,寸步难行,戚少商堵得要发疯,找零和雨伞都不要了开了车门就往天安门广场奔。 

广场上有许多人,旅游的,行走的,吟诗作赋的。戚少商在人群中穿来穿去,踩了十几个人的脚说了几十声劳驾抱歉可还是没有看见那个熟悉到骨头里的人影。 

他拿起电话拨了两下,又按掉,继续找。 

冥冥之中他觉得自己正在经历一场至关重要的仪式,不是什么信号不是网络对接,而是,他要找到他,他要自己、亲自、亲眼,找到他! 


终于,有个小便衣过来说,你找什么呢你有证件么你慢点跑。 

戚少商说小同志我真不是坏人我就是找一个朋友一边掏出一把身份证护照驾驶证VIP卡。 

小便衣看了眼证又还给他,笑了笑说,小哥,打算求婚呢吧,看你浑身淋湿的执着样儿,加油啊你。 


戚少商还算加油。他以参加两万米的干劲绕场一周半,别人都以为他是便衣稽查队了。 
可他依然没有找到顾惜朝。 
他一身狼狈地站在雨地里,气喘吁吁,无所适从。 

广场上红旗飘扬游人如织,天安门巍峨雄伟器宇轩昂。这是他阔别半年的祖国,他好不容易脱离了父母的视线赶回来的。 
他不明白自己这颗拳拳的爱国之心怎么会受到这待遇。 

一阵小风吹过,打了个喷嚏。 
难道是说谎的报应?骗爸妈是不对的。 

他有些崩溃地蒙住了眼睛,像个丢失了梦想的无助的孩子。 


人生是多么无常。 
顾惜朝失恋的时候曾这样慨叹,人生如此,死如之何? 
那时戚少商回答得很专业:死也一样。 
顾惜朝来了兴趣:哦?怎么讲? 
戚少商淡淡道:不黑白无常的嘛。 


没想到那时信口雌黄如今却一语成谶了,戚少商仰面四十五度向毛主席头像内牛满面。 

这时,他感到背后有人踢了他一脚。 

是顾惜朝。 

顾惜朝撑着把灰色的雨伞,面无表情地站在他面前。 
雨小了一些,滴答地打在伞面上,又顺着伞沿落下,落在他们之间。 

这一刻戚少商有点失语。 

顾惜朝看着他,平静地就像昨天才分开一样。 
他微微笑了笑,又仰头看了看两人头顶的大伞,“你说,这像不像千年等一回?” 

戚少商也仰起头,“不像。” 

顾惜朝半眯着眼睛,有些惊讶他这么不给面子的举动,“哦?” 

戚少商叹了口气,缓缓道:“像西湖的水,我的泪。” 

顾惜朝冷笑一声,“有点失落?” 
“有点吧。”戚少商掏出两张飞机票,“这票你给不给报?” 

一张昨夜温哥华飞北京的,一张今晨北京飞苏州的。 
顾惜朝看了一眼又还给他,抬了抬眉毛,似乎在说关我什么事或你敢怎么着。 

他一贯的平静让戚少商更加挫败。他想说我想你啊想得肝都疼但最后他只是淡淡地问了句:“你刚去哪了啊。” 

顾惜朝也淡淡地答:“冷还不让吃碗拉面去啊。” 
戚少商难受了,他可以狂奔可以淋雨可是听不得他这样的语气。还没等他这句话说完,戚少商已经把外套脱下将他狠狠裹住。 

明显地感觉到顾惜朝僵硬了一下。 
于是他的手也停下来。 

“一身臭汗。”顾惜朝说。 
原来戚少商这件温哥华小外套还防雨。 

“……” 
戚少商的应变能力不如顾惜朝。他只好沉默。 

两个人面对面,一个若有所思一个若有所惊,眼看这么好的气氛就要冒泡,戚少商却晃悠悠地,突然向后倒去。 

顾惜朝赶紧捞住他,“回家睡觉去!” 
戚少商眼圈深重面如菜色,顾惜朝怀疑他下一秒会力竭而死。 

戚少商揉了揉脸,“And you?” 

顾惜朝转身就走,“你睡你的觉,我打我的小霸王。” 


戚少商再次清醒过来是在地铁上,确切一点说是在顾惜朝的肩膀上。他四处望了望,说这哪儿啊。 

顾惜朝叹了口气,“睡醒了?下车吧。” 

可惜戚少商一直没有完全醒脑,他困惑地跟着顾惜朝走进了一座公寓,又走进了一户人家。进门的时候顾惜朝有点严肃地扔给他一包东西,“你不要告诉我你这浑身水的就想踩我家地毯。” 

戚少商依旧一脸茫然。 

这是顾惜朝的家。 
顾惜朝的浴袍,顾惜朝的毛巾,顾惜朝的小霸王。 
事实上都是他戚少商的。 

外间的衣架上是一根夹子。他认得这迷彩色的家伙。 
窗台上有一盆二合一仙人掌。他也认得虽然它们合体了。 

当莲蓬头洒下温暖水花的时候戚少商的四肢血液逐渐畅通;五分钟后,头脑逐渐清明;接下来,原本迟钝的动作开始以一个了不起的加速度越来越麻利越来越迅猛,最后以一个不可思议的节奏擦干了全身披上浴袍。 

矫健地跳出浴室时他想起当年自己也是这么跳出608的。此刻,他觉得自己又跳了回来,而且打通了传说中的任督二脉。 

因为他想通了一件大事。 

多大的事? 
终身大事。 


这个过程并不长,但戚少商觉得自己过了一生。 

然后他看见了顾惜朝。 

顾惜朝枕着胳膊半躺在沙发上,睫毛轻合呼吸均匀。似乎等得太久,累得睡着了。 

事实也是如此,两个人都很累很累。 可是戚少商并不想睡。 

他觉得自己已经睡得太久,久得不相信自己还会赢回来,久得忘记了争取哪怕一丁点可能,久得对这些不知不觉中发生的改变竟一点都没有察觉。 

地灯昏黄,戚少商却觉得刺眼。 

万千的情绪在他身体里蔓延,戚少商感到自己身体里似乎有一棵藤萝,牵绊了这么久,终于细细密密地盛开。 

但他没有动,只是静静地看着他的睡脸,因为他不确定自己心底逐渐形成的结论是不是真的正确。 

于是只好换一个思路。 他开始琢磨另一个困扰他许久的问题。 


当年的那一口要不要咬回来? 


历史不可避免地重演了,戚少商始终没能下得去口。 

但现实也未必总要按照历史来,毕竟有很多东西已然不同。 

就在他第三次俯下身仍无法突破心灵防线准备缩回去时,戚少商忽然听见一个平静的冷冷的低低的却又十分清晰的声音,说。 


“缩你妹啊。” 


戚少商再犹豫就枉为爷们儿了。 

他当然没有犹豫。

只是在他俯身的瞬间,眼眶里酸涩了好久的东西终于还是没扛过地心引力,悄然落在顾惜朝的额头。 

顾惜朝想说真能矫情,但他不敢开口。事实上他并不好过,手心攥了这么久,生疼。 

他只好慢慢地,一点一点地伸开双臂,轻轻地回应。


窗外,天空开始放晴。 



(全文完) 

-------------------------------------------------------------------------


【最后,请欣赏世界名曲《那些年我们一起追过的西皮》

这是在下这辈子完结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戚顾长篇文。。

我对它的全部的复杂的感情都可以在这里窥见……

想来,写戚顾,和写陆厉最大的不同,就是戚顾总是让我很激动,一写这俩吧,我就几乎不能好好说话。

比如这篇文,他俩都不曾好好说话,意在言外吧算是。

也比如那篇《史记·戚顾列传》,大家将会在《酬知音》里读到它……也是不好好说话的一篇文,也是意在言外。。。。哈哈哈~

戚顾对我来说,就是个意在言外的cp。对它的感情太多太多了,甚至里头还夹杂了对我自己那段最萌它的时光的眷恋,一下子基友和生活的快乐呈指数倍增长,自我一下子也在暴涨的那段岁月的感慨。

我特别爱戚顾,特别爱。

爱让我坚定不移,爱让我不仅不畏风雨,也不屑。

希望各位拿到书读完文之后,可以来和我聊聊感受!!!!非常想知道你们的读后感啊啊啊啊!

这篇文大家读完后的感受,也可以和我分享一下~~~

因为很爱你们,特别爱。

------------------突然打广告-------------------

哎!!基友建议我把这篇文做个小料本,好吧!干就干!

凡是购买陆厉合志《江湖人》的朋友,喜欢的话请举手,可以免费送!!只送20本先到先得!!没买江湖人的朋友,可以来场子买这本小料本!!!

不来场子也没有买江湖人的朋友!!只能对不起了!!(我比较穷TUT。。。。

此为乐乎净化tag的伙伴们的专属福利!!!!只有在本帖下面留言才有效!!(会有人要吗……

购书免费领取小料报名截止时间:4月28日晚23:59。

我要购买《江湖人》

评论(23)
热度(42)

© 卖大be菜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