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衍生,是天生。
书什么的,相信我,就今年。
圈地自萌,诚勾同好。

【戚顾】闲人(二)

二 

无论是谁,刚从熊熊大火里逃出来,都不可能维持什么良好的外表。 

现在,两个人面面相觑,面黑如卖炭翁,憔悴如黄花瘦,对彼此都产生了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一个不再一派英雄气概,一个也不再一表人材器宇不凡。 

奇妙的是,真真还是那个人,还是那双眼睛。 

戚少商却不说话。 他只是瞧着他,眼神诡异。 

顾惜朝想起早在弹琴论剑那夜,戚少商也是用这种莫名其妙的眼光瞧着他,仿佛看到他心底去。 

可事实上,戚少商只看出了他琴音中的郁闷,看出了他胸中的韬略和抱负,唯独没有看出他的野心、他的杀意。 

按理顾惜朝该为这件事感到志得意满,可此刻心里头却有种说不出的发虚。 

莫非他怕他看出点什么来? 

他很快想出了一句话打断这目光。 

他冷笑着说:“戚少商,你老了。” 


其实戚少商一点都没老,身板看上去好像还比被追杀那阵子更加英武。 

戚少商却老老实实地回答道:“你倒是一点没变,还和我记得的一样。” 

“一样”这个词有很多种意思,不知戚少商说的是哪一种,顾惜朝听到的又是哪一种。 

顾惜朝没有明显表态,只将那双fu他的手一把推开,掸掸衣袍站了起来,“六扇门没人了么?派的居然是你。” 

他还想走两步,右腿却有些不听使唤。 

“你的腿怎么了?”戚少商忙问。 

“发了旧疾。”顾惜朝面无血色,口气冰冷。 

戚少商四周看了看,除了个熊熊燃烧的房子,一个腿脚不便的顾惜朝,还有一匹自己骑来的马。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人是如此,马更是如此。 

它的肚子被狠狠一jia,不得不承载两个大男人的重量飞奔而去。 

耳边是两人衣袂卷起的猎猎风声。戚少商从没有跟顾惜朝靠过这样近,事实上他从未跟什么人靠这样近过,不过此刻他并没有什么不适,只觉得是很自然的事。 

这世上有些人,是注定了该靠近点儿的。 


两人在一家酒馆停下,简单点了几样菜。 

戚少商又是拴马又是付账,终于坐下来时候已经满头汗。 

顾惜朝笑了。 

他的笑有很多种意思,这无疑是最讥诮的那一种。 

“大当家,你还是这么侠之大者。你知不知道,刚才在马上,我随时都可以要了你的命。” 

戚少商淡淡一笑,“可是我还活着。” 

顾惜朝冷哼一声,“那是因为,比起看你死,我更喜欢看你受打击的样子。” 

戚少商瞧着他,又好气又好笑,“你准备怎么打击我?” 

顾惜朝道:“我准备告诉你一件事,一件会把你气个半死的事。” 

戚少商很坦然,“那你不妨气气看。” 

顾惜朝道:“这一路杀你的蒙面人都是我安排的。” 他抱起膀子,准备观赏戚少商暴跳如雷。 

可是戚少商毫无反应,馒头嚼得十分带劲,还夹了口酱萝卜,“恩,接着说。” 

顾惜朝深吸一口气,又镇定着道:“就连那三个锦囊都是我安排的。” 

戚少商呷了口茶,“像你的东西。” 

顾惜朝说不出话了。 

他发觉戚少商比他想象中的更韬光养晦、深藏不露。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一入官场深似海?他忽然有点怀念当年他那脸悲愤交集。 

戚少商道:“不管你怎么说,杏花村的死函是真的。”顾惜朝承认。 

戚少商道:“你这么干,无非是想让我早点来。” 顾惜朝不否认。 

戚少商道:“反正我现在人也来了,你的房子也烧了,我们谁都不比谁少倒霉。” 顾惜朝无语。 

戚少商居然笑了笑,道:“所以……” 

顾惜朝目露提防:“所以怎么样?” 

戚少商道:“吃饭呀。” 


乐观是戚少商的几大优点之一,顾惜朝又发现一个可能被逼疯的理由。 

戚少商面上泰然,心里却乐了。其实他也很喜欢看顾惜朝受打击的样子。要不是怕引人侧目招人怀疑,他早就拊掌而歌哈哈大笑了。 

顾惜朝冷着脸问:“接下来去哪?” 

戚少商道:“带你回六扇门。” 

顾惜朝脸色更沉,“你这是什么意思?” 

戚少商道:“这不是我的意思,是神侯的意思。” 

顾惜朝道:“你们什么用意?” 

戚少商道:“好意,保你的命。” 

顾惜朝冷笑,“无情有妙计,追命有轻功,冷血有快剑。你戚少商有什么,能保我不死?” 

戚少商道:“我了解你。” 他说完这话,自己先怔了怔。 

他好像的确很了解顾惜朝。 

却忽然不太了解自己了。 

顾惜朝仿佛觉得很好笑,“你别忘了,当年就是你自诩了解我,才落得今天这个下场。” 

究竟是谁的“场”比较下? 

戚少商已经是名满天下的大侠,豪气干云人人敬佩,如今还当了京官吃穿不愁;而他顾惜朝还是那个一文不名的书生,无权无势无亲无故,还收到了封倒霉的死函。 

戚少商却没有说什么,只是淡淡道:“我们谁也没有落到好处。” 

这句话说完,他觉得眼前恍惚了一下。 

紧接着他的脸上也起了种奇异的变化。 

他看着顾惜朝,张开口,好像要扑过来,却打翻了桌子。 

桌子歪倒,他的人也倒了下去。 


顾惜朝的脸色也变了,他话多所以吃得少,还能勉强支持。那几个伙计磨刀霍霍地围上来,看他们的眼神就像看砧板上的猪羊。 

世feng日下,黑店盛行,guo将不guo也哉! 

顾惜朝居然还能说话:“诸位都是响当当的好汉,莫要错杀了侠义之人,让同道看笑话!” 

领头的还算有点见识:“少废话!看打扮就知道你们是京城来的,那地方除了狗皇帝就是gou(hx)官,还能有好人?” 

顾惜朝厉声道:“难道你们不认识这位义薄云天英勇盖世的万人敌连云寨大当家六扇门神龙捕头戚少商戚大侠?”

戚少商要是听见,估计晚上做梦都得笑出来。可惜他正脸部朝下人事不省。

名字长的确很有好处,领头的已经有点愣住。 

边上一个光头小声道:“头儿,好像是有这么号人物。” 

领头的考虑了一下,喝问道:“那你是什么人?” 

顾惜朝道:“我是个小人物,无名无姓。只不过我若死了,六扇门一定会追究,到时候大家都不好看。” 

光头小声道:“六扇门的人,咱们还是……”

顾惜朝没能听见他后面说什么,因为他也昏了过去。 


江湖上的武功千奇百怪,江湖上的人才推陈出新,江湖上使用面最广的蒙汗药也是日新月异层出不穷。所以当这两个曾在江湖红极一时的大人物在河滩上醒来,发现包袱银两还有马都不翼而飞的时候,也只有自认倒霉。 

“我还以为这一回要变成人肉-bao-子了,没想到居然舍财保命。”戚少商表示庆幸。 

顾惜朝不语,他一点也不想把救了他性命这件事告诉他,告诉谁都不行。 

“沿河道向北走,不到黄昏应该就能出城。”睡了一大觉,顾惜朝发觉自己的腿脚灵便许多,爬起来就走。 

戚少商立即跟了上去。 

顾惜朝看了他一眼,“你还敢跟我走在一起?” 

戚少商道:“为什么不敢?” 

顾惜朝道:“你遇上我的时候,好像运气总不太好。” 

戚少商淡淡道:“你的运气更差。” 

他们现在都饥肠辘辘,居然还有闲情逸致斗嘴。 

不过斗嘴是一码事,走在一起是另一码事。 

安定团结这个词,说的就是要安定,必须得团结。虽然他们还不算安定,至少还知道团结。 果然,刚不到一个时辰,他们就走回了驿道。 

戚少商却忽然停下了脚步。 

顾惜朝立即也停下,“怎么了?” 

戚少商道:“这地方……好像少了点什么东西。” 

顾惜朝点头,道:“好像刚才的黑店就是在这附近。” 

戚少商道:“现在却没了。” 

顾惜朝道:“你是说,杏花村的人已经找到了这里,他们找不到我,就把这地方夷为平地来泄愤?” 

戚少商摇头,“杏花村做事一向会事先安排,目标明确计划严密。这不像他们一贯的处事风格。” 

顾惜朝想了想,“会不会是……” 

顾惜朝的话才说一半,就忽然止住。他的目光停在不远处,脸上的表情就好像见了鬼。 

戚少商顺着他看过去,并没看见鬼,只看见了一个老太婆。 

这老太婆弓着腰,驼着背,提个花篮边走边叫卖:“杏花,杏花,刚摘的杏花。”


tbc


评论(8)
热度(50)

© 卖大be菜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