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衍生,是天生。
书什么的,相信我,就今年。
圈地自萌,诚勾同好。

【陆厉】用陆大侠传奇的方式讲述厉教主的故事 1

厉南星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

他虽不及作者这么幽默,却也不失君子的风趣。

他这一生,前半辈子受的苦太多,后半辈子也不见得多么享受。

这并不是他的运气出了什么问题,而是因为,他本身就是个不大愿意高枕无忧的人。

他有个毛病,一个无论认识他还是不认识他的人,都知道的毛病。就是这样毛病,导致了他如是有趣而又如是不能清闲的一生。

您一定猜出来了。

他的毛病就是三个字,要命的三个字。


陆。小。凤。


一、小凤不小


“陆小凤在哪里!”


江湖就是这么样个地方,任你再老实巴交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也还是免不了门被蹬坏、桌被掀翻。

这不,阳春的二三月,花浓了四五分,正是一年里最好的时候,就有不速之客,气势汹汹地踏坏了有缘客栈的门槛。

有缘客栈的袁掌柜打着算珠,听见叫唤连头也不抬。

也是,初一上墙,十五揭瓦,身处高手如云的武侠世界,没当过大侠还没见过大侠跑吗?

袁掌柜伸手朝南墙根一指。

南墙根是一丈高墙,高墙隔壁是个大户人家。

不速之客里头有个个儿高的,他猛地一窜,风似地越过袁掌柜,跃进了那丈墙里。

“啊呀!”

惨叫很惨。光是听听就觉得很疼。

袁掌柜连头也不抬,只悠哉地喃了一声,“第四个。”


后面的连忙上去看,无奈功夫不及前头那位,蹦了几下没成功,就火急火燎地找梯子。

梯子没有,绳子却有一条。

不是墙外的绳子,却是打墙里探出来的,不歪不斜地挂在墙沿,不高不低地垂在当头。

这不是绳子,这是一个不怀好意的邀请。

上,还是不上?

想必另外两个官大些,硬是怂恿那个身形瘦的伸手。

那瘦子苦着脸,但也只好认命去摸了。


“啊呀!”

伸手的是一个,惨叫却是三声。

倘若这时有人看,便会发觉这事神奇。原来墙下是三人,现在居然一个也不见踪影。

他们都到哪里去了,莫非掉进了什么机关?

袁掌柜打了个哈欠,院子内外也只剩下他打算珠的声音。

他还是头也不抬,只悠悠喃了一句,“第七个。”


春天实在不适合打打杀杀。

应该静。

静赏杏花雨,静品明前茶。

云雾缭绕,茶在手中。

手很好看。

有人说,有一双妙手的人,脸一定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这几乎是一句真理。

真理之所以是真理,是因为它到哪儿都不会出错。

但这一次却错了。

至少仲燕燕不同意。

她已经在这里待了整整十五天。好感据说是可以培养的,十五天来,她却一点儿也没能培养出来。

也是。

一个青春活泼的女孩子,怎么会对一个一动不动的大叔感兴趣?

仲燕燕终于坐不住了,她问:“你抓他们干什么?”

品茶的人不动。

仲燕燕又问:“你为什么不说话?”

品茶的人仍不语。

仲燕燕叹了口气,道:“朱老板,你不说话,是不是因为连你自己也不知道?”

品茶的人终于慢悠悠地睁开眼,慢悠悠地说:“对了。”

这个品茶人就是朱老板,朱停。

朱停做任何事,都喜欢停一停。

能不动则不动,是他的人生宗旨。

仲燕燕道:“你之所以抓他们,就是为了陆小凤?”

朱停道:“我不是为了陆小凤,我是帮厉南星的忙”。

仲燕燕冷冷道:“你和陆小凤闹别扭,自然就不是为了他,而是为了厉大哥了。”

朱停微笑道:“你这个小丫头倒不笨,一点就通。”

仲燕燕笑道:“我现在终于明白一句话了。”

朱停道:“什么话?”

仲燕燕道:“陆小凤的朋友都有臭毛病,很臭很臭的毛病!”

朱停道:“这一点想必也是厉南星告诉你的。”

仲燕燕不说话,笑吟吟地瞧着他。

朱停悠悠道:“厉南星果然是一个聪明人,果然只有聪明人才懂臭毛病的好处。”


评论(8)
热度(40)

© 卖大be菜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