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衍生,是天生。
书什么的,相信我,就今年。
圈地自萌,诚勾同好。

【陆厉】用陆大侠传奇的方式讲述厉教主的故事 2

2


厉南星是个聪明人吗?

很难说。

聪明人往往都不会和陆小凤真正交朋友的。

江湖人都知道,认识了陆小凤,就等于结交了数不清的麻烦。更何况,他结交的还是落难倒霉的陆小凤。

所以聪明这个问题,可以暂搁一旁。

而据我所知,厉南星至少可以称得上是个很“不一样”的人。

江湖人也好,庙堂人也罢,他们都看重一样东西。

头衔。

同样都是称呼,“朱老板”比“朱老头”强得多。

“赵大麻子”跟“赵大员外”不好比。

“木道人”较“木真人”是三十年岁月、“厉大夫”与“厉教主”是差了一整座徂徕山。

而厉南星不同,他居然一点也不吃这套。

他不喜欢别人称呼他“教主”,也不同意。毕竟,由始至终他都不曾有复兴旧教的打算。

天魔教只是历史。

浪迹天涯君莫问,凡是在这江湖上行走的,谁还没有点不足为外人道的过去?人生在世,应当往前看。

前方,是迎风柳叶,在湖面荡出细细的波纹。

湖上有桥。青石板桥。

桥上有人。一个熟人。

厉南星笑了。

每当他看见陆小凤,就会露出这样的笑意。

这一点,或许他自己都没意识到。

石桥不高,走下来也不过十多步的路程,陆小凤却只用了三步。

一步“跳”,一步“点”,一步“落”到厉南星跟前。

武林中人,又有几个是肯好好走路的呢?

厉南星瞧着他,眼神好像在问:你急什么?

陆小凤忽然皱了皱眉。他皱眉的时候,胡子好像也皱了起来。

陆小凤皱着眉道:“你以前真的当过教主?”

厉南星笑道:“你是不是觉得‘教主’不该是我这个样子?”

陆小凤用手一比,道:“我以为你们都要戴个面具,只露眼睛一条缝,走路带风,说话有回声。”

厉南星板着脸,道:“看来我是对你太客气。”

陆小凤笑眯眯道:“是‘不客气’才对。待人客气总不该是现在这个表情。”

厉南星现在是什么表情?

除了陆小凤,这世上怕是再没有人瞧见过这个时刻下的厉南星了。

这一点,恐怕他们俩都没有意识到。

 

清晨喂马,午后启程。

陆小凤这个人的好处,就是你要走时他不插手,你打定主意时他不多嘴。

伤总有痊愈的一天,大夫是时候离开了。

重逢的时候,连灰尘都是可爱的;离别的时候,春晴也组成了伤感。

厉南星只说了三句话。

“一个月内切忌饮酒。”

“好自珍重。”

“就在这里作别吧。”

陆小凤默默听着。

陆小凤说了一路的话。

厉南星默默听着。

春晴已经西斜,一天就要过去。

送君千里,也终有歧路。


评论(2)
热度(38)

© 卖大be菜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