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衍生,是天生。
书什么的,相信我,就今年。
圈地自萌,诚勾同好。

【陆厉】用陆大侠传奇的方式讲述厉教主的故事 10

十、黄雀在后 


玉观音瞧着陆小凤,陆小凤瞧着玉观音。

两个人,四只眼,仿佛在较劲,在斗法。

陆小凤连动也不能动,他们斗的一定不是剑法。

看他们认真的样子,好像真的就打算一直寂静无声下去。

这世上的东西,可怕的往往少见,少见的往往可怕。

安静的陆小凤绝对是少见的,玉观音却一点害怕的意思也没有,她甚至还有一点期待。

她正是希望陆小凤生气,气得板着脸,气得发疯,气得满地打滚才好;可陆小凤并没有发疯,还一副很愉快的样子。

这时候她才发觉,陆小凤的确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容易对付——至少想让他生气是绝不太容易的。

没有人能明白陆小凤在高兴什么,愉快什么。玉观音虽然名字叫观音,内里也是也是人,是女人,还是一个好奇心很重的女人。

所以她不明白的时候,就一定要问一问。

“你不但不怪厉南星,怎么好像还很高兴?”

陆小凤是这样回答的——

“厉南星若真是‘魔教双玉’,那岂非证明他厉害得很;如果你也有一个这么厉害的朋友,你说不定比我还高兴,高兴得要爬上墙!”

玉观音看着他,眼神就像看一个呆子。

她实在弄不懂这个人究竟是真傻,还是装傻,还是好好的突然变傻。

陆小凤当然明白她在想什么。

他一向大度得很,一向很想得开,而遇上这种想不开的人时,他又一向是愿意开导他们的。

陆小凤的优点虽不多,爱开导人这一点,绝对算得上优点。

他问玉观音道:“你有没有朋友?”

玉观音当然有朋友,这世上没有朋友的人恐怕不多。

陆小凤道:“你知不知道你的朋友们住哪里,性格如何,喜欢吃什么?”

玉观音冷冷道:“我当然知道!”

陆小凤道:“那你又知不知道,他们的爹娘生辰八字,家里的姑姑舅舅都是做什么生意的?”

玉观音冷笑,“我知道这些干什么,难道我吃饱了没事干?”

陆小凤微笑道:“这个道理很简单,我只知道厉南星是我朋友,至于他还有什么绰号,无论是‘玉修罗’还是‘玉弥勒’,哪怕就是叫‘玉皇大帝’,又关我什么事?难道我吃饱了没事干?”

就算他的话有道理,也不应该带着这么样一副表情的,他的脸上,是笑而非笑,居然也带着种以牙还牙的讥诮——简直能将人活活气死。

 

玉观音居然还没被气死,也是本事不小,不愧为老江湖。

老江湖总是不容易打败的,玉观音怒极反笑,说了四个字。

她居然只用四个字就反败为胜,让陆小凤立即心服口服。

这四个字就是“能动了吗?”


陆小凤立即笑不出了。

玉观音又道:“你知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变成这样的?”

陆小凤道:“好像是因为移魂术。”

玉观音又道:“那你知不知道谁能解你的移魂术?”

陆小凤道:“好像是你。”

陆小凤常常告诫自己,倒霉的时候还是低调一些的好,别犯那种不受人待见的臭毛病,真到了时候却总又记不住。

人岂非多多少少都有些臭毛病的?

玉观音道:“那你打算怎么感谢我?”

陆小凤笑了笑,笑得很苦,“除了乖乖听你的话,我好像没有什么别的选择。”

玉观音笑道:“我喜欢和聪明人讲话,因为跟聪明人,总可以省下绕弯子的时间。”

陆小凤忽然道:“可我却知道,你现在正在绕弯子!”

他忽然大声道:“厉南星是天魔教的教主,易容也好,移魂也罢,这些手段在他面前都是班门弄斧!你使的手段越多,暴露的可能性就越大,还不如直接一点。”

玉观音道:“直接什么?”

陆小凤道:“直接杀人。”

玉观音道:“你肯去?”

陆小凤道:“我的选择本就不多。”

玉观音冷笑道:“这的确是你唯一的选择。”

陆小凤道:“你们既然可以制住我一回,想必第二回第三回也同样可以。”

玉观音道:“你的周围本就有很多我们的眼线。”

陆小凤苦笑,“我并不是杀手,凭魔教的势力,想找个杀手绝非难事。”

玉观音道:“但我们看中了你。”

陆小凤道:“你们看中我,自然不是看中我杀人的本事,一定还有别的要紧事。”

玉观音道:“不错。”

陆小凤道:“究竟是什么事?”

玉观音道:“你肯不肯告诉一个陌生人你的行事计划?”

陆小凤怔住。

玉观音道:“现在你对于我们来说,就是一个陌生人。如果你想知道接下来的事,就必须先活下来。”

陆小凤笑了,“活下来,就得先杀了厉南星?”

玉观音道:“你难道没有听过投名状?”

陆小凤叹息。

他当然知道投名状,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强买强卖的投名状。

玉观音微笑道:“你应该明白,任何合作,都需要一点诚意的。”

厉南星的命,居然只是“一点”诚意。那若是“很多”诚意,岂非要天下大乱?

陆小凤居然还很镇定,还能镇定地问问题,“那你们的诚意呢?”

玉观音道:“你到现在还活着,还能说话,难道不是我们的诚意?”

陆小凤又笑了,笑得很苦。

他的确没有太多选择。

好在他还可以提问,他实在是个问题很多的人。他问道:“你们魔教双玉,同宗同源,为什么非要拼个你死我活?”

玉观音厉声道:“厉南星解散天魔教,就是魔教的罪人!”

陆小凤道:“ 没有厉南星,你们还可以扶植别的人;没有了天魔教,你们还可以发展出一个地魔教,干嘛非揪着别人不放呢?”

玉观音道:“我只能告诉你,魔教的罪人都得死,这是魔教的规矩。”

陆小凤道:“你们的规矩,又跟我有什么关系?为什么非要我动手?”

玉观音道:“动手的不是你,是‘仲燕燕’。”

陆小凤目光闪动,盯着玉观音,冷冷道:“所以你的目的不仅仅是除掉厉南星,还有引起天魔教和丐帮的仇恨!”

玉观音微笑道:“这样一来,中原武林中,势力最大的天魔教,和人数最多的丐帮,一定会彼此内耗!”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法子虽然老土,却很有效。

陆小凤正想夸他们一夸,却忽然闭上了嘴。

能让陆小凤闭嘴的东西绝不多的,这样东西却偏偏做到了。

这东西不是别物,而是一阵风。

风也寻常得很,只不过,送来了一曲箫音。

厉南星的箫音。


“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迟暮。”

谁是草木,谁是美人?

评论(8)
热度(24)

© 卖大be菜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