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衍生,是天生。
书什么的,相信我,就今年。
圈地自萌,诚勾同好。

【陆厉】用陆大侠传奇的方式讲述厉教主的故事 11

11


窗户被什么东西掀开,浓雾忽然涌入。

原来已是深夜。

箫音仿佛是从浓雾中传来的,又仿佛降临到头顶。

箫音很轻,很柔,居然带着种不可抗拒的穿透力,梭进陆小凤的心里。

陆小凤闭上眼。

这一瞬间,他已判断出三件事。

其一,守在门口的两个人已被制住。

第二,声东击西,厉南星一定带了帮手。

第三,他的人忽然开始有“感觉”——一开始是痛,紧接着是痒。奇痒。

痛可以忍,痒却不是好忍的,这一点,哪怕是陆小凤,也不愿意多作回忆。

玉观音还没走,还很镇定,而且就站在他的身边,手里有刀,兜里有药,随时可以要了他的命。所以陆小凤就算痒得要喷出血,也只有喷死算了。

他安慰自己说,只要玉观音把头转开,只要离了她的视线,他就立即跳起来,找个没人的地方,衣服一解,好好地挠一挠。

可惜玉观音仍没有走。她几乎已经到了门口,却偏偏还是停了下来,没有再往外走。

难道她已知道,只要踏出这道门,就有去无回?


纵使他不走,陆小凤也等不了了。

他已经感觉到“感觉”回到了他的腰上,慢慢经过大腿,到了脚底。

纵使别处的痒忍得,脚底也是万万忍不得了。

他奋力一振,再一跃,想跳出窗去。

玉观音的“绫罗刀”立即就追了上来,追到了他跟前,将去路完全封死。

以他原来的功夫,想出去的确是没问题,可如今他才刚刚能动,身体平衡显然还没太恢复,肩突然一歪,头就撞到了梁。

这毕竟是座土庙,庙的屋顶毕竟不太高。

前路封死,后路又有杀招,涅槃情丝,细若牛毛,杀人无形。玉观音能叫观音,自然很有点睥睨苍生的本领。

陆小凤叫什么?叫“四条眉毛”。

生死关头,眉毛能有什么用?


眉毛一皱,眼睛一闭,牙关一咬。大名鼎鼎的陆小凤,突然像笨鸟一只,直挺挺地撞了上去。

“轰”地一声,屋顶被他撞出了个大洞。

这绝对是场很不体面的谢幕了,绝对可以叫人笑掉大牙。

玉观音没有笑,她立身一跃,人已经掠上了屋顶。

轻功、牛毛、绫罗刀,观音乍现人命夭。刀法,暗器,轻功,这三样都是玉观音的拿手本事。她自信绝没有人可以从她眼皮底下逃脱。——可惜陆小凤若是和旁人一样水准,又怎么能是陆小凤?

夜雾凄迷,山松如鬼。陆小凤的人呢?

玉观音脸色变了。

她忽然发现,陆小凤的人也像那箫音一样,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月,圆了。

月的光自浓雾中透出一半,洒在这条路上,雾就成了白的。 

这条路,被白雾遮住了两头,只留出中间一截,好像特意留给人通过似的;路如曲线,自来处来向去处去,仿佛永无尽头。

世上的路,却总是有尽头的。

厉南星正站在路的尽头。

路如清溪,松林成影。

厉南星就站在松树下,站在影子里。

陆小凤看到他,眉毛终于舒展开来。眉毛展开的时候,胡子也仿佛展开了。

厉南星也不禁笑了起来。

——若论眉毛有什么用处,这大概就是最大的用处了。

月未明,风很轻。

陆小凤连说话都放低了声音。

他柔声道:“好久没这样走一走了。”

这句话好像有很多层意思,既像慨叹自由来之不易,又似抒发并肩夜逃的情怀。

他实在应该放松一下腿脚、放松一下精神了。

他又问道:“其他人呢?”

厉南星道:“我们分头走,更不容易被追踪。”

陆小凤点点头,没有再说话。

有时候,人与人相处,并不一定要说话的。

厉南星却先忍不住道:“你是不是有很多问题想问我?”

陆小凤却答非所问道:“我好像有点饿。”

“饿”是真,“有点”却是假。

厉南星的包袱里有肉饼,还有一壶酒。

酒很淡,青梅酿的,开胃则已,醇厚不足。论平常,陆小凤是绝对看不上的。

现在陆小凤看到它,简直比看到窖藏了二十年的女儿红还高兴。

这种时候,谁还会在乎酒是什么酒,饭是什么饭呢?

我们的陆大侠倒是大方的很,三块四方饼,一壶梅子酒,照单全收;吃干抹净,却还是不满意。

任谁饿了三天,都不会轻易满意的。

一个饿肚子的大侠,纵然还算乐观,也一定潇洒不起来。厉南星已经发现了这一点,尽量带他抄近路走。

海棠花落,桃李吐新。落英傍流水而逝,春思随月圆而动。纵是无限风光,在黑夜里也不过是一片暗影。

陆小凤却不禁停下了脚步。

他发现这个地方他很熟悉,却又说不出究竟见过哪一样。

直到厉南星擦亮了火折子,轻轻推开一扇门。

——这里正是厉南星的家,是陆小凤受伤时住过的地方。

徂徕河畔,徂徕山间。

评论(1)
热度(26)

© 卖大be菜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