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衍生,是天生。
书什么的,相信我,就今年。
圈地自萌,诚勾同好。

[陆厉古代AU]失策 (四)

8


对于厉南星来说,死的确很容易。打从一生下来,他就总是在死亡的边缘行走。

这一切不是因为别的,只因为他是厉南星!


9


名字对人有时并不重要,甚至还不如代号来得有意义。

叫朱停的人可能很多,但妙手老板只有一个。

而厉南星的名字却不同。

南方的南,天上星星的星,画意诗情。

南星更是一味草药,去火明目。

南星南星,朗朗上口。

这样的一个名字,已经很难不让人联想到风度翩翩,君子如玉。

虽然现在距离他出落成一个翩翩君子还有一段时间,但他已长得很高、模样也很精神了。

这样一个人走到江湖上,岂非无论到了哪里,都一样会引起钦佩或嫉恨的?

更要命的是他还姓厉!

天魔教虽然已经消失了二十年,人们却依旧谈厉变色。

这两年来,若非陆小凤严密的保护,他已不知死过多少回。

然而,活着固然好,但也没有人愿意一直受旁人的保护活着!

更何况,没有经受过风雨摧折的人,又怎能了解大树乘凉的平淡和惬意?

人这一生,岂非总要叛逆几回的?


10


夜色深沉,池中有月。

天上的月亮还很圆,池中的月亮却碎了。

有没有人见过马掉进池水里的情形?

这种事纵使发生过,见过的人的也一定不多的!

脚夫们一个个瞪大了眼睛,好像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厉南星也不明白。

他还没有动。

他原本已打算卧倒滑过,但角度不好;或者跃上马背,但速度不够。

就在他二者取舍之间,忽然发生了一件怪事。

那匹马好像被什么东西绊了一跤,突然身子一歪,倒进了路旁的一方藕池里。

他并不是不躲,并不是不怕。只不过等看清楚这回事,他的冷汗才敢慢慢流下来。

江湖果然可怕,他刚才还沉浸在虚无缥缈的人生思考里,现在就经历生死一线了!

他不得不认同陆小凤说过的话了。

越是认同,越要离开!

忽然池水一动,从里头钻出来一个黑影,厉南星连退两步,才看懂那是个人形。

藕池里黑洞洞的,一个人慢吞吞冒出了头,滚在黑泥中,他的脸也是黑的。

他也终于看清楚了厉南星,笑嘻嘻地冲他道:“兄台,你没事吧?”

他脸虽黑,眼睛却很亮。

“嘿,你叫什么名字?我刚才没伤着你吧?”

厉南星没有说话,转身便走。

他虽有有时候有些少年老成,可毕竟才刚刚十六岁。十六岁的人要想表现冷淡,也只有冷着一张脸,默默走掉而已。

他并不是一个冷淡的人,只不过有时候,有人相助并没有想象中那么令人愉快。

那少年立即从水池里跳了上来,大步追上前去。污泥掉了一地,可他一点也不在乎。

世上的事,好像从来就没什么能让他在乎。

那些脚夫早就不见踪影,街上空荡荡的,只有一轮明月,和两个人的脚步声。

少年的轻功很是了得。

他曾经躲在六合帮的屋檐上潜伏了三天,居然一点都没被察觉;他还溜进过少林寺的藏经阁偷看功法秘籍,只可惜识字不多,再加上那些大和尚看管严密,所以一直未能修出什么正果。

今晚,他又潜入了江南第一富豪花如令的家中,想瞧一瞧传说中的西域珍宝黑晶麒麟,才不小心撞上了前来“鉴宝”的另一位梁上君子。

两人争抢之间,玩起了声东击西,谁料惊动了花家的好马。

不想马儿险些伤人,所幸没有酿成大祸。


现在他发觉山外有山了。

厉南星的人就像月下人影,怎么追,也还是有一个月亮的距离。

巷子的尽头有树。

树影交错,木叶幢幢。厉南星忽然钻入了树林里,不见踪迹。

少年傻了眼。

他百思不得其解,知是碰上了真对手。

他哪里知道他追的人是陆小凤的……


……高徒。


评论(6)
热度(24)

© 卖大be菜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