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衍生,是天生。
书什么的,相信我,就今年。
圈地自萌,诚勾同好。

【徐天x毕忠良】麻药 01

cp:徐天x毕忠良;深海;毕深略带一二,看剧情发展……

设定:谍战ABO

人物:徐天 A,毕忠良 O,陈深 A,唐山海 O,柳美娜 A ,徐碧城 B……【。

水仙天雷,不喜勿食。私设如山,皆为恋爱。

【嘟嘟,嘟嘟,您所拨打的作者已奔出服务区】


【徐天x毕忠良】麻药

 

01

1940年的上海,已被肃杀的秋意重重笼罩。枯叶被乱风掀翻堕地,天地皆是濛濛阴色。人们在穷苦沉郁和锦绣光鲜之间流动穿行,一面裹紧领口,猜测一个严酷的冬天或将来到。

寒风只在中午稍事消停。白日透过层云留下少许暖意,圆融地表达着对一方土地和子民的怜悯,街上也终于热闹起来。闸北宋公园前,徐天左手拎着个半大不大的篮子,右手提着条鲜鱼,像往常一样默默行走。不像那些漫无目的幽会情侣,不似心怀国恨的青年学生,亦不同于四处游荡伺机而动的便装特务。他只是个过路人,打油买米,和光同尘,籍籍无名地活着,也将籍籍无名地死去。


76号门口的岗哨又增加了两班,安保的小心和严密显示这个掌控秘密情报的中枢正四面楚歌。几个月来连番的内斗和清洗从未停止,已让这个本就精神疲弱的机构越发捉襟见肘,这里的人,过最上乘的生活,用最好的枪弹,却在任何一种信仰的挑战面前都不堪一击。

如今,连徐天这样每个月初都来结一次账的菜场会计也要特别通报了。

电话在极短的时间内就被接通,那人不知听到什么指示,向他的方向做了个禁行的手势。徐天吃了一惊,比划着手脚刚想试图说两句通融,就被利落整齐的步伐声打断了,一排士兵像一道黑色铁栅,用胳膊和枪杆将他以及其他过路的人都拦在边道,其中不乏有想看热闹的,挤着抢着伸头伸脑,徐天就这样腹背受敌,两手又都有东西,稀里糊涂地被推搡着往后退,几下子就连76号的门边都摸不到了。疏通后的康庄大道,果然驶来几十辆日本军车,就算没看到人,凭这样的动静也可以判断来人的身份绝对不低。前头不知发生什么,徐天只觉得一股蛮力往自己身上压过来,顾着两手的菜哪里还站得稳,一个趔趄就要歪倒。

这时,手臂传来一个力量,将他稳稳扶住。

徐天惶惑地抬头,就对上了一双明亮的眼睛。

陈深。

徐天挪了两步终于站定了脚,还未及道谢,陈深已经过他走了出去。

直到所有军车全部离开,倚在不远处栏杆上险些打盹的徐天才被传唤到三楼的财务处,结了上个月的菜钱。等他回程路上再度路过闸北宋公园时,天已浓云密布,分不出是雨意还是薄暮了。

然而这又有什么关系?陈深早已于刹那将情报传递到他手上。

防空警笛突然拉响。人们开始奔逃、惊叫,在徐天的身边形成四散的洪流。徐天沉默着,亦无表情,跟着同样不知该向往何处的人群麻木地逃去,只来得及望一眼不远处那片毫无痕迹的荒草地。

医生已死,何以救赎。

旧血易干,前路难行。

徐天的眼中露出痛苦,又迅速悄然无迹。他还有任务,他无暇凭吊别人。


而陈深的情报只有简短的五个字:接近毕忠良。

评论(6)
热度(13)

© 卖大be菜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