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衍生,是天生。
书什么的,相信我,就今年。
圈地自萌,诚勾同好。

【徐天x毕忠良】麻药 02

01


cp:徐天x毕忠良;深海;毕深略带一二,看剧情发展……

设定:努力一本正经的谍战ABO【黑人问号

人物:徐天 A,毕忠良 O,陈深 A,唐山海 O,柳美娜 A ,徐碧城 B……【。

水仙天雷,不喜勿食。私设如山,皆为恋爱。

【嘟嘟,嘟嘟,您所拨打的作者已奔出服务区】



02

徐天在厨房里忙活得满脸是汗。他饭做得很像样子,有他父亲徐书白的真传。只是徐书白在二七年四一二那天之后就再也没回来,留下他们母子俩生活。徐天白天去三角地菜场做会计,回家就帮母亲干干家务,做饭就是他最拿手的一样了,这美名街坊们都传开了。

“天儿,天儿啊,你出来一下!”一听徐家妈妈喊他,徐天连忙把锅盖盖上,确定了下火候,才小走带小跑地从厨房出来。

徐家妈妈举着筷子,却是站在餐桌旁的,显然尝了一下味道不甚满意,看自家儿子懵懵懂懂的模样,又不忍心使劲教训,“天儿啊,你尝尝。”

徐天表情认真,“我尝的呀。”见她坚持,只好接过筷子又试了一口,“蛮好的呀。妈妈你吃不好啊?”

徐家妈妈一副很为难的样子,楼上的房客田丹女士并不在家,却还是扯了扯他的袖子压低了声音,“你这孩子,是不是忘记那个了?”

徐天在围裙上擦着手,一脸傻气,“哪个啊?”

“那个,哎呀!吃那个药呀。”

“哦哦……”

“吃没吃呀?”

“我、我忘了,我这就去。”

徐天恍然大悟,来不及再多说话,转脸就往屋里走。他蹲下来,在柜子深处摸了摸。从他十四岁起,这里就变成了一个特定的放抑制剂的地方。徐天拔了瓶盖吞下一粒,又用早上剩的半杯冷茶水送了一下,便将药瓶收回原处,把柜门关得严丝合缝。等做完这些事,额头上早生出一层密汗。他低头理了理衣服,药总是有副作用的,不是头晕就是反胃。反正是影响食欲的了。徐天靠着桌子沿,垂着头,等待药效过去,一面愁思悠悠地想,做Alpha没意思……

他已经三十多岁了,一直没有配偶,也不愿刻意地去交往其他Omega。局势这样乱,上海这种地方都是人人自危,除了出生就含着金汤匙的无忧无虑的小姐公子,平头百姓是连如何过活都要发愁的,哪还有工夫再去花前月下。即便有,也早近水楼台,能攀高枝就想法子攀去了,留下来的,这把年纪还不成家的,多半都打定主意一辈子光棍算了。徐天是个孝子,他是打心眼里觉得,能这样一直伺候母亲也不错了,怕就怕自己没那么长的命……

这段时间以来,无论是陈深还是铁林,两边的事情都占据了他大部分精力。头一回忙中出错,眼看就要把吃药的时间耽搁过去了。临近发情期,感官总会较平时有些差别,这不,做出来的菜好似掀翻了调料罐子,发挥失常,这倒提醒他了这桩事。没闹出大事情总归是好的,只是可惜了一桌子菜,下次不好这么不小心。


“徐先生,徐先生在伐?”

听到外头有声音找他,徐天定了定心神,走出门去。老马站在门口,笑眯眯道:“徐先生,电话找你。”

是陈深。徐天一面跟着老马,一面脑中又开始飞速运转。他天生便有卓越的观察力和推理能力,这些都让他在这乱世中难辞其咎。作为陈深的下线,他必须时时刻刻警惕特工总部的动静,甚至时时刻刻,准备迎接一个枪口上的任务。

他并无畏惧,他只是做一个中国人该做的而已。他手掌干燥,声音镇定。就像往常的每一次那样,只是接听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电话。


“我是徐天。”


评论(6)
热度(8)

© 卖大be菜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