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衍生,是天生。
书什么的,相信我,就今年。
圈地自萌,诚勾同好。

[陆厉现代]现当代恋爱学研究 00

楔子


[概述]

陆小凤耍流氓,厉南星讲道理。一个耍流氓的人,该如何追求一个讲道理的人呢?

没人弄得懂这个,陆小凤也不懂,为了探讨这个既棘手又诱人的话题,我们有了这样一篇研究。

搜集大量细节证据,援引诸方富有见解的论述,以这两个人的生活经历为根本出发点,本文重点探讨了当代人复杂而混乱的恋爱观和价值观,希望能给在场的单身人士带来一点参考意义。

[关键词]

陆小凤 厉南星 现当代恋爱学 


在正文开始之前,我们要先向大家介绍几个人。


一、西门吹雪

厉南星的中学是考场,陆小凤的中学是情场,西门吹雪的中学是战场。

陆小凤和西门吹雪是打群架认识的。

顾云飞为了柳青青来打陆小凤,西门吹雪只是个拼桌的。那时的西门吹雪还没长成拔刀相助的无私性格,他是为自己而战。

校园门口生意好,没有人愿意一个桌子只招待一个客人。这是店老板的原则。

西门吹雪本不会向任何原则低头,可他那天刚好想吃小龙虾。

谁会一个人吃小龙虾?顾云飞理所当然地以为他们是一起的。这是顾云飞犯的第三个错误。

第二个错误是顾云飞就不应该喜欢柳青青。

而第一个错误是他压根不该给自己起绰号叫“表哥”。

没有妹子会喜欢“表哥”,又不是天龙八部。

顾云飞的小弟把陆小凤掀翻在地,顾云飞把西门吹雪掀翻在地。

所以顾云飞很惨,这段往事他后来一直不愿意回忆。


二、司空摘星

上学的时候,司空摘星臭笔生花,谁也没料到他后来能当职业撰稿人。

他那时唯一有点艺术气质的地方就是戴着一副离奇的眼镜。他很少说话,满脸智慧,却吝啬品评任何事。

这种人扔在人群里也是很欠揍的。所以班级里除了陆小凤,他是讨打榜上第二热门。

但他不打架。确切地说,他跑。

顾云飞曾经带了四五个人堵他一个,未果。

就凭这一点,陆小凤就很佩服他,拉着他亲亲热热地讨教。

其实司空摘星只是躲进了女厕所而已,这种秘诀怎么可能外传?


三、花满楼

花满楼是一个好学生。西门吹雪吃小龙虾那天他就坐在边上的烤串摊上写作业。

他一向是不大接受路边食品的,还不是因为石秀雪。

他也一向是不打架的,怪只怪顾云飞掀翻了小龙虾,弄脏了他的作业,还洒了石秀雪半身裙子。

石秀雪哇地哭了起来,花满楼看看石秀雪,又看看顾云飞,感觉自己站在了人生的十字路口。

他是一个云淡风轻的人,本不想怎么滴,怪只怪顾云飞说了三个字。

这三个字,顾云飞为自己奠定了败局。

顾云飞说的是:你瞅啥?

促成友情的最快方法,就是制造一个共同的敌人。于是西门吹雪,司空摘星,和花满楼,都成了陆小凤的朋友。


四、朱停

这个城市很大,装得下一千多万常住人口;这个城市很小,顾云飞就住在陆小凤的楼下。

现在他们已经是奔三的年纪,不仅不打架,还经常约着一起搓麻。

陆小凤有时会感慨时光荏苒,拿走了他的青春火花,也拿走了他的头发。

其实他并没有脱发,他是弄错了洗头膏和身体乳。朱停搞代购,不好意思不捧场,德语方面他又只有当克的水平。

幸好发现及时,没有铸成大错。

他去找朱停算账时,朱停正躺在一堆衣服中间抽烟。

他老婆跑了,跑之前还把家给抄了。

朱停是他们之中第一个结婚的,婚礼那天他们都喝挂了,把朱停送进洞房前,他们四个人高唱好汉歌,朱停没哭,他们自己给自己感动哭了。

而现在,朱停过得一团糟,淡定倒是不减当年。

“怎么回事啊你们?”陆小凤拣开两件,找了个可以落脚的空地坐下陪他。

朱停的脸就在烟雾里,神情哲学,缓缓吐出一个圈,慢慢道:“她这个人反复无常,一会儿崇拜我,一会儿又唾弃我。”

陆小凤也吐了一个圈,圈与圈在半空中交汇,“这年头哪有谁崇拜谁,只能说明她爱你爱惨了,珍惜吧!”

“哦。”朱停没反对,只是问,“那唾弃的那部分怎么说?”

陆小凤摊手,“爱情点燃希望,现实负责浇灭。你征服了她的心,却征服不了现实。”

朱停没说话,直到这根烟抽完,突然站了起来。

陆小凤怕他想不开,也连忙站起来。

朱停说:“所以现实才是我们的小三。”

“可以这么说,”陆小凤四下望了望,“不打扫卫生可能也是。”


当晚,火锅吃完后,他们四个人一致决定给朱停来一场放飞自我的旅行。

花满楼当司机,陆小凤当向导,司空摘星当后勤组长。

西门吹雪如今是搞党建工作的,两学一做年底太忙,所以留守家中,同时负责朱停的狗。

他上哪知道这个决定会令他错过陆小凤人生中的巅峰一幕,这党和人民为的哟。


tbc

之前说弄没了的陆厉文稿找到了!所以抓紧填了,以防再丢了T T

本命就是本命,一招手,花心大萝卜就回来填坑了!陆厉宇宙天道!

~你们猜他们要去哪儿~~⁄(⁄ ⁄ ⁄ω⁄ ⁄ ⁄)⁄

评论(15)
热度(40)

© 卖大be菜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