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衍生,是天生。
书什么的,相信我,就今年。
圈地自萌,诚勾同好。

[陆厉现代]现当代恋爱学研究 02

前文:楔子    01


02

有的缘分过去了,就是一辈子。

看陆小凤那样儿,就像武侠小说里,被什么魔头打得忽然武功尽失的倒霉喽啰。

众人看不下去,以前陆小凤是什么人?哭必动地,笑必仰天,胡扯两句,掳尽芳心。

这样的人是注定要做主角的,就算成不了江湖的主宰,论理也该是一代传奇。

现在,传奇却缩在路灯下、窝在小溪旁,默默吟诵着动人的诗篇。

“生者为过客,死者为归人。

天地一逆旅,同悲万古尘。”

什么意思啊?众人摸不着头脑。

唯有朱停参透奥妙,他点了一支烟,吸了两口才道:“意思是,没有那小谁他就活不下去。”

陆小凤的恋爱对象日新月异,从前是他们来不及知道,如今是连陆小凤都还没来得及知道。

说不清是种倒退还是进化。

在这美丽的月光下,在这美丽的街道上,花满楼走过来拍了拍肩,说了一句鸡汤:“陆小凤怕过谁?”

司空摘星也忍不住跟了一句鸡汤,“喜欢谁就去追!”

朱停是个现实主义者,只有他在思考如何把梦想分阶段逐步实现,所以他说的话也最实际,“你还记不记得人往哪边走的?”

陆小凤想了想,又想了想,想不起来。

他有些难为情地说:“……我连他长什么样子都快记不得了。”

“这不能吧?”大家怀疑地问。一半怀疑他这句话,一半怀疑他人品。

“我不是用眼睛看的,是用心,你们懂吗?”他激动得把胸口处的羽绒服表面戳出了一个明显的凹陷。

“哦,”大家异口同声地说,“不懂。”

大家嘴上说不懂,心里都在想,原来这就是传说中连自己姓什么都忘了。

正当大家为他惋惜的时候,陆小凤突然瞳孔收缩,厉声说:“他一定在这附近!不超过三百米的距离。”

“怎么说?”

“第一,这里每一条街上都有酒吧;第二,他既然是一个人,说明既没有同伴也不是来会友,那么正常情况下没有必要绕远路;第三,他看起来不像是常来酒吧的类型,这样一来他就近随机的概率就更高了。”

花满楼说:“有道理。”

朱停说:“很有道理。”

司空摘星说:“太有道理了,而且我闻到了柯南推理般的骚味。”

陆小凤点点头,指挥道:“我们四个人,往东南西北四个方向找,半径划定300米,现在开始。”

话没说完人已经大脚迈开。

看着他的背影越来越小,花满楼说:“他好像是认真的。”

朱停说:“是没见过他这么认真。”

司空摘星说:“如果不是认真的,就叫他请吃饭。”

大家对这个提议十分满意,分头前不忘打开位置共享。

这是一个难忘的夜晚。地图上四个缓慢的光标,组成的这个画面叫做友情。


让我们的镜头跟随陆小凤的脚步。

陆小凤是做什么的?房地产。搞房地产的人,每天都在做三件事——

分析客户,分析客户,分析客户。

吃透了客户,就是吃透了市场,如同称霸篮下之于称霸全场。

所以半小时不到的工夫,陆小凤做了三件事。

第一,回到酒吧,询问刚才那小谁先生刷卡时候在pos单上的签名。

十块钱,买到了一行还算清晰的行书,还是很值的。

他捧着那三个字看了又看,还找了酒保和收银员一起看,大家都同意这个结论。——啊!“厉南星”!陆小凤感动极了。

第二,来到流浪画家面前,描述了那位厉先生的长相。

这个用时最长,倒不是画家小哥的技术问题,而是陆小凤的描述过于天马行空。

几乎一半时间画家小哥都用在了理解陆小凤上。

另一半时间则用在相信陆小凤。毕竟没什么人会因为找人而画像,多么像变态啊。

第三,把姓名和画像发到放飞自我云南之旅的微信群里。

资源共享,全面出击,力求短时间内实现精准打击。

一个小时后,光标回来了三个。

“我从悦来客栈找到了龙门客栈。”

“我从毓秀山庄找到了幽灵山庄。”

“我从开封府找到了六扇门。”

他们当然都没有找到。陆小凤还没有回来,他们又不好意思催他,只好原地等一等。

又过了一个小时,陆小凤仍没有回来,他们决定吃点夜宵。

三个小时过去了,陆小凤还没有出现。饭已经吃过了,难道还要睡一觉?

更为奇特的是,陆小凤的手机也打不通。

朱停说:“报警吧。”

大家面色凝重,纷纷同意。

就在这时, 陆小凤连跑带跳地回来了。

他兴奋的脸在呼出的大口热气中显得格外地二。

大家第一时间围了上去,“找到了吗?”

陆小凤的回答令人迷惘,“找到了,”他说,“找到了三个!”

三百米之内当然没有三个厉南星,因为陆小凤找了三公里也不止。

最后他在一个停车场,破费买了一条烟,跟五六个保安大叔扯了一个小时的犊子,终于拿到了停车身份登记簿。

不找不要紧,一找找出仨。

陆小凤说:“去掉一个最大年纪48岁,去掉一个最小年纪19岁,剩下的这位,一定是那小谁。”

他心里幸福地想,哇,二十九岁,和我是多么般配啊。

这时司空摘星说:“身份证号是找到了,接下来怎么找人?”

陆小凤的脸上洋溢着智慧的光芒,“我按照车牌号在停车场里摸黑绕了两圈,总算被我找到那辆迷彩大切诺基。”

想必他手机的电量就是这么打手电给耗尽的。

于是大家问:“你要去蹲车?”

陆小凤点了点头。

大家又问:“是不是有点变态?”

陆小凤又点了点头。

大家无语了一阵,最后还是很仗义地说:“什么时候开始蹲?”

“明天,七点,不,六点吧。”陆小凤郑重地说,“总之,黎明之前。”

夜深了,他们在人流渐稀的古镇上往回走,陆小凤的心绪既激动又豪迈,尤其是朋友们又说了很多正能量的话。

其实大家都暗暗庆幸,折腾这么久,明天陆小凤一个人早起就够了。


果然,天刚蒙蒙亮,就有一个黑影潜入了停车场。

阴森漆黑,寒冷诡异。

但当事人的感觉完全是另外一个样。爱情来的时候,即便是等待也很甜蜜。

干嘛呢?

我等人。

等谁?

等厉南星。

啊……每个字都很美,都要笑出声。

评论(6)
热度(31)

© 卖大be菜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