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衍生,是天生。
书什么的,相信我,就今年。
圈地自萌,诚勾同好。

[陆厉现代]现当代恋爱学研究 05

前文:

楔子

1

2

3

4


5

有实验表明上床时间和入睡速度正相关。

客栈的热水浴十分过瘾,如果厉南星这个时候躺下,他将轻松地在二十分钟内进入深睡眠,从而智力和体力都获得裨益。

这个线性关系已经得到厉南星的实证检验,因此从高中时代起,他就踏上了高标准严要求的一生。

还有观点认为,人工智能终将取代人脑是不可逆转的趋势,不过保持一定程度的原生态仍十分有利于减缓人类的异化进程。

这一点厉南星也很同意,旅行app固然好用,明日行程他还是习惯用纸笔敲定。

所以厉南星不仅没有睡,还把灯调亮了几分。

一张又薄又小的名片,躺在厉南星大衣口袋里。

拿笔的时候,手摸到了一个硬物,他就拿出来看。

陆小凤。

不得不承认,这的确是个不容易忘掉的名字。

厉南星靠在床头的软垫上,这三个字,他居然看了好半天。

恋爱,一直是厉南星的未知项。

而现在,陆小凤,就是散点图上的那个异常值。

他又看了看微信话框里的那几句诗。

诗这种东西,是建筑美、绘画美和音韵美的和谐统一,不论是谁,多学习一下又没坏处。

学习,是厉南星将终身践行的事业。只是没想到这看得久了,就算是篇狗屁也能从中挖掘出点若有似无防不胜防的才气。

才气这种东西,毕竟是一千个哈姆那谁。

瞎猫都能碰上死耗子,何况一千只瞎猫呢。


不料手机害人,厉南星这番研习之举,在陆小凤这儿显示成了“对方正在输入”。

俗话说得好:欲言又止,一定难以启齿。

现在是晚上十点十五分,入夜无声,万籁俱寂,恰是全民琢磨小九九的时刻。

所以敬告各位,万不可向此人学习,在暧昧的时刻作出暧昧的动作!


现在,陆小凤的费洛蒙好似翻山越岭、上天入地,要不是大家拉着,他就要在三九寒天的旅游重镇里裸跑马拉松了。

厉南星始终没有动静。

只有“正在输入”轻轻地、时断时续地,敲击着陆小凤脆弱的心房。

下一刻,毛主席的教导在他耳边响起。

——敌退我打!

煎熬了三分十一秒后,陆小凤舍我其谁、反守为攻!


因此厉南星认真学习的屏幕上突然多了一个绿泡,吓了他一跳。


陆小凤:

如何在两天之内追到一个人?


这个问题的设计堪称技巧性与艺术性兼具,既不同于拐弯抹角的传带,又绝不是通常的正位直球。

这是倒钩凌空射门呐。

陆小凤的智商就像浪,突然打出一个高位的花,也是好神奇。


厉南星也没有犯难。

他的智商又不是浪,所以秒回。


厉南星:

坐火箭。


这段位坦白说实乃这伙人平生仅见。

司空摘星看了看朱停,朱停看了看花满楼,花满楼说他要去厕所。

谁知陆小凤突然站了起来,头也不回地冲了出去。

前脚踏出门之前还撂下一句狠话。

“所谓美貌与智慧并存,”陆小凤说,“智慧靠不住,就该美貌上场了!”


陆小凤的确很有思路。他回到房间,先从箱子深处掏出一件褶子最少的风衣,再搭配上司空摘星的限量款围巾,又往身上弄了点花满楼的香水,往镜子前一站,哎。

怎么看怎么像瘪三。

他又把羽绒服换回来,然后速战速决地奔厉南星客栈而去。

客栈不远,何况他还练过体育;眼神视死如归,一看就能办大事。

偏偏到了门口又忽然下不去手。


唉。

走廊的感应灯灭了,全世界,唯一亮着的是他手上那根烟。

他心里想,说出你的梦,看厉南星老师肯否为你转身。

小皮球,香蕉梨,马兰开花二十一。


北京时间二十三点整,厉南星老师打开了门。

这风风火火的脚步声再听不出来那也太没有防火防盗意识了。

而对于他来说,陆小凤这根烟的时间又何尝不是“对方正在输入”?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天理昭昭,何惧之有。所以这一刻,在陆小凤眼前,在那一片光明里,厉南星睡衣微凉、头毛微松、眉头微皱。

他将陆小凤上下打量了一圈,说了三个字。

“你干嘛。”


看着这番光景,陆小凤忍不住硬,硬起心肠说,“我送,送快递。”

厉南星瞧着他:“快递呢?”

于是陆小凤一个弹跳,把自己放进了门槛里。


大半夜的不请自来居心何在。

陆小凤清了清喉咙,开始衣冠禽兽地没话找话聊。

“外头贼冷。”九尺高台,从聊天气起,陆小凤有信心。


厉南星一直背对着他,等转过身时手上多了一杯热水。

“这种天气,贼不冷谁冷。”他有些好笑地递给他,说。



ktv里,司空摘星和花满楼正坐在辉煌的炫光中,有如两尊神情落寞的菩萨。

陆小凤的这点事,令这两人不约而同地想起了自己当年的那点事。


花满楼喝得有点晕,叹着气说,“上官飞燕为什么非要喜欢那个老头子?”

那是段无疾而终的初恋,而今只留下残梦一缕。

司空摘星也伤心地说:“总有些人,你以为她是小龙女,结果是个小龙套。”

那是游戏里认识的女孩,现在只剩下小号一枚。

“不跟你们说了,我给我老婆打电话去了。”朱停居然也有感而发,悄悄地溜了。

又一瓶酒下肚,司空摘星还想说点什么,听众朋友花满楼居然睡着了。

他只好拨通西门吹雪的视频通话,“老西,你看看,我惨不惨,”他酸里酸气地说,“是不是孤独得像条狗。”

画面上,被窝中,被吵醒的人难免会有点起床气。

西门吹雪冷冷地说:“狗才不孤独,它跟屎也可以玩很久。”


tbc

评论(8)
热度(31)

© 卖大be菜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