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衍生,是天生。
书什么的,相信我,就今年。
圈地自萌,诚勾同好。

[陆厉]陆小凤传奇之古刹莲台(十二)

<<<<<<<我更得快全因我想要给我爱的cp万千宠爱!

>>>>>>>>>>>>>>>>所以你们爱不爱我??ヾ(@⌒ー⌒@)ノ


                    十一


(十二)

他乡遇故知,说的就是重逢的喜悦。

但重逢...

 

[陆厉]陆小凤传奇之古刹莲台(十一)

                  


(十一) 


陆小凤当然没有忘。

当年丁晓天、孙长月、龚清晖三个异姓兄弟,不知经历多少生死,才创立了现在的晓月山庄。

最了不起的是,晓月山庄不仅没有在二十载光阴中褪色,如今还更加蒸蒸日上。

世人都不服老,因为若要五十岁的人还有二十岁时候的想法,本就是很容易的事。

而要让五十岁人依旧保有不减当年的魄力,却是极难。因为这不仅需要异常旺盛...

 

[陆厉]陆小凤传奇之古刹莲台(十)

                


(十)


运气总有尽头。

生命也是一样。

这世界之所以有趣,也是因为尽头的存在。

天长地久有时尽,所以人才知道珍惜,珍惜好运,珍惜青春年华。

等待,却是件难有尽头的事。

所以等待的时光总是枯燥,等待的人也总是孤独。

陆小凤仍坐在江边。

他在等待什么?


月快要落下时,也是白日即将升起的时刻。

天正上演着日月交替,大地也即将苏醒。

这是一天中最有希望的时候...

 

[陆厉]陆小凤传奇之古刹莲台(九)

              


(九)


稍有些经验的人都知道,运气这东西不仅有尽头,而且还有代价。

陆小凤的运气不可谓不好,所以代价也特别高。

他的代价就是“麻烦”。

他这一生,总是有奇奇怪怪的事找上门来,那种能烫掉人手的热山芋,总能自己跑到他的手里。

稍有些了解陆小凤的人都知道,他这个人,也多多少少有点毛病。

退一步想想,陆小凤若没有那打娘胎里带出来的臭毛病,岂非早晚要被这些麻烦逼疯?

所以有人说,一个爱管闲事的人,...

 

[陆厉]陆小凤传奇之古刹莲台(八)

              


(八)


窗外夜沉沉。

雾也沉沉。

一个人在窗前读书。

一个人在灯下缝补。

缝补的人道:“好像已是二更了。”

读书的人望了望窗外,也点点头。

缝补的人道:“他们怎么还没回来?”

读书的人道:“不要急。”

缝补的人道,“你以为我是着急?”

他笑了笑,才道:“我并不着急,只是有点不放心。”

他又笑了笑,问道:“你知不知道,那群人里最难对付的是谁?”

读书的人终于将书放下,转头道:“当然...

 

[陆厉现代]现当代恋爱学研究 05

前文:

楔子

1

2

3

4


5

有实验表明上床时间和入睡速度正相关。

客栈的热水浴十分过瘾,如果厉南星这个时候躺下,他将轻松地在二十分钟内进入深睡眠,从而智力和体力都获得裨益。

这个线性关系已经得到厉南星的实证检验,因此从高中时代起,他就踏上了高标准严要求的一生。

还有观点认为,人工智能终将取代人脑是不可逆转的趋势,不过保持一定程度的原生态仍十分有利于减缓人类的异化进程。

这一点厉南星也很同意,旅行app固然好用,明日行程他还是习惯用纸笔敲定。

所以厉南星不仅没有睡,还把灯调亮了几分。

一张又薄又小的名片,躺在厉南星大衣口袋里。

拿笔的时候,手摸到了一个硬物,...

 

[陆厉现代]现当代恋爱学研究 03

3

厉南星度过了奇怪的一天。

他在古镇里闲庭信步,晴朗的阳光照射在他肩上背上,他的人也像一片安静而温暖的阳光。

这本是极好的,如果没觉得街上的人好像都认识他的话。

厉南星是个实事求是的科研人员,受到探索真理的人生宗旨驱使,黄昏时分他做了个抽样调查。

他礼貌地向一位大婶询问,大婶笑得很慈祥,拉着他说:“年轻人,你是姓厉吧?”

厉南星惊讶,又不太惊讶。

“小厉呀,昨天你有个朋友一直找你,”大婶说,“噢对了,那小伙子人很好的,帮我卖了十多条围巾呐。”

厉南星本来就在低头看围巾,图案一般,针法挺好,这时连忙抬起头。

不好,说话就说话,还送什么东西。

不是东西,是张不大不小的名片。...

 

[诚楼]幽灵 9

9

风云突变。

谁也没想到明镜回沪竟是坐着76号的囚车来的。

两天一夜,明楼损失了一个供货渠道,又损失了一个联络点,还差点失去了自家大姐。

不是梁仲春。梁仲春的行事风格不至于赶尽杀绝。

那么就是汪曼春了。

他当然了解,汪曼春的一双眼睛从没有自他身上离开过。她关注他的一言一行,随时准备发出致命一击。

这不行。

明镜的冒险主义就像一把随时可能落下的铡刀,现在就悬在他们头顶。

他需要夺回主动权。


一席长谈,一滴眼泪,一把钥匙。

他掌握了明镜的一举一动,同时掌控了明镜的情感。

他是搞情报工作的,这是他的本行。

走到这一步,不仅要求胜、还要求稳。

现在炸毁樱花号专列的关键...

 

[诚楼]幽灵 5

5

雨嗒嗒地敲打车顶,好生沉闷。

明楼摘下眼镜,慢慢擦拭。

这是他回到上海后,第二次经过明公馆门前。

明诚望了他一眼。

发现明楼也正从后视镜里看着他,似有一会儿了,所以涣散而恍惚。

明诚心下一惊,又要看路,得空才补上两眼以做确定。

而那人眼镜已经回到脸上。

明楼严丝合缝,稳坐泰山,俨然官僚一位。

变得真快。

车在加速,雨花四处飞溅,水幕里的明公馆显得更远了。


华灯在前方。

海军聚乐部今天只接待有请柬的贵宾。

他们来得不算晚,居然早已是高朋满座。明楼长官风范,一路只管微笑,向认识或不认识的人点头致意。

或行或止,谈笑风生,一派温和亲善。

明诚则极少发...

 

[陆厉]陆小凤传奇之古刹莲台(六)

        


(六)


初霁时刻,徂徕河畔一片新气象。耀眼的阳光忽地拨开了云雾,照落下来。

比阳光更刺目的,是血。

这本是一处萧条的渔村,如今也只剩下零星的旧房子,和稀疏的松林。

松林中,一条人影飞驰而至!

陆小凤。

血迹就从陆小凤的脚下,淋淋地伸向其中一间。

那两个人也迅疾而至,不禁惊惧难掩,看了看陆小凤。

陆小凤也在犹疑,原因却与他们不同。

他决定进去看看再说。

好浓的血腥气!雨已结束,血腥气再也无法被冲刷。

桌椅零乱一片,可以想见这屋中曾有过恶斗。沿着血迹寻看,果然...

 

[陆厉]陆小凤传奇之古刹莲台(五)

       


(五)


朋友们都觉得,只要陆小凤还能喝一杯,事情就不算太坏,情况就不算太糟。

就连陆小凤自己也是这样以为的。

南陂的桂花湾一入秋就百里飘香,远远地从山上就能闻见。他们原本约定,等厉南星伤好,他们就打算一起出海去南陂走一走,尝尝新鲜的桂花酒。

若有知己相伴,喝什么酒又有什么要紧?若无知己相约,喝不喝酒还有什么紧要?

酒很粗。

酒碗在陆小凤手中。

他慢慢地喝了下去。

他很少喝这样慢。

一个人的时候,很多事情都会不知不觉变慢。

秋露来得晚,黄昏也暗得十分迟缓。

最后的斜阳隐去...

 

[陆厉]陆小凤传奇之古刹莲台(四)

    


(四)


好快的剑!

金和尚一辈子也没见过如此可怕的剑。

而这种剑,一辈子怕是只见一次也就足够——足够送命。

金和尚的血也几乎凝固。

他居然还没有死。但他的腿已经发麻,肌肉也已经抽筋,就连站也站不稳了。

站不稳的时候,人就只有跌倒。

金和尚坐倒在地上,这才发觉那剑并非刺向他。

那剑一经刺出,就如长了眼睛的哨鞭,死死盯住了高鹤。

高鹤并没有料到这一剑。

以高鹤的身法和经验,他本不需要料到任何事。江湖人做事,有这两样已经足够——足够保命。

但这一回他却错了,错的离谱。

高鹤只觉得肩胛一滞,攒住的力气突然使不出,...

 

© 卖大be菜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