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衍生,是天生。
书什么的,相信我,就今年。
圈地自萌,诚勾同好。

[陆厉]陆小凤传奇之古刹莲台(七)

          


(七)


芳草萋萋。

这里是花园,也是坟墓。

无论什么样的门派,在最初创立的时候总难免伴随血腥和牺牲。六合帮前后数十位香主的骸骨就埋葬在这里。

一个人无论生前多么伟大,死后也只不过是牡丹枝下的泥土和灰尘而已。 

每当春季来临,万物生长,这里总是姹紫嫣红,锦绣夺人。

而现在已是残秋。

残秋里的芳华园,也成了一片荒林。

星冷霜寒,冷风吹动一个人的衣襟。

高墙内一片黑暗,只有董十三娘乌发上的碧玉簪透出虚弱的微光。

她似在叹息,又似...

 

[陆厉]陆小凤传奇之古刹莲台(六)

        


(六)


初霁时刻,徂徕河畔一片新气象。耀眼的阳光忽地拨开了云雾,照落下来。

比阳光更刺目的,是血。

这本是一处萧条的渔村,如今也只剩下零星的旧房子,和稀疏的松林。

松林中,一条人影飞驰而至!

陆小凤。

血迹就从陆小凤的脚下,淋淋地伸向其中一间。

那两个人也迅疾而至,不禁惊惧难掩,看了看陆小凤。

陆小凤也在犹疑,原因却与他们不同。

他决定进去看看再说。

好浓的血腥气!雨已结束,血腥气再也无法被冲刷。

桌椅零乱一片,可以想见这屋中曾有过恶斗。沿着血迹寻看,果然...

 

[陆厉]陆小凤传奇之古刹莲台(五)

       


(五)


朋友们都觉得,只要陆小凤还能喝一杯,事情就不算太坏,情况就不算太糟。

就连陆小凤自己也是这样以为的。

南陂的桂花湾一入秋就百里飘香,远远地从山上就能闻见。他们原本约定,等厉南星伤好,他们就打算一起出海去南陂走一走,尝尝新鲜的桂花酒。

若有知己相伴,喝什么酒又有什么要紧?若无知己相约,喝不喝酒还有什么紧要?

酒很粗。

酒碗在陆小凤手中。

他慢慢地喝了下去。

他很少喝这样慢。

一个人的时候,很多事情都会不知不觉变慢。

秋露来得晚,黄昏也暗得十分迟缓。

最后的斜阳隐去...

 

[陆厉]陆小凤传奇之古刹莲台(四)

    


(四)


好快的剑!

金和尚一辈子也没见过如此可怕的剑。

而这种剑,一辈子怕是只见一次也就足够——足够送命。

金和尚的血也几乎凝固。

他居然还没有死。但他的腿已经发麻,肌肉也已经抽筋,就连站也站不稳了。

站不稳的时候,人就只有跌倒。

金和尚坐倒在地上,这才发觉那剑并非刺向他。

那剑一经刺出,就如长了眼睛的哨鞭,死死盯住了高鹤。

高鹤并没有料到这一剑。

以高鹤的身法和经验,他本不需要料到任何事。江湖人做事,有这两样已经足够——足够保命。

但这一回他却错了,错的离谱。

高鹤只觉得肩胛一滞,攒住的力气突然使不出,...

 

[陆厉]陆小凤传奇之古刹莲台(三)

   

(三)


高鹤的眼睛望着前方。他已在渡头等了很久。

渡头悬着一杆灯笼,随着西风摇摇晃晃。

他的脸就在这竿灯笼下面,脸明明暗暗。

那柄枪就握在他手中。斜阳照射着猩红色的枪头,像极了血。

高鹤站在那里,比枪更直,比枪更硬。

有人相马,有人相画,还有人相“武”。

相武说起来跟相面相似,都是站在大街上观人,可酬劳大不相同。

相武的人,专门警惕刺客高手,他们可能没有保镖的身手,却有远高于保镖的眼力。

这当然不光是眼力,还需要武功学问,和出色的直觉。

高鹤不仅有这样惊人的能力,他那“镇北十三刺”也同样出名,传闻当年武当七剑联合挑战高鹤,最终...

 

[陆厉]陆小凤传奇之古刹莲台 (一)

(楔子)

我们要讲一个新的故事。
人人都有故事,但未必都能叫做传奇。传奇一定是不一般的故事,可能充满奇人奇事,也可能危机四伏、吓破人胆。
而传奇并不是大侠特有的,普通人的故事,未必不能是传奇。不过一个人若发生点传奇,他这一生就不能算普通。

陆小凤这一生都在发生传奇,可他却认为这些事都很普通。唯一让他觉得勉强有那么点传奇意思的,就是这次我们要讲述的故事。可惜他从来不愿跟别人提起,就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

故事要从一个黄昏说起。

秋。深秋。

方圆十多里,只有这一间茶棚。茶棚里只有丁逸一个客人。
丁逸缓缓伸出左手,缓缓地咬了口硬馍。
这里只卖茶,不卖酒。幸好他自己还有个酒壶,酒壶里还剩了点酒。酒下肚,他苍白的脸仿佛有了...

 

© 卖大be菜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