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衍生,是天生。
书什么的,相信我,就今年。
圈地自萌,诚勾同好。

[陆厉现代]现当代恋爱学研究 06-07END

前文:

楔子   1   2   3   4   5


6

等他们终于相扶将着打开房门的时候,发现床上躺着一条陆小凤。

司空摘星揉了揉绿豆眼 :“嘻嘻,我真高了,我居然看见了陆小凤。”

花满楼说 :“我也高了。”

朱停嗤之以鼻 :“就跟谁没高似的。”他摇摇晃晃走了过去,腿一伸就往下躺,四仰八叉地叠了上去。

“妈的,这床垫也忒硬,奸商啊。”

司空摘星和花满楼也倒下了。

“奸商。”

“真奸。”

“...

 

目录

#陆厉#

【陆厉】用陆大侠传奇的方式讲述厉教主的故事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

 

[戚顾]史记·戚顾列传-下

本文收录于戚顾合志《酬知音》,现解封。


刚在乐乎发1的时候曾说要给留言的姑娘们做小料,当时也完全没想到会有合志的事,估计其中的不少位已经拿到书了。如果还有没有买书的朋友想要这份独立/磕碜的小料的话,就留言告诉我,我一定兑现承诺!


前文: -上-

下被屏蔽了

无奈请走ao3  或者 微博

 

【陆厉】不俗之交

本文收录在陆厉合志《江湖人》中,今天解封~

这个故事我写的时候很有感情,不知道读者是怎样的感受……和我说说吧~!!


《不俗之交》


骄阳。骄阳似火。

陆小凤站在骄阳之下,热得像一只蒸锅上的生鸡。

通常在这个日子,他多半已经坐在花满楼的百花楼里,品一碗加了糖桂花的冰镇酸梅汤;又或是斜倚在卧云楼的湖畔楼阁之上,慢悠悠地拆一只香糯滑口的粽子,身旁还有两个漂亮的陪酒姑娘,殷勤地为他把蒲扇摇成骰子。

但现在,他手里除了一根十七斤的扁担,什么也没有。

扁担绝不会有十七斤的。那只不过是因为他挑了两筐鱼,一筐就是八斤半。

如今在这烈日下,这筐鱼也快要变成一筐死鱼,一筐臭鱼。

他只...

 

【戚顾】闲人(三)

这老太婆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她身后渐渐走来的四个蒙面人。 

他们仿佛脚不沾地,却眨眼间走到了他们面前。 

卖杏花的老太婆在不远处站着,既不往前走,也没有离开的意思。 

难道她只是个卖杏花的? 

蒙面四人渐渐靠近,眼神阴森。 

戚少商看了一眼顾惜朝,“不是你派来的?” 

顾惜朝也看了一眼戚少商,“打黑店走完一遭,我现在身无分文,哪里雇得起人杀你?” 

戚少商笑了笑,“那你现在最好走开一点。” 

顾惜朝也笑了,“不错。以我的名声,武林正道人人得而诛之,要杀我当然不必蒙面,这些人当然是来找你的。” ...

 

【戚顾】闲人(二)

二 

无论是谁,刚从熊熊大火里逃出来,都不可能维持什么良好的外表。 

现在,两个人面面相觑,面黑如卖炭翁,憔悴如黄花瘦,对彼此都产生了种恍如隔世的感觉。一个不再一派英雄气概,一个也不再一表人材器宇不凡。 

奇妙的是,真真还是那个人,还是那双眼睛。 

戚少商却不说话。 他只是瞧着他,眼神诡异。 

顾惜朝想起早在弹琴论剑那夜,戚少商也是用这种莫名其妙的眼光瞧着他,仿佛看到他心底去。 

可事实上,戚少商只看出了他琴音中的郁闷,看出了他胸中的韬略和抱负,唯独没有看出他的野心、他的杀意。 

按理顾惜朝该为这件事感到...

 

【戚顾】闲人 (一)

月正黑,风正高,意兴忽起。故人亦未寝,相与步于中庭。

何夜无月?何处无竹柏?但少闲人如吾两人者耳。

——题记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可惜江湖是江湖,比“河”善变得多。在江湖上,别说是三十年,赶上不好的年头,三十天也可能换一个春秋。

就好比,去年名声火烧云的是那个千里追杀戚少商的顾惜朝;年关时候名声大噪的是一个叫李坏的飞刀大盗;开了春,新崛起的青衣楼惹出了不少风波;可最近,江湖上风头最旺的又变成了一个叫杏花村的神秘组织。

这个组织并没有聚义水泊跟朝廷叫板,也没有虎踞山头劫财劫色,只不过杀了三个人而已。

第一个是礼部尚书乔云章,第二个是江湖人称“勾魂斩”的剑客蒋风,第三个是江南的富...

 

【戚顾校园】唯年华是问 -25(END)

Part25  他觉得自己正在经历一场至关重要的仪式。

堵车。 
北京还是老样子。 
八九点的时候上班高峰,长安街长龙蠕动,寸步难行,戚少商堵得要发疯,找零和雨伞都不要了开了车门就往天安门广场奔。 

广场上有许多人,旅游的,行走的,吟诗作赋的。戚少商在人群中穿来穿去,踩了十几个人的脚说了几十声劳驾抱歉可还是没有看见那个熟悉到骨头里的人影。 

他拿起电话拨了两下,又按掉,继续找。 

冥冥之中他觉得自己正在经历一场至关重要的仪式,不是什么信号不是网络对接,而是,他要找到他,他要自己、亲自、亲眼,找到他!

终于,有个小便衣过来说,...

 

【戚顾校园】唯年华是问 -24

Part24  这就是命。

顾惜朝以为戚少商总会回来的,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对自己的判断越来越怀疑。

班级散伙饭的时候华姐说戚少商的父母有意把他培养成企业温哥华分部总经理,顾惜朝在心里乐了,怎么班里英语最差的人反而就出国了呢?

黄金鳞在外企找到了一个肥差,听说深受老板赏识。尤知味差一点,但也能养活自己了。

顾惜朝这个唯一坚持考研且过线的人,忽然觉得自己没什么好骄傲的。
当今社会,薪水才是硬道理。顾惜朝偶尔会想自己是不是做得不对,要是当初去找工作或许现在会更好。

想着想着就想到了戚少商。
这个硬着头皮陪自己复习了四个月的混蛋二百五。

算了,在北京待着吧。这就是命。

饭吃到最后高鸡血过来捣了捣他,说当年...

 

【戚顾校园】唯年华是问 -23

Part23   顾惜朝只好也转身走,但走着走着走笑了。

这是一场石破天惊的电话之约。过程是曲折的内容是含蓄的奸情是闪亮的可结果是瞎眼的。
因为戚少商没有来。
家里临时的安排,他不得不跟着父母去温哥华过年了。

戚少商发来短信的时候顾惜朝正在包饺子。短信言简意赅声泪俱下。

顾惜朝冷笑,回应道,“哟,还真去西天啊。”

不久戚少商又来短信:这还没登机呢,你可别咒我。

顾惜朝也没管手上沾着面粉立即凶狠地回了一条“有种你就别上去!!”

千古悠悠,白云苍狗,这世上有许多事非人力所能控制,比如这条短信戚少商下了飞机才看到。
嗨哟,一不小心就没种了。戚少商低声地自嘲。

温哥华的雪已停了,阳光映着雪...

 

【戚顾校园】唯年华是问 -22

Part22  红尘如此美好,我还是决定留下来。


顾惜朝一直记得戚少商说过:除了门,想搬什么随便。

接近年关的时候苏州下了场大雾,路灯全打亮也看不清七八米处的风景。顾惜朝在街上不知晃了多久,就在他以为已经迷路的时候忽然看见了一户熟悉的门庭。

戚少商的豪宅。

彼时戚少商已经消失了大半个月。顾惜朝想,或许真应该把他们家门给整走,然后一报警那家伙肯定屁颠屁颠地立马出现。

雾越下越大,天也越来越暗。顾惜朝一直站在门口怔怔地发呆,忽然一个电话响起。
顾妈妈说,雾太大,回苏州的飞机全停了,至少后天才能到家。
顾惜朝说好的注意安全,挂了电话脑子里不可抑制地开始旋转一些不好的想法。
  
戚少...

 

© 卖大be菜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