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衍生,是天生。
书什么的,相信我,就今年。
圈地自萌,诚勾同好。

目录

#陆厉#

【陆厉】用陆大侠传奇的方式讲述厉教主的故事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

 

[诚楼]幽灵 9

9

风云突变。

谁也没想到明镜回沪竟是坐着76号的囚车来的。

两天一夜,明楼损失了一个供货渠道,又损失了一个联络点,还差点失去了自家大姐。

不是梁仲春。梁仲春的行事风格不至于赶尽杀绝。

那么就是汪曼春了。

他当然了解,汪曼春的一双眼睛从没有自他身上离开过。她关注他的一言一行,随时准备发出致命一击。

这不行。

明镜的冒险主义就像一把随时可能落下的铡刀,现在就悬在他们头顶。

他需要夺回主动权。


一席长谈,一滴眼泪,一把钥匙。

他掌握了明镜的一举一动,同时掌控了明镜的情感。

他是搞情报工作的,这是他的本行。

走到这一步,不仅要求胜、还要求稳。

现在炸毁樱花号专列的关键...

 

[诚楼] 幽灵 8

8


沉闷的下午,明楼从藤田芳政的办公楼走出来,一脸倦容。

疲倦有时就等于放松,放松也就意味事情顺利。

若事未成,明楼总要打着十二分精神,是万万要小心服侍的。

明诚心里舒了口气,话倒说得很保守,“大哥,没什么事吧?”

“没事,”明楼看着车窗外,声音一贯低沉,“内外交迫而已。”

“外”,一定是指日本人了。

明诚收敛神色,忽地有些紧张。

他在想,他是不是那个“内”。

穿过闹市区,房屋和深巷濛濛一片,全部笼罩在青灰色的阴影里。

雨终于落下来了。

明镜这一赴港,三个人都觉得偷着了闲。明楼开了瓶香槟,明诚干脆连画架都没有收,接着昨天的课时继续给阿香演示色彩技巧。

阿香一脸佩服,...

 

[诚楼] 幽灵 7

一个和平的缔造者。

明楼坐在书桌前,看着印有自己大幅照片的日报经济版苦笑。

他在想,这半生以来,他究竟缔造了些什么。

和平?绝不是。

一阵脚步声沉稳又迅速地靠近。

明诚回来了。

不知从何时起,那个蹑手蹑脚的孩子已经完全消失,一种独特的锐意从明诚的侧脸浮现出来,若隐若现。

他已然长成一个革命者,一个可信赖的伙伴。

时光飞逝啊。

明诚激动难掩,刻意压低了声音:波兰之鹰刺杀计划成功,明台首战告捷。


明诚很高兴,他以为明楼也会发表一个赞许。

但是没有。

“从明天起,明台再也无法回头了。”明楼神情寥落,“他将一直生活在黑暗里。”

和你我一样。

“我了解他,我也...

 

[诚楼]幽灵 6

6

明诚站在冬日的寒风里,太阳照着他,影子笔直。

总是精神抖擞,难免觉得可疑。

再走近点,这小子长得横平竖直,态度也周正,愣是挑不出错儿来。

算了。梁仲春思虑打住,很礼貌地寒暄两句,就钻进了车。

羊入虎口啊。

他忍了忍,终于还是问道:“明长官这时候传唤,不知有什么要事?”

罢了还不忘补一句,“还劳烦阿诚先生亲自接我,梁某人愧不敢当啊。”

看把你给吓得。明诚面上礼数周全,“先生刚上任,以后就是一家人了,想必,是想与二位处长聊聊家常,见见面。”

梁仲春喔了一声。心中却是一惊。

二位处长。

他刚给汪曼春出过试探明楼的馊主意,借红颜探虚实,正觉自己高明。

可明诚这个话里话外,又...

 

[诚楼]幽灵 5

5

雨嗒嗒地敲打车顶,好生沉闷。

明楼摘下眼镜,慢慢擦拭。

这是他回到上海后,第二次经过明公馆门前。

明诚望了他一眼。

发现明楼也正从后视镜里看着他,似有一会儿了,所以涣散而恍惚。

明诚心下一惊,又要看路,得空才补上两眼以做确定。

而那人眼镜已经回到脸上。

明楼严丝合缝,稳坐泰山,俨然官僚一位。

变得真快。

车在加速,雨花四处飞溅,水幕里的明公馆显得更远了。


华灯在前方。

海军聚乐部今天只接待有请柬的贵宾。

他们来得不算晚,居然早已是高朋满座。明楼长官风范,一路只管微笑,向认识或不认识的人点头致意。

或行或止,谈笑风生,一派温和亲善。

明诚则极少发...

 

[诚楼]幽灵 4

4

从堆积如山的文件缝儿里,正好能瞧见明长官的睡脸。

难得一刻。

打盹虽然伤害效率,却有利身体。

明楼是一个好长官,却不是个好少爷,没有哪家好少爷会这样为难自己的管家。

也怪明诚心软得厉害,长官不睡,就由着他不睡好了。

所幸明楼已到了这把年纪,这会儿敌不过连日疲劳的袭击,终于安分守己。

夜很深。

灯很亮。

在这样的灯下,可以看清很多东西。

而有的人,只有睡着时才会取下白日里戴的面具。


可惜下一秒明楼就惊醒。

他显然是被什么吓醒的,还没定神,冲身上的毯子瞧了好一会儿,才明白刚才不过是噩梦一场。

倒水声,脚步声,沙发因为加了份量而下陷的响动。这些渐渐令他心跳平复。...

 

[诚楼]幽灵 3

3

“大哥,休息一下吧。”

台灯在桌案上投射出一个黄色的圆。明楼手握着笔,在这个圆里书写。

他已经处理完了十多份文件,效率惊人。

他像是个不需要休息的人。

明诚放下茶杯,绕到他身后按摩肩颈。

麻痹的肌肉被外来力量唤醒,像某条密码被梳理和重新排列。

这才觉出累来。

“要不要吃点东西?”会餐时明楼专注于博弈,又何况南田洋子虽算得上周到,也仍不了解这位归国学者的口味。

除了他的管家,没人能了解他到无微不至。

闭目舒眉,真像尊大佛,恃宠而骄啊。

“几点了?”表就在他手腕上戴着,居然也懒得看。

“还差五分钟四点。”明诚也乐得伺候。

“你还有多少?”

“还剩三份报告,一个小时应...

 

[诚楼]幽灵 2

2


灰尘,文件。文件,灰尘。

明楼还不想看这些。

这是新的办公室。替新政府效力,汉奸坐实,重新开始。

明楼想重新开始的也不只这个。

将咖啡一饮而尽,表情终于轻松下来。再到阿司匹林下肚,不久便神采奕奕。

“备车吧,我要出去一趟。”明楼提出了第三个要求。

他早有心思,也是好耐性。

明诚手脚麻利,车子发动,又不禁在心里叹息一声。

久别重逢,人之常情。

真不该买阿司匹林。


雪停了,桦树在寒风中活泼地晃动,发出阵阵漫响。

明诚驾着车一路跟随。

没有情人的庇护,他可不要做那冷风吹打的可人儿。

汪曼春如此明艳动人,八年多的时光好像没有在这个人的身上留下痕迹。明楼面对她时,...

 

[诚楼]幽灵 1

非常、非常、非常喜欢人偶太太 @会说话的人偶 的诚楼文《夜行》,无比,无比,无比地喜欢。

辗转反侧数日,胸中依旧沟壑万千,不纾不痛快。

就好像爱情来了,怎么能不说出口( ´ ▽ ` )ノ

终有此文,谨以致敬。

----------------------------------

[诚楼]幽灵 1


1


明诚一直在等待机会。

原田熊二从会场离开后,先是去了钟表行,随后又到了百货商场。

他像是很喜欢香港这个城市,时不时停下脚步和路人攀谈。

香港激流暗涌,处处增兵增防,可对于老百姓来说,一个东洋来的绅...

 

【诚楼】夜行番外 破镜

我要爆炸……我不是我了……

会说话的人偶:

对不起我食言了。


本来说过没有《夜行》的番外了,但是……


因为是答应为 @太阳照在绿墙山长评的答谢,所以选择了当时绿墙山大大点梗的《平湖》来继续。


* * *正文* * *


现在只有他们两个了。



苗苗回去学院里面还有事,明台坚决地表示你们可以单独谈谈我就先回去了。


于是,只有他们两个了。



明楼带明诚穿校园里的小路去他的宿舍。天色正在转暗,怕明诚看不清路,明楼走得不快。明诚没什...

 

© 卖大be菜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