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衍生,是天生。
书什么的,相信我,就今年。
圈地自萌,诚勾同好。

[郅摩衍生|沈铭x封景]穿越了人海(二)

瓜大配mv文!前世今生的记忆  by @西瓜好次 

mv请戳➡️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9133624/

前文:(一)


(二)

Amanda早早地就来公司里准备文件。

没有人告诉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她却感觉得到,封景这次亲自遴选剧本,对她,对云修,甚至对ESE,一定有什么不同寻常的意义。无数次跟随封景冲锋陷阵的经验告诉了她,这一仗的输赢,事关封景十年荣辱。

高阔的玻璃门被倏地拉开,封景就在这时走了进来。

他从来都是前呼后拥,不是带着一票练习生,就是跟着一群急着想求艺人签名的粉丝。今天也是一样,只不过蜂拥围堵的人变了,变成了一群早就布下天罗地网的记者。

“封总,听说你和ESE董事长厉睿正在拆分股权,打算另起炉灶,这个消息是不是真的?”

“外界传闻您的出走和厉睿的婚姻背景有关,您对这些传闻打算如何回复?”

“网上有人猜测您和新晋的当红小生云修不仅仅是艺人和经纪人的关系那么简单,对此您有什么要说的吗?”

灯光闪烁,纵是久经沙场目空一切的封景,也被拥挤的群蜂和惨白的灯光刺得眉头深锁。他摆了摆手,几个保安明显收了什么风声,所以只互相看了看,一副打算消极处理的样子。

封景只好自己伸手去挡,他有些艰难地向前走,一楼富丽的大堂里还是一样的光鲜和忙碌,却居然无一个人上前阻拦,有的装作没有看见,更有甚者,竟作壁上观,一面还侧目暗笑。

封景在心中冷叹。

他一向知道厉睿心狠手辣,只是没想到他居然能做到这种地步,丝毫无旧情可念。真是什么将军带什么兵,看来这个ESE早就不是自己当年创建打拼时候的模样了,在一线厮杀了太久,对自己何时被架空竟是一点感觉也没有了。或许他真的弄错了,真的该好好想一想,是不是该改变该妥协的人并不是厉睿,而是他自己。

墙倒众人推啊。

封景明白这个道理,但他并不打算就此投降,而现实,也早已把他可能的退路尽数拦死。

眼前这个机会,是他几乎放弃了所有才换得的,所以他封景就算是死,也要在死前拼尽最后一口气,证明他才是对的。

所以他停下了脚步。

就像演员总是知道在镜头前自己什么姿态最好看,封景作为顶尖经纪人,尤其知道自己做何表情以何角度看来最能给人压力。于是他一贯既镇定又锋利的目光,透过了这些别有用心的镜头,让他的言辞和态度以完全按照他的意图的面貌,出现在各大媒体和圈内权威网站上。

而这一次,同样作为焦点的他,从头到尾只说了一句话,“云修接下来会在一部制作上乘的戏里担纲男一号,这不仅将成为云修演艺生涯当中漂亮的一笔,更将是我个人交给ESE董事会的完美答卷。”

一句话,便四两拨千斤,将重心牵引到了作品上。

是他的风格。

厉睿在不远处望着这一幕,露出一丝连他自己也没有预料到的笑意。他不得不承认,他恨封景,恨他的胆量和能力,恨他的骄傲和才华,恨他被自己逼到绝境,居然还能死咬不放的野脾气。他恨他一点没有长大,更恨自己居然在这恨中还夹杂了多年来从未消失过的羡意。他甚至开始怀疑,就这样把封景逼到了绝地,究竟是会毁掉一个封景,还是碾碎了他自己。

接下来,封景甩开了记者,几个大步就跨进了电梯,与听闻风声正急匆匆下楼来的Amanda差点撞了满怀。Amanda吓坏了,她今天的绛色高跟鞋并不能很好地胜任奔跑之类的动作,纵然她很努力,人是没有摔倒,但也还是在错身的瞬间把怀中的剧本洒了一地。

“对不起封总。”这是她自进入公司以来,便说的最多的一句话。

封景收回扶她的手,重新插回口袋里:“我说过多少次了,不要随便就说对不起。”

“是,封总。”她小心翼翼地答完,便手足无措,不知是捡还是不捡好。

因为封景曾说过,娱乐圈是个讲究运气的地方,简历若掉在了地上,就说明运气不够,这是老天的筛选,也就意味着他们根本没有在这些人身上浪费精力的必要。

封景的话有如圣旨,Amanda一个字也不敢忘。

但这次却不一样。“整理一下送给我,页码重新排序,应该用不了太多时间。”封景看了看表,“11点前我至少要看到电影电视各十个剧本摆在我的办公桌上。”

她有些意外,但还是立即答应。“是,封总。”更叫她意外的是,封景第一次拍了拍她的肩,似乎有些鼓励的意思。

封景一向是冰山示人的,这一次却……Amanda想起公司四起的流言,忽地心头一酸,眼眶也有些发热了。

一个人是绝不会好端端的就突然转性的,除非……Amanda暗暗捏紧了拳头,看来自己的猜测是对的,封景这一次是真的一战定生死了。


距离11点还有五分钟的时候,云修来了。

他显然也遭遇了好一番围追堵截,头发和围巾乱成一团,想来情形一定十分狼狈。

“我早就跟你说过了,当红艺人要有当红艺人的样子,你这样若被拍到,后果会有多严重你知不知道?”云修已经想到了自己会遭到怎样的痛批,他半缩着脑袋轻轻走进了办公室,准备迎接封景的利剑。

但是封景什么也没有说。

他甚至并没有看他,而是背对着门口,独自立在巨扇落地窗下,慢慢地喝着咖啡。

窗外骄阳正艳,各式大楼摩天矗立,幕墙的光像刀锋一般相互反射,繁荣又残酷。封景似乎失神了,就这样静静地站着,直到Amanda敲门时,才苏醒一般地回过身,拉开椅背坐下来。

而这时,云修的衣服已经理好,早不见了刚才的痕迹。

但他仍不敢多话,因为封景的脸色并不太好,并且随着审阅剧本进度的深入而越发阴沉。

“这种故事,无非就是霸总的路数倒过来,拍不出什么新意。”

“缉-毒题材过于沉重,云修还在从偶像到演员的过渡期,用力过猛只会授人以柄,到头来不伦不类,哭都来不及。”

“老剧翻拍,除了平白找骂,我想不出还有什么可取之处。”

“现在的确是卖腐剧正火的时候,但这样一来,荧幕形象很容易被定格,难道要为了一部剧赌上云修后续的发展吗?”

“这种剧本一看就是把各类网文混在一起抄袭拼贴,以后再让我看到这种东西,谁收的剧本就开掉谁,你也……”他突然顿住,又继续说了下去,“我也可以一起滚蛋了。”

这句话原本是对Amanda说的,Amanda显然早已适应了他的工作方式,却没料到半句话后面,竟是接了个这样的结尾。

她愣了愣,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幸好云修把话接了过去,“其实……现在很多剧都是越抄越吵,也能形成不错的聚合效应,对公司上市也有利。”

封景在低头扫阅,此时人未动分毫,眼光却自文案突然上抬,直盯住云修的眼睛,“看来你很闲,这会儿工夫居然还有心情关心公司的利益?”

云修低了低了气势,想陪笑,又一点笑不出,只好实话实说:“我不希望你因为我,而影响到你和厉总的关系,或许这件事我们可以找到两全的办法,说不定……”

“说不定?”封景原本支在唇边的手指这时放下,落在他与云修中间一段空白桌面上,向门口的方向虚空地一点,“我这个人,从不把希望寄托在‘说不定’上,如果你相信‘说不定’,不如现在就走,买彩票去。”

云修一时想不到话,只好退了一步:“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太有压力、太辛苦了……”

封景的目光已回到下一个剧本上,仿佛在用做事的速度告诉他,现在这个局面,分任何一点精力到别处,不但可笑,而且可耻。

这个“别处”,甚至也包括了他自己。

Amanda适时地碰了碰云修,摇摇头。云修只好闭上嘴,继续帮着一起记录和整理。

封景看剧本一向很有效率,对于动辄几十万字的文字,他仿佛与生俱来一种敏感的直觉,不仅读得快,而且能够在极短的时间内发现问题,小到情节删改,大到详略重构,皆能给出精准的意见。

他能在ESE有今天的地位,绝不是靠厉睿;他能在ESE得到的,在圈中其他任何一个公司都能够得到,而且,只会比这更多。

站在经济学的角度,他封景是绝无必要非得留在这里的。

可惜他不是厉睿,他看问题从不遵循经济学角度。

他遵循他自己。


“我们现在有几个可用?”入夜的时候,封景合上最后一个候选,终于从浩如烟海的文丛中摆脱出来,抚着眉尾略松一口气。

Amanda翻着记录,“可纳入考虑的一共有四个,《碧荷贮酒》、《庄生梦蝶》、《爱我少一点》,还有《同道殊途》。”

封景闭着眼睛,将整个身体倚靠在后背上,Amanda知道这是让她继续,便读了下去:“《碧酒》剧情很丰富,但男主角让人很难有代入感,不利于云修增长人气;《梦蝶》题材较为敏感,容易吸引舆论,但也难免有让人对号入座的风险;《爱我少一点》这种伦理题材,角度倒是独到,可惜这类作品从来都是叫好不叫座;《同道殊途》故事跌宕,可烧脑类型的作品最怕曲高和寡。”

封景没有说话,只是站起身,走到了窗下。

车水马龙的灯火映着他略显疲惫的脸,他抱臂而立,似在喃喃自语:“难道就找不到一个故事,既情节好又有思想深度,既能满足现在年轻人口味,又不至于流俗的吗?”

云修一直在听,这时道:“其实,这几个剧本都有各自的优点,一旦搬上荧幕,应该都会有不错的反响的。”

封景仍背对着他们,没有动。

Amanda这时忍不住道:“封总,倒是有一个剧本能符合您这些要求,不过……”

封景蓦地回头,“不过什么?”

Amanda抿了抿嘴唇,终于鼓起勇气道:“是之前被您否过的。”

封景明显有些失望,但还是不想放过机会:“被我否过?什么原因?”

“您当时看了一点大纲,我记得您说的是,大唐探案类的题材已经被狄仁杰系列拍烂了,翻不出新花样……”

“死马当活马医吧。”封景不知为何,心忽然跳得很快,他听见自己的声音仿佛经过了震颤的胸膛,所以竟似沾了强烈的情绪,冲口问道:“什么名字?”

Amanda翻了几页纸,笔尖倏然落定,抬头答道:“《热血长安》。”


tbc


评论(31)
热度(67)

© 卖大be菜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