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衍生,是天生。
书什么的,相信我,就今年。
圈地自萌,诚勾同好。

[郅摩衍生|沈铭x封景]别吵吵 (二)

本文为配mv文!观看mv请戳[郅摩|萤火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2050786/]by @络石藤  吼吼吼吼藤藤大大我爱泥!!

衍生cp预警:本文cp为郅摩衍生的沈铭x封景,人设分别沿用原剧设定;沈铭角色来自《窥心者》,封景角色来自《名流巨星》。


[沈铭x封景]别吵吵 

(一)


(二)

天底下就是有这么巧的事,做人不能太缺德。

此事若是换作别人,早就挟天子以令诸侯,拿封景作支点撬动地球了。

但沈铭不是别人。他是一个好人。好人,就是相信劳动铸就梦想、爱心能创造未来的那种人。

黄昏时分,沈铭结束了一天的劳动,开始奉献他的爱心。

他还没进小区,就教了教隔壁小区的张哥如何帮孩子克服骑自行车的恐惧,接着,又搀扶遛弯的李老太太和孙老大爷过马路。等走进了小区,估计是发生了极爆炸的大事,忽然所有的人都向他涌了过来。

他分阶段拎主次,先稳住了大家的情绪,然后问一个戴着红袖标的大婶:“谭阿姨,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别急别急,坐下慢慢说。”

谭阿姨说:“那个8号楼,哦对,就是住你楼上的那家,不知是干什么的,从早上到现在咯,弄了两个不三不四的人站在门口,让邻居靠近都不好靠近的噢!”

左边的苏阿姨抢着说:“那个小伙子哟,人长得标标致致的,非要染一头黄毛儿,一看就不老实!”

右边的孙阿姨也抢着说:“这个走廊明明是大家的嘛,电梯明明是公共的嘛,他要是不喜欢和大家一起用那就去买别墅嘛啊好啦,我们又不会拦着他你说啊是啦。”

后边的张阿姨忙说:“我们这个小区,一向是街道的文明社区,他这样弄法,那肯定要说不过去的……”

“那个人噢难沟通的要死,门都不让我进!喏,我们也是没有办法咯,你看看喏,”谭阿姨胳膊下面一直夹着的东西,红红白白的,此时抽出来,铺在沈铭的面前,“沈铭噢你人缘好,你也按个手印,我们就好再去发动其他群众了,对付这种恶劣的人啊我们可不能怕,一定要斗争到底!”

沈铭感觉到自己的的胳膊被端了起来,一往无前地冲向前方,那尽头不是别的,正是一抹靓丽的嫣红,他见势不妙,连忙打住,干笑两声说:“这,这事可能有误会吧。”

狗仔的故事冲进脑海,天塌地陷的声响涌入耳畔,沈铭,这个乐于奉献的年轻人,这样落井下石叫他于心何忍:“要么阿姨,你看,我去试试吧,再去找他说说,都先别急着下定论。”

沈铭在左邻右里中威望很高,他这么一说,极大地消解了阿姨们那时不我待的劲头,沈铭乘胜追击:“这人我见过一次,不像是那么不通情达理的人,要么,大家先回去等消息吧,怎么说我跟他也是同龄人,能劝好的。”

大家伙儿七嘴八舌一番,沈铭又说:“我们这样一搞,弄得街道的人可就都知道了,到时候年底小区评优的话……”沈铭不愧是沈铭,上班时候是销售部金牌策划,下了班是人民的好儿子,几句话下来,运用大家的荣誉感,成功地打击了大家的战斗力,表情生动,言辞恳切,有直击灵魂的奇效。

劝走了群众,沈铭走进电梯,本想直接按封景的楼层,手指还是转了个弯,决定先回家一趟。奶奶一看他回来了,连忙拉着他,说下午楼长来找他,很急的样子。不用想,一定还是为了楼上那位祖宗。沈铭暗自好笑,一面从厨房里拿了两个西红柿,一头大蒜,一面说“奶奶我不回来吃饭了啊”,就上楼去了。

沈铭这一上去,竟待了足足五个小时。

第一个小时,他在做保镖的思想工作。

第二个小时,保镖有些松动,给封景打了个电话,遭无情拒绝。

质变发生在第三个小时。

先是保镖请示了自己公司的上级,介绍了事情的经过。紧接着,保镖公司联系到了ESE,希望从公司层面找到突破口,让封景软化态度。

与此同时,楼长又来到了沈铭家中,关心事情的进展。

楼长不是一个人来的,他带了三四个社区里最有威望和影响力的长辈,本意是来为沈铭打call。

沈铭还没说什么,那位保镖兄弟怕引火上身,立即表示自己只是照章办事,也曾为爱努力过,请大家不要为难他一个善良无知的底层打工仔。

殊不知,这个老城区的小区里,住了不少退休老干部,这些老人家们,最讲道理,最同情这种社会地位不高、人又傻老实、长得还壮壮的小伙子了,楼长立即表示,绝不会让“下面”人丝毫为难,“上面”的事,我们走“上面”解决,老虎不发威,难道还真当我们“上面”没人吗?

楼长第一时间在小区的微信群里发出了三条信息。

第一条是文字,“沈铭首战告败,三个小时了门都还没敲开。”

这个不凡的黄昏,家家都是刚吃完饭电视剧还没开始的一天中最无聊的时候,这样一句话,让大家原本惺忪的眼睛点燃了愤怒似的火焰,原本松懈的神经挑起了革命般的斗志,原本打算花在聊天斗嘴遛狗吸猫的精气神得到了更好的施展的舞台。

沈铭,这个全小区人缘最好的人,这个时候已经不再是一个人,而是一种可贵的精神,一柄正义之剑。人可以被打败,但精神绝不可以,原本一个人民内部矛盾,经由沈铭的碰壁,就这样变成了不可调和的阶级矛盾。

第二条是语音:“事情有点不简单,希望大家有人出人,有力出力。”

言下之意,就是人力。

人力是一种资源,就连一贯高高在上的封景,有时也不得不屈服于这种资源。

此刻号令一出,不少人,尤其是那些功勋卓著,曾在祖国最困难的时候立下过汗马功劳的老干部,都拿起了电话,戴上了蒙尘的老花镜,翻开了泛黄的通讯录,也许没人知道他们是谁,却都明白他们这是为了谁——为了纠正这股顽固的不正之风,为了消灭隐藏在人民中的大蛀虫,为了证明自己年纪虽大了但是万里长城永不倒、千里黄河水滔滔。

所以此刻,封景也不再是一个人,而是隐藏在群众中的歪风邪气,一枚社会主义的毒瘤。

楼长发的第三条,是一张照片,拍的是沈铭高高的脑袋也没能遮住的门牌号。

照片里,清晰地反应了时间、地点、人物等关键信息的同时,也十分巧妙地把沈铭拍成了一个可歌可泣的、疲惫交加的、手里还拎提溜着礼物却被无情地拒之门外的悲情的英雄。

事以至此,群情激愤,早非一个沈铭一个封景所能控制、所能挽回的。岂止如此,也超过了保镖公司的控制,也超过了ESE的控制,也超过了老干部们的机关单位的控制,也超过了市社区文化建设联合会、市工商局、市教育局、市交通局、省退休干部协会、感动长三角评选委员会以及全国牙防组的控制。

照这样的扩散速度,封景再不开门,地球就要毁灭了。

第三个小时快要结束,西边的太阳总算落山,封景的人终于打开了门。

人们瞬间安静下来,空气这一刻凝结成了固体。

封景毕竟是封景,纵是喝得烂醉,伤透了心,有些事也还是不会变的。

比如,他寒冬腊月般的表情,比如,他高高在上似的眼睛。

他喷着冷气,抱着膀子,眼睛扫过眼前这五六七八九十个人,却像一并扫过了他们及他们背后以及他们背后的背后在内的所有人,一剑贯穿,清澈见底。

他甚至一个字也没说,只是朝保镖小哥挥挥手,然后又冲早就被挤到最边上的沈铭勾勾手。

保镖离开了。沈铭进去了。

门重新关上的一刻,大家如梦初醒,咦,这仗,好像,突然地就,打赢了。

大伙非常高兴,于是立即结伴下楼去,决定跳个广场舞庆祝一下。


我们的镜头也从正面战场转到了敌后——

沈铭走进来,刚想问,要换鞋吗,就被封景一推,按在了门上。

有的人,明明身高只有一米八,气场却有十八米。

封景就是这种人。

他略微抬头,死死盯着这个上方的男人,就像要把他脸上盯出一个坑,然后说了第一句话:“沈铭,是吧?”

沈铭吃了一大惊,虽然他的青春期也足够写一本《那些年被女孩们追过的我》了,但由于身体硬性条件的限制,还真从没让人咚过。

此时的他,不免有些心虚地说,“误会,误会,其实都是误会。”

“误会?”封景的酒气喷在他的脸上,刘海凌乱、眼神失焦地说,“你知不知道……自从我失业,哈,就再也没有……接到过这么多电话了……”然后他笑了起来,无比凄凉又无比邪魅,继而发出了愤怒的质问:“我已经无路可走了!!难道你们也想逼死我吗?”

比起封景的呐喊,更让沈铭觉得刺耳的却是另一种声音。

他板着他那张温柔的脸,也发出了一个要紧的质问:“你们家有鸡蛋吗?”他举起手里的西红柿,“知道你这几天没吃饭,来给你弄点吃的,吃完你再骂我,好吧?”

封景怔住。

沈铭已经撸起袖子干了起来,他先把从玄关到厨房一路的地上稍作清理,又摇着头把桌上沙发上地毯上的威士忌、白兰地、伏特加和人头马的空瓶打了个包放在门口,然后做了个封景没看懂的手势。

看他神色,好像是个问句,封景没弄明白,事实上他现在是弄不大明白任何事的,只能恍恍惚惚地点点头。然后沈铭就像获得了许可,哼着歌打开了冰箱搜寻起来。

他忙中抽空,冲倚在门框上惊讶地看着自己做这一切的房子主人摆摆手,“你去休息会儿吧,看看电视,一会儿就好了。”

然后更神奇的是,封景真就鬼使神差地,退回客厅打开了电视。

手指一点,银屏一亮,他常看的那个台立即跳了出来,画面里是巨幅的《唐云起》海报,和突然出现的云修的脸。

对了,今天是周一了,是他付出太多心血的《唐云起》召开发布会的日子。

封景靠在沙发里,抱着膝盖,看起来失魂落魄,他觉得自己就像浮在海面上,不知道将会被浪送到哪片岸上,或是被一阵风无情地卷进深海,尸骨无存,就此消失。

“哟,”这时沈铭的声音从厨房传来,“别想那些有的没的,看看动画片吧。”

封景当然不会听话,他可是不可一世的封景。

所以他看到云修穿着正式,一双忧郁的眼睛仿佛就要穿透镜头,直射进造谣者肮脏的心里,“那些报道,完全是蓄意抹黑捏造,有人在故意抹黑他的名誉,歪曲他的功勋。”

“相信任何一个身在ESE、或曾与ESE合作过的伙伴们朋友们都知道,ESE几乎所有的艺人都是他一手培养起来的,他的才华,他的个人魅力,无论是之前身为演员的他,还是现在身为经纪人的他,都是值得肯定的。”

“他为ESE所做的一切,没有人可以抹杀。”

封景漠然地看着,眼中似乎有强烈的东西在颤动,却又似乎静如枯井。

封景的脑海出现了三个字,没用的。又出现了三个字,你真傻。

而此时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的沈铭,一边打着蛋一边说:“有道是,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这做人呐,一定要朝前看。”

封景转头,本要回敬一个敌意的眼神,等看到他手里的动作,就有些生气不起来了。

他对自己这种变化而莫名其妙。

他皱着眉,支着唇,将这个穿着买酱油赠送的围裙的大个子上下打量了一番,忽然说:“你是做什么的,你的年龄身高体重,还有,你的婚育状况,是相信血型还是星座,有无传染病史。”

沈铭手里停了一下,又立即恢复成飞速旋转,“怎么了啊好端端的?看你这口气,是要贩卖人口啊?”

封景不多啰嗦,“这些你不说,我也能查到。”所以他问了更关键的问题:“你收入多少?年收入。”

沈铭想,就算不愿意说,这对待伤心人,也该注意点方式,所以露出一个试探性微笑,“我吧,其实,还不错,加上奖金,勉勉强强也有个……”

封景根本不关心,傲慢地打断道:“不管多少,我给你两倍,你们这出大戏落幕,已经没有保镖公司敢接我的单了,”他目光一瞥,像一根业绩汇报ppt上面的指标线,突然悬住了沈铭的心,“你来做我的保镖吧。”


tbc

--------------------------

无责任小剧场:

沈铭:他们究竟找到谁的关系了,居然还真把你劝开门了?

封景:总菊。

评论(38)
热度(86)

© 卖大be菜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