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衍生,是天生。
书什么的,相信我,就今年。
圈地自萌,诚勾同好。

【戚顾校园】唯年华是问 -3

Part3  戚少商一向是英雄气概神清气爽的。

C大有很多优良传统,其中之一就是国庆长假前夕要搞运动会。

大一的时候大家还积极响应重在参与,到了大二,课上完了立即作鸟兽散,一个个都绕着戚少商走。

戚少商心领神会,但系里对这个是有要求的,说身为学长要给学弟学妹们带好头,每班至少参与8个项目。男女各分一半,到头来就剩他自己孤军作战。


戚少商也想过溜之大吉,早在这倒霉催的通知下来前他已经计划好登登华山什么的了。填表的时候心里还是有点挣扎,但最后点名时刻他还是大义凛然地去了。

这一天顾惜朝一直在图书馆泡着,大爷怒吼“关门关门”的时候天还大亮,看了一眼时间,顾惜朝才猛然想起还有运动会这码子事。

顾惜朝看见戚少商的时候都快认不出来了。

戚少商一向是英雄气概神清气爽的,可眼前这人喘得跟死狗一样。

原来戚少商不仅跳了高、跳了远,还400米完了跑1000米,一人独挑大梁田赛竞赛全包。正当跑完1000米的戚少商惬意地以为这脱轨的一天终于到头时,广播里传出清脆明亮的声音:

下面播送一条通知。由于天气预报明天可能大雨,我们决定把两天的项目集中在今天完成。

一万米,一万米,十二圈半而已。

当跑到第五圈的时候,戚少商感到自己灵肉分离,不知是肉体跟不上灵魂还是灵魂跟不上肉体。

当跑到第八圈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出现了幻觉,他感觉平日里笑里藏刀的独行侠在对他说“加油”。

最后,戚少商逐渐由有我之境进入无我之境,仿佛和跑道融为一体,分不清是我跑路还是路跑我了。

不知过了多久,戚少商恢复神志,他发觉顾惜朝正架着自己往宿舍楼走。

“哎哟,”戚少商晃晃脑袋努力回忆,“这怎么回事?”

顾惜朝表情凶狠,“戚少商,你这脾气搁古代就是一美人帐下犹歌舞将士阵前半死生的SB!”

戚少商笑了笑,没再说话。半晌,忽然想起什么,问:“我跑了几圈?”

“十四圈!”顾惜朝咬牙切齿。


608时常四个人统一行动。二乱偶尔请个奇怪的假回家,就剩戚少商和顾惜朝两个人。有了那次同甘共苦的经历,两人更加出双入对。

这件事的直接结果就是戚少商几乎戒烟了,除了某些象征性的时刻会略抽、略抽,其他时候都很少吞云吐雾以防某双鹰眼鄙视相向。

另一结果是,以前作息随意神出鬼没的顾惜朝,也乖乖跟着戚少商三餐规律地吃食堂了,这令戚少商颇有成就感。

可惜这种对食的情况持续了一段时间就中断了,从某天起顾惜朝忽然行踪隐秘脱离集体。戚少商以为他是大一时候的小资毛病又犯了,就没放在心上,直到某天半夜收到他一条短信:

宿管查房务必顶住。


冯乱虎:看来今晚大寨主要迈出人生重要一步了。

霍乱步:哪一步?

冯乱虎:呆!当然是嘿嘿,和我们的寨主夫人携手共进什么的啦。

霍乱步恍然大悟:对对对!夫人,大寨主一定正和夫人在一起……

戚少商终于忍不住了:夫人?什么夫人?

冯乱虎:你不知道?你不是整天跟大寨主在一块儿的吗?你竟然不知道他女朋友的事?

对啊,就是因为整天跟他待一块儿的人是我我才最不了解状况啊……

戚少商站在阳台上有一出没一出地想着,对面楼下的电子屏正滚过一行红字:
团结友爱,关心集体。

哎呀,看来我对室友关心得不够啊……

抽出颗烟放到嘴里,楼下电子屏又滚: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戚少商很挫败地收起烟,照着手机的光摸回床上,忽然发现床边站着一个人。

“……想吓死爹啊!”

那人更怒声道:“你先鬼鬼祟祟的!”

戚少商照了照他的脸,“良宵苦短的,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

顾惜朝狠狠地扯开围巾,脸被戚少商的哈咯摸头照得惨白,“良宵你妹!老子失恋了!”

戚少商这才发觉顾惜朝浑身酒气。

“洗洗睡吧,水给你打好了,”戚少商最后说。

关于顾惜朝与傅晚晴的分分合合,戚少商一直不甚了解。只知道那个女孩有个差劲的前男友在不断纠缠,搞得顾惜朝不得不跟着傅晚晴一起心潮起伏。

某天,顾惜朝因为情伤又出去包夜,早上顶着黑眼圈回来正撞上戚少商要出门晨练。

戚少商一脸的恨铁不成钢:“你搞什么?!” 

顾惜朝左手刷牙右手脱衣:“什么都没搞,被人搞了。”

戚少商又吼:“健康生活知不知道啊你!”

“知道,比如困了要睡觉。”然后顾惜朝爬上床呼呼大睡。

顾惜朝醒来时戚少商正在糊墙。他还以为是墙又掉漆了,结果发现雪白的纸上密密麻麻一片,戚少商手抄的《少年中国说》。

字不错啊,顾惜朝冲着戚少商的背影说。


以后的每一天,C大健身房的掌门大爷上班时候都会见到两个男生在跑道上驰骋,有时跑得近了还能依稀听到些对话。

戚少商:看哎,那边喷泉开了。

顾惜朝:有领导,今天食堂菜一定好。

评论(7)
热度(31)

© 卖大be菜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