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衍生,是天生。
书什么的,相信我,就今年。
圈地自萌,诚勾同好。

【戚顾校园】唯年华是问 -9

Part9  老子十几年没吐了,黄山,你赚了。


凌晨两点钟在荒无人烟的大道上奔驰的确有点刺激。

星辰一颗一颗明亮得好像就在手边,可惜顾惜朝无法专心欣赏,他现在的第一要务是紧盯路标谨防走错。

五分钟前——

Gps:前方一百米,左转,驶入abc路。

顾惜朝:前方一百米,左转,驶入abc路。

戚少商驶了一百米,然后果断左转。

Gps:您已偏离行程。

顾惜朝:偏离!偏离了!

戚少商看了看,没有吧,我们来的时候就是这条路。

顾惜朝也四处看了看,好像是的,那怎么办?

戚少商:你是信它还是信我?

顾惜朝:其实我……

Gps这时说,gps信号太弱。

顾惜朝:我信你!


然后两个人分工合作,一个谨慎驾驶,一个辨识路标,共同按照记忆的路线火速奔驰。

四十分钟后,戚少商说:那牌上面写的什么?

顾惜朝辨认一番:黄山!我们终于从村子进城了。

然而那天上山的换乘站4点才开门。其间二人各种寒冷,把包里带的能穿的都穿在了身上。

戚少商拍了拍鞋面:你能看出我这里有什么么?

顾惜朝看了一眼:脚气。

戚少商:啧,我在牛仔裤里穿了运动长袜!

顾惜朝拍了拍胸脯:你能看出我这里有什么么?

戚少商看了一眼:好像是胸肌。

顾惜朝说:啧,是勇气!

乘大巴上盘山公路,把顾惜朝绕得几乎崩溃。买了索道票,戚少商看看时间,说,现在上山应该赶得上,你行不行?

晕车二十年了,这算啥?顾惜朝用矿泉水漱漱口,老子十几年没吐了,黄山,你赚了。

坐索道的时候戚少商对顾惜朝很关切。

“你恐高不?”

“有点恐,不过啥也看不见。”

凌晨的黄山漆黑一片,满天星辰璀璨,可惜对照明毫无帮助。看不见也有看不见的好处,至少不会头晕。所以明知腿底下是万丈深渊,顾惜朝依然精神抖擞。

但很快,看不见的危害体现出来了。

索道喇叭里饱含深情地说:旅客朋友们,迎客松就在我们眼前。

戚少商动作很活跃:在哪呢在哪呢?

别乱动!我们现在在一根绳上!顾惜朝制止他的活泼,从口袋里掏出门票,在这儿!

凌晨上山的人不太多,但也不少,其中大多数是装备齐全,头戴小手电,手拿登山拐,身穿防风服,还有自带导游的。年龄差别也很大,有些头发花白的老太太,腿脚利索得可以去拍壮骨粉广告了。

大伙虽然互不相识,但很有默契地相互帮助,有手电的经常帮忙照路,前面的遇到坎儿就高呼一声提醒后面的,一句“小心”从狭窄陡峭的石径一路传下来,回声在两侧的空谷间来回地响。

顾惜朝走在前面,戚少商跟在后。因为山路实在陡峭,台阶平面又窄小,都得手脚并用且不能回头。

顾惜朝走了一段,听不到背后的牛喘了,就叫一声“大当家!”很快听到身后的回应“哎!”两人体力有限,尤其是服装道具不太给力,走一阵歇一阵,遇到个石凳就积极上前坐会儿。

休息的时候常会碰上不同的游客,有的是引吭高歌,有的在钻研地图,还有一位老爹嘶嘶哈哈地喝二锅头,抿一口,呼一声“暖和!”


他们俩没有地图,一直是跟着大bu()队行进,前面的人说要上光明顶,他们就跟着上。还有一拨人说应该上莲花峰,他们就想,去哪儿都一样,只要是山头总能看到日头,反正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天上升白日,山头共此时。

在山路上也来不及多看几眼星辰,但仅仅是余光瞄到也已经够震撼了。那深度,那广度,那色差对比度,跟ps大手做出来的似的。星辰密集得能看出族群,“能找到哪个是蛇夫座不?”戚少商问他。

顾惜朝正在四脚着地,努力攀援,一边气喘吁吁道:“我仰知天文俯察地理,不过仅限书本,没有实地考察过。”

“那怎么行?”戚少商展开pi斗,“你这是本本zhu()yi!”

“城市里空气不好,想看也看不到。”

顾惜朝又冷又累,被他一打击,更加不爽,索性往树根下一蹲,“走不动了!”

“走嘛走嘛,加油!”戚少商眼睛明亮地鼓励他,“顾公子各种神勇,怎么能轻言放弃。”

“冷死了!”顾惜朝又往树下躲,“至少这里没有风!”

“走啊走啊,上面暖和!”

顾惜朝很愤慨,“你瞧不起我?恩?我仰知天文俯察地理中晓人和,难道我不知道地势越高风越大,越往上走越冷?恩?”

【】


总之,互相鼓励起了作用,加上心中默念着阿米陀佛加《少年中国说》,我们的英雄最终征服了寒冷,征服了饥饿,征服了山路陡峭和迷失方向,于凌晨四点四十分,成功拿下光明顶。


站在平台上看去,天边的云气像雪一样白,然后,金色的轮廓跳出云的包围,逐渐显出粉红的色彩。

整个过程不过几十秒,当它的光芒完全显露的时候,所有人都高声欢呼,似乎为了这几十秒,再艰苦卓绝跌爬滚打都值了。

光明顶上数百人,瞬间沸腾。

他们高呼:噢噢噢!

人们欢欣鼓舞,有人叫:毛主(河蟹)席万岁!

众人和道:噢噢噢!

有人叫:共(河蟹)chanzhuyi(河蟹)必胜!

众人和道:噢噢噢!

顾惜朝喊了一声:周芷若归我!

众人兴奋了:嗷嗷嗷嗷!

戚少商也喊了一声:张无忌归我!

众人:啊啊啊啊啊!!还依稀夹着口哨声。

下山的过程十分顺利,一方面,脱线状态的双腿已然不听使唤地自动往前走,另一方面,戚少商买了根拐杖开路,的确轻松不少。

只是顾惜朝有点不看好他拄杖的造型,嘲笑他是铁拐戚。

戚少商回敬道:“我还没嫌弃你怕冷呢,顾冻冰!”


【】


再醒来已到了晚上8点。戚少商伸手摸索一会儿,摁亮了床头灯,对面床的那人睫毛动了动,缓缓地睁开眼。

“喂。”
“嗯?”

戚少商想着自己先笑了,“咱们像不像度蜜月?”

顾惜朝意识逐渐恢复清明,“来黄山度蜜月?拉倒吧,除了折磨折磨我谁肯跟你受这罪?”

坐起身恍惚地找衣服,“唉哟饿了。”

忽然发觉戚少商仍在挺尸,“快起来,看什么看?!”


------------------------

bao-------子?是敏感词?

评论(4)
热度(17)

© 卖大be菜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