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衍生,是天生。
书什么的,相信我,就今年。
圈地自萌,诚勾同好。

【戚顾校园】唯年华是问 -12

Part12 “怎么,”顾惜朝看着戚少商,笑容若隐若现,“想嫁给我?”


戚少商把特长发展协会整得风生水起,名震C大。
大三上学期也算是交接完毕了,下学期的时候那些学弟学妹又来找他,他们说,老大,你再来搞一个告别演出吧,力全由我们出,就当送送你。

戚少商含泪答应。

那些孩子们为了表现欢送会的隽永感,把晚会名字定为“闪亮的日子”。虽然这首歌年代久远,戚少商还是欣欣然地拉了老班底去歌房练了。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在晚会即将演出前,学校忽然搞什么中外交流,把吉他手李龄和小提琴手孟有威给提前交换出去了。

大家纷纷说,要不这个开场曲和结束曲都用录音带吧,大当家的凭你即兴演讲堪比朗诵的实力也绝对不会逊色,反正还有大合唱帮你顶住呢。

戚少商义正言辞,不行,大家这么辛苦地忙一场晚会,我怎么能连个开场结束都掉链子,现场演奏不能取消,我去想办法。

大家很不解,这还能想什么办法。既然是乐队演出,没有默契肯定是不行的。现在整个团队一下子少了两个人,就算临时拉来两个考过级的,这默契怎么可能一两天就培养起来。

戚少商没说话,出门就去找顾惜朝。


顾惜朝此时此刻正闭关研究古代汉语。

关于前途的思考,顾惜朝是偏向考研的,寒假在北京的经历更加坚定了他报考北大的决心。下学期开始后,顾惜朝极少远足摄影写诗发表了,每天认真准备考试。

所以当戚少商说明来意顾惜朝立即表示反对。

“你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正好,小提琴部分主要是伴奏,跟好大合唱的指挥就行,淹没在合唱里面也没多少人注意听;至于吉他的部分你只要耍几个和弦打好拍子,旋律有阮红袍的钢琴呢。”

顾惜朝嘴上说承蒙错爱但我是乡下人从来没上过台面请你另请高明,心里想的是拉倒吧说得容易这事要是不难办你能找到我头上来?

“你小提琴不熟?胡扯!你可别瞒我,你有几斤几两我太知道了!你还不会表演?瞎说!当初演西游的时候一声‘长老’叫得我里焦外嫩差点要娶你!”

顾惜朝心里直呼交友不慎交友不慎啊,都被看穿了。看了看戚少商,想到这家伙风里来雨里去忙活了大半月,不帮忙好像又有点残忍。

他正愁不知如何回答,戚少商忽然叹了口气,声音很低,“咱们都是要毕业的人了,人之将滚其言也善对不对。他们本来是想送送我的,你来,帮帮忙,顺便咱俩也彼此送送,怎么样?”

顾惜朝看着他,半晌,忽然笑了,说,“管饭么?”


整个排练顾惜朝只来过两次,跟大伙合合拍子,熟悉熟悉流程,然后就不见踪影。不过戚少商知道他一定是跑到什么小角落练小提琴去了,那个伴奏有点麻烦,想一天之内练好没有点灵魂附体式魔鬼训练是肯定不行滴。

戚少商没有去监督他,他总觉得顾惜朝的表演一定会给他带来惊喜,这人既然能半天背好一本毛邓三那一天拉好一首曲子应该也问题不大。

戚少商从没有想过自己为什么这么信任他,敢把社团的名声都押上。
似乎信任他是件很自然的事,成了习惯。

晚会当天早上,顾惜朝终于第一次在场地待了超过二十分钟。晚会按照预定的流程走了一遍,大家惊讶地发现这个大当家的朋友真是个神人,吉他和小提琴都很出色,没有出一点错。几个妹妹私下议论这个帅哥学长看着不好接近可是演奏的模样好深情等等等,就像,怎么说呢,就像真的从琴弦上流逝了一段闪亮的日子。

中午过后开始紧张的带妆彩排。

戚少商在外面给大伙订盒饭,所以最后才轮到他化妆。化妆间的门厚实隔音,门一关,外头的热火朝天速速退散,瞬间的安静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走进房间,空荡荡的地方,面面相觑的镜台把灯光反射得雪亮。

然后戚少商看见了化好妆的顾惜朝。


妆很淡很简单,顾惜朝的模样清晰自然,戚少商惊艳的是顾惜朝这一身黑色礼服。雪亮的光照在他身上,衣着似乎有点热,白色的衣领解了两个扣子,安静地立在礼服的开襟里,衣服的剪裁贴合身体的流线潇洒而下,说不出的优雅。

“怎么,”顾惜朝看着戚少商,笑容若隐若现,“想嫁给我?”

戚少商立即拿出手机看短信,冷笑一声道:“谁嫁谁啊。”

顾惜朝慢条斯理地带上白手套,“大当家,不要以为你人多势众我就会害怕。要么嫁给我,要么我解剖你,你自己选。”

戚少商连忙做了一个打电话的动作,“悟空!”

评论(1)
热度(15)

© 卖大be菜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