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衍生,是天生。
书什么的,相信我,就今年。
圈地自萌,诚勾同好。

【戚顾】闲人(三)

这老太婆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她身后渐渐走来的四个蒙面人。 

他们仿佛脚不沾地,却眨眼间走到了他们面前。 

卖杏花的老太婆在不远处站着,既不往前走,也没有离开的意思。 

难道她只是个卖杏花的? 

蒙面四人渐渐靠近,眼神阴森。 

戚少商看了一眼顾惜朝,“不是你派来的?” 

顾惜朝也看了一眼戚少商,“打黑店走完一遭,我现在身无分文,哪里雇得起人杀你?” 

戚少商笑了笑,“那你现在最好走开一点。” 

顾惜朝也笑了,“不错。以我的名声,武林正道人人得而诛之,要杀我当然不必蒙面,这些人当然是来找你的。” 

他虽然这么说,脚下却一动未动。 

“想留下?”戚少商鬼使神差地说出这么一句。 

说完他自己也觉得耳熟,觉得好像在哪听过。 接着他还补充了一句,“难道你舍不得让我死?” 

顾惜朝回以冷笑,“我舍不得不看着你死。” 

他嘴上说得狠,一双鹰眼却盯着那四人。 

他手上没有兵器,却换了个随时准备出手的站姿。 

蒙面人还距一丈有余,却忽然就到了他们身边,他们的手剑在鞘中,却眨眼间到了他们胸前。 

戚少商的剑不能说不快,可连他都不得不佩服这四人的身手。 

戚少商到底是戚少商,手里有剑就像一位美人手中有花,谁也说不清究竟是花沾了灵气,还是人沾了花香,只会觉得,这真是一幅难以言喻的好景致。 

他一边抗敌,一边还不忘盯着顾惜朝左右。好在即使没有刀枪棍棒,这人居然还身法灵活,一套拳术行云流水,哪怕夺人刀戟就地取材,也能耍得虎虎生风。 

忽然,四个蒙面人连退数步,竟一齐跑远了。 

这是什么招数?戚少商看不懂,就连饱览兵书战法的顾惜朝也不明白。 

敌情既然不明,戚顾也不想劳神劳力去追逐。一回头,却发现那个卖花的老太婆不知何时也不见了踪影。 

人不再,地上却留有一支杏花签。 

签下绕着一纸书函,上曰八字。 

“若求杏花,请到陈家。” 


陈家就是陈仲青家,生活在本地的人还没有一个不知道陈仲青的。十年前,他最大的本事就是“云天掌”。若非被仇家所害断了右臂,他的武功一定早就登峰造极。现在的陈仲青,最大的本事除了喝酒,就是睡觉。 

能喝酒的人,睡眠大多都不错。就算是做了半辈子亏心事的人,只要喝上三五坛,自然能睡得天塌不惊堪比高枕无忧。 

只可惜,喝酒也像下棋,要两个人喝才有趣。陈仲青没了右臂,没过多久就没了媳妇,再后来也没了朋友。而他前半生的盛名,也只剩下一栋空荡荡的大房子。 

大房子自然有大花园,大花园里种满了杏花。 

现在,戚顾就坐在杏花树下,品尝着陈仲青珍藏的佳酿。 

“老爷还没睡醒,请二位稍坐。”那女子来得快,走得也快。于是花香四溢的后园,就只有戚少商和顾惜朝两个人面对面干瞪眼。 


戚少商原本满肚困惑,不过等到肚里多了几杯美酒,英雄气概自然也潇洒澎湃了。顾惜朝却越喝越沉默。 

戚少商忍不住道:“你的酒量还是老样子。” 

顾惜朝道:“喝酒的人分两种,一种人越喝话越多,眼睛越亮,胆子也越大。另一种人,小酌遣兴,越喝心事越深,文章也写得越好。” 

戚少商点点头,“我是第一种,你是第二种。” 

顾惜朝冷笑,“你却是第三种。” 

戚少商不明白了。 

顾惜朝叹了口气,“你明明心事很重,表面上却好像坦坦荡荡无牵无挂。你明明心里清明,眼睛却朦朦胧胧,叫人看不穿,摸不透。” 

戚少商也叹了口气,“我曾说你是知音。只有你自己知道,为了杀我你做了多少准备。” 

顾惜朝道:“只可惜准备做得太足,出手却不够狠了。” 

戚少商忽然盯着他的眼睛,“你的意思是,因为你准备做得太足,所以出手不够狠?” 


顾惜朝突然剧烈地咳嗽起来。 

他的脸有些红晕,嘴角的酒渍十分显眼,“当官的人理应圆滑不少,你怎么还和以前一样,说起话来阴阳怪气。” 

戚少商并没有阴阳怪气。事实上他说得慨当以慷,中气十足,一双酒窝忽隐忽现,似有深意又似不怀好意。 

他摊了摊手,“六扇门绝不是个养尊处优的地方,我学到了不少东西,也见识了以前没见识过的事。可是我常觉得,少了点什么。” 

“你这人从前天天舞刀弄枪,在刀口上过日子。现在当了官,生活自然不一样。”顾惜朝眼神渐渐飘远,不知想到了什么。 

戚少商不置可否,而是忽然转移话题,问:“你呢?” 

顾惜朝眼波一转,“我?我还是我。粗茶淡饭,作息规律。” 

戚少商道:“你若真的作息规律,身体就应该更好。” 

顾惜朝冷笑。 

戚少商道:“你此番引我来,到底有什么目的?” 

顾惜朝道:“我只不过不想死在杏花村手上。这个目的难道还不够?” 

他又牵了牵嘴角,似笑非笑,“戚大侠,难道你怕我?” 

戚少商也不知该摇头还是点头,“你这么聪明的人,实在难以教人不心生提防。” 

戚少商说完,还叹了口气,好像颇有感触。 

顾惜朝只管自己说下去,“聪明人未必要搞阴谋诡计。你戚少商也算聪明,却当了一代豪杰、人人景仰的大侠。” 

戚少商笑了,“难道顾公子转了性,想当一回大侠了?” 

顾惜朝道:“古来英雄多寂寞,这条路太窄,只够一个人走。以前我就是太想跟你挤这条路,所以弄得一身伤。” 

戚少商想说,你现在岂不也是一身是伤了?不过他只是想了想,却没忍说出口。 


tbc

-------------------------------------------------------------

打广告(っω•`。)

《江湖人》预售期即将结束,请大家使劲买~

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北极圈也会变成温暖的人间~哈哈!

评论(4)
热度(34)

© 卖大be菜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