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衍生,是天生。
书什么的,相信我,就今年。
圈地自萌,诚勾同好。

[诚楼]幽灵 1

非常、非常、非常喜欢人偶太太 @会说话的人偶 的诚楼文《夜行》,无比,无比,无比地喜欢。

辗转反侧数日,胸中依旧沟壑万千,不纾不痛快。

就好像爱情来了,怎么能不说出口( ´ ▽ ` )ノ

终有此文,谨以致敬。

----------------------------------

[诚楼]幽灵 1


1


明诚一直在等待机会。

原田熊二从会场离开后,先是去了钟表行,随后又到了百货商场。

他像是很喜欢香港这个城市,时不时停下脚步和路人攀谈。

香港激流暗涌,处处增兵增防,可对于老百姓来说,一个东洋来的绅士,总不至于有什么危害。

战火还没有烧到家门口,一切看起来太平如常。

明诚始终跟在十几米外,轻盈矫健。

就像幽灵。


这是普通的周末。

咖啡馆里的情侣来来往往,原田熊二在门口稍事犹豫,终于肯走进去。

他喜欢咖啡焙烤时淌出的焦香气味,这让他想起留学岁月。

会议毕竟在明天,还可以抓住这最后的闲适,难得轻松。

他甚至惊喜地发现了一本读过的小说,寻常的鸳蝴派,却打开了他中国文学的大门。

他不得不承认,来到这片东方热土,他是有些私心的。

他沉浸在自己的怀想里,并没有注意到那双眼睛。


一双眼睛在镜片后面,带着微温的笑意。

它的主人也是一派学者气质。

明楼是大哥,是长官,是特务,是杀手。每一重身份后面,都有深广的内涵,和宽阔的外延。

他足以胜任。没有人比他更出色。

出色却不是毫无偏爱。

明楼偏爱教授。

毕竟,它听起来太平如斯,美满如斯。

如果没有战争,他是真的打算皓首穷经,做个顽固的老派学者的。

这居然暗合了明镜对他的期望。真是遗憾。

明诚却笑他,装作教授的样子,是不是为了名正言顺地围绕着许多女孩子?

他得意不语,算作回答。

“明教授,您是怎么做到的,可不可以教我?”

对面的女孩子金发碧眼,用法语赞叹一株凭空出现的玫瑰。

这只是寻常戏法。

如果明楼愿意,何止变出玫瑰花,即使是更风靡的魔术,也只不过举手之劳。他这双手,似藏着翻云覆雨的本领。

他喜欢抓住旁人的视线。他擅长得很。

这也是教授的本职。

“很多事情就是这样,你越想看清,就会靠得越近。”明楼的手在动,话语里藏着机锋。

“但当你靠得太近,你的视野就会变得狭窄,就越容易被迷惑,被欺骗。”

故作高深。

明诚不知何时已站在他身后。他好像有点不服气,又好像早就五体投地。

但这只是一闪而过的情绪。军人从不臣服于情绪,他们总有更要紧的事要做。

“先生,我们得走了,马上。”他欠身,语气温和态度诚恳,又偏偏不容人反驳。

这个明诚,说话做事总能拿捏得恰好。

明楼无奈叹息,恋恋不舍,目光里有百转千回,“……太可惜了。”

这个时候依然做得很好,像个情圣和教授的样子,“很久没有这么开心地和女孩子谈过话了。”

女孩子也望着明诚,希望这位教授助理可以开恩。

明诚微笑得很有诚意,也用漂亮的法语答道:“这样开心的谈话不妨下次邂逅再继续。”他已拿起明楼搭在椅背上的灰色围巾。


哪里还有下次。

原田熊二的公文包在明楼手上;原田熊二的人永远倒在咖啡馆里。

战斗已经开始。

这样的年代,哪里容得下一场完整的风花雪月。处处是邂逅,也止于邂逅。

“人姑娘家的神情,摆明是想看你再来一次。”

每次明楼邂逅结束,明诚都不忘打趣,老节目了。

明楼的注意力似全在原田熊二的要案上,一面一目十行,一面问:“怎么,事情不顺利?”

明诚有时候惧怕他的感觉和判断力。

“很干净。”这话不假。

“不要保留,我要听实话。”明楼追问。

“很残忍。”明诚老实回答。

明楼皱了下眉,抬眼,“见血了?”

血迹会惹来麻烦,这不是他们此行的目的。

“没有。”明诚面无表情,“他死在镜子面前,在洗手间,一直盯着我。”就像鬼。

明楼的眉心没有松。

他对死法没有好恶,同情更无从谈起。

他只是记性好。

明诚第一次杀人,也是这样的手段。

明诚曾为此没日没夜的做噩梦。对一个十七岁的少年来说,审判陌生人的生死,不是可怕,而是恐怖。

杀人如麻,然而靡不有初。

最难熬的日子已经过去,明诚成长得很出色。

“对不起,”明诚悟性高,似转醒道:“对不起,我不该……”

“用不着道歉。”明楼的表情在手的重影之下,看不分明。

“战争总是残忍,硬起心肠才配得起斗士二字,但没有人天生就是斗士。”

但你是。阿诚在心里想。

你好像从不怯懦,毫无弱点。

你是个天才。

明楼终于抬起头,在后视镜里对明诚微笑,“面对也是种勇敢,你战胜了自己。”

他竟然都知道。

明诚来不及细思,只好点头,“是,大哥,我记住了。”


去机场的路还有很长。

他看出明楼在头痛,春风得意短如一瞬,刚才卖弄魔术的好像是另一个人。

惬意比泡沫脆弱,像他们这样的人,也只剩苦中作乐。

tbc


p.s.如果哪位姑娘愿意出《夜行》的本子,一定要敲我啊啊啊我愿意以身相许(谁要。

评论(7)
热度(55)

© 卖大be菜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