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衍生,是天生。
书什么的,相信我,就今年。
圈地自萌,诚勾同好。

[郅摩]然后他们就在一起了

1

萨摩有一颗剔透的心。他看到的世界,总比别人的细,留意到的罪恶和苦难也比别人的多。
李郅有一颗慈悲的心。他看到的世界,总比别人的大,所给的宽容和同情也比别人的多。

2

萨摩说,失去爱人的痛苦是装不出来的,虽然,虽然我不知道那是种什么感觉。

李郅没说什么,只是原本想拍拍他肩膀的手停在了半空,始终没有落下去。

3

四娘喜欢孩子。

自从收养了那个古墓里带出来的孩子,她连萨摩都很少骂了,对不三不四甚至邻居家的藏獒都慈祥了许多。

李郅也喜欢孩子。

自从遇见了萨摩,他连饭都很少在家吃了,只要有空,尽量每顿都在凡舍解决。

4

李郅认为,打小孩不好。

所以他从来不打萨摩,只在言语上吓唬,在零食上威胁,在零钱上逼迫。

5

孟子云,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

李郅可谓富贵,萨摩基本贫贱。

但他们一个利用富贵施展淫威,一个不堪潦倒见钱眼开,都是典型的负面教材,各位长安朋友万不可向此二人学习。

6

有人问,李少卿,你爱过一个人吗?

李郅没有说话。

有人问,如果有人要伤害你最在乎的人,你会不会为了保护这个人而不惜付出一切代价?

李郅仍没有说话。

他不敢说。

他甚至不敢想。

7

凡是罪恶,总有被审判的一天。

凡是真相,总有大白于天下的时候。

凡是秘密,总有……

秘密,只能是秘密。

8

萨摩有时会眼眶湿润,却很少真的落泪。

他最想为之落泪的事已经成了回不去的往事,他最想为之感伤的人已经成了面容模糊的影子。

有的时候,他甚至觉得自己也像个影子,像一夕残梦,像一缕旧痕,了无知觉,徒混日子。

但他并不是影子,他甚至比别人更敏感,想的和忍受的都多得多。

所以他只有天天挂着笑容,作出一副什么都无所谓的,徒混日子的样子。

9

李郅威严的时候多,却很少真的凶。

他凶起来,好似电闪雷鸣,双叶不敢说话,紫苏不敢出声,三炮连气都不大敢喘了。

还是萨摩胆子肥。他什么都敢。他还敢支使李少卿端茶倒水,鞍前马后地伺候他。

李郅只有更气。

他气萨摩为了查案居然服毒,气自己没什么办法,气自己居然真的在给他端茶倒水。

药香袅袅间,双叶看了看紫苏,紫苏瞧了瞧三炮。

然后他们三个不约而同,都悄悄地溜了。

10

萨摩失踪了。

上一次失踪,还是千年太岁案过后的事了。大家到处找他,最后居然在烤鸡店的厨房里找到了他。

再上一次失踪,是七八年前被四娘从大街上捡回来,吃饱了饭睡饱了觉,四处溜达时无意中听见厨房传来的磨刀声的时候。那次是在一个杂戏班子的破箱子里找到的。

这次既没有发生什么家国血案,也没有遭遇被做成人肉包子的危机,一切都很太平,甚至皇帝还嘉奖了他们,尤其还有意为李郅指一门好婚事的时候,就突然失踪了。

11

星星再亮,亮不过萨摩的眼睛。

长安再美,美不过大理寺屋顶上的夜景。

宵禁的时候,全长安城只有两个人还没有回家。一个是傻乎乎地坐在屋顶上的萨摩,一个是终于找到了他的满头大汗的李郅。

12

李郅和萨摩打了一个赌,赌他们谁最后一个脱单。

早成婚的那一个,要请晚成婚的人吃一辈子烧鸡。

其实李郅这个人一向最反对赌博,鬼知道他们是怎么一回事。


end


评论(8)
热度(63)

© 卖大be菜的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