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衍生,是天生。
书什么的,相信我,就今年。
圈地自萌,诚勾同好。

[陆厉现代]现当代恋爱学研究 04

4

高脚凳拉长了陆小凤的背影,那气质叫做虽败犹荣。

朋友们坐在他的身边,觉得他看手机时很近,看他们时很远。

手机是友情的敌人,大家黑人问号,干脆到一边玩起了斗地主。

陆小凤小情绪上来了:“我从局子里出来,你们怎么一点洗尘的意思都没有,还有没有良心?”

大家互相看了看,纷纷打开钱包,展示良心。

但物质的富足是无法补救灵魂的空虚的。更何况陆小凤身体的某个部位也很空虚。

心。心很空虚,像被抽干的大海。

于是陆小凤把人民币揣进兜里,伸出了两根手指。

朱停最紧张:“人均两百?”

陆小凤说:“厉南星只在这儿待两天,两天啊朋友们,你们一定要帮我啊!”

朱停忙着抽烟,戳了一下花满楼,花满楼忙着放炸,戳了一下司空摘星。司空摘星说:“厉南星是谁?”

经过长达五分钟的扭打,陆小凤恢复了平静,大家恢复了记忆。

其实这也不能完全怪他们,任谁睡了十三四个小时都会记忆力减退的。

现在陆小凤气也出了,肚子也填饱了,也就只剩下一件事了。

——如何在两天之内追到一个人?

朱停说:“你认真的?”

花满楼说:“你真的要去?”

司空摘星说:“追厉南星?”


陆小凤摩挲着挂在椅背上的军大衣,一脸似水柔情:“我想问你们一个问题。”

大家有点紧张:“说。”

陆小凤一字一顿:“你们,有没有,后悔过?”

朱停叹了口气,一脸忧伤。

花满楼叹了口气,一脸彷徨。

“没有。”司空摘星说:“然后呢?”

陆小凤引领着他:“想想看,当你做错一件事,它成为了你人生巨大的黑点,往后漫长的岁月,你都会活在无尽的悔恨中 ,只要一想起来,就感觉活不下去,恨不得切了丁丁挖了蛋蛋。”

司空摘星连忙护住裤腰带。

陆小凤眨眨眼:“那种画面你能想象吗?”

司空摘星的脸难看极了:“还要想画面?我光想想字面就受不住了!”

朱停做了一个总结性的手势:“想怎么干?弟兄们都跟你去。”

“很简单。”陆小凤掏出手机,“快帮我看看这怎么回。”


这是一个微信对话框。

陆小凤:

今天天气真好啊

厉南星:

阴天吧

陆小凤:

不好吗


花满楼说:“你不要这么强势,加点表情。”


陆小凤:

/姚明脸/天气这么好要不要出去走走

厉南星:

/呵呵脸/不了


陆小凤说:“天啊这是不是完了的意思!”

“冷静,”花满楼给出合理分析,“他说‘不了’,没说‘睡了’,你想想,如果他真的不愿意跟你聊,为什么不说‘睡了’而说‘不了’呢?对吧?……朱停你来。”


朱停说:“你问问他喜欢吃什么,做给他吃。”

陆小凤连忙摆手。

他们陷入了沉默,不约而同地想起了那件往事。

有一回司空摘星生日,陆小凤想着给他一个特别一点的礼物,纪念他们的友谊走过十年。

他烧了一条鱼,突然灵感来了,想把鱼弄成一个和司空摘星有关的图案。

总之最后那鱼没一个人动筷子,看起来就像被下了诅咒的鱼魔。

回忆结束。

花满楼说:“这样吧,你擅长什么?把你的才华摆到他面前。”

陆小凤想了想,“我擅长卖房。”

司空摘星说:“爱情不是你想买,想卖就能卖,换一个。”

陆小凤想了想,又想了想,突然惊呼:“天啊我居然是个没有任何才艺的人!”

朱停说:“你要这么想,你不行,还有我们仨,我们三个人的才艺加起来就是你的才艺啊!”他大义凛然地率先表了个态,“我擅长开锁。”

花满楼咳嗽了一下,“别,又要闹进局子里。”

说着自己也为难了一下,不好意思地说:“我擅长两性哲学,好像也帮不上什么忙。”

“看来只有我了,”关键时刻还是司空摘星撑得起台面,“你不是很会写打油诗?我文采好,随便帮你润色润色就是情书模版,你尽管拿去轰他。”

陆小凤眼睛一亮,心也被点燃。艺术,艺术总是最能打动人心底柔软之处……如果还有什么东西能超越国界、历经沧海桑田的变迁、而能依旧教人心尖震颤,那一定是,艺、术!

五分钟后,厉南星收到了新消息。


陆小凤:

世上,有三件事最妙。

上课睡觉。

上班溜号。

和你的笑。

厉南星刚擦完头发从浴室里出来,他愣了愣神,随即喷出了声。

这一头陆小凤胆战心惊,足足等了六十秒才收到回复。

厉南星:

笑如溜号?


陆小凤既不能回答是,也不能回答否,只好又回了一个姚明。

第一回合失败,好在陆小凤手指灵活,立即展开新篇章:

陆小凤:

你是命运的手,是春天的柳,是古老城墙缓缓的腐朽。

这回厉南星正在吹头发,屏幕一亮,他停下来看。

厉南星:

手如腐朽?


陆小凤好忧愁!既不能回答是,也不能回答否,难道还回一个姚明?

幸运的是十秒钟后厉南星又给了个台阶。

厉南星:

那你呢?


陆小凤内心激荡,情潮汹涌,他隐隐地感觉到,有了这个台阶,他不仅可以安然无恙地从艺术高地走下来,还能一蹦三跳地往爱情的殿堂走上去!


陆小凤:

我是寂寂晚钟,是四大皆空,是扁舟一尾十年河东。


显然厉南星是思考了一下,所以这回用了两分钟。

厉南星:

朦胧派?


陆小凤秒回:

新鸳鸯蝴蝶派。


厉南星:我是学理科的

陆小凤正要和朋友们击掌庆祝,这前前后后的如今总算看到一点进展,接下来就可以问“数学还是物理”了,一来二去,了解加深,相爱还远吗?

不曾料想他原来还有下句的。


厉南星:

所以这是什么意思呢


陆小凤不屈不挠,以毫秒的速度,啪啪啪地就把字打了上去。

陆小凤:

没什么意思,其实绕这些弯子我只是想对你说五个字。

【含蓄型】一起散散步?

【热辣型】我好喜欢你!

【古典型】我尚未婚配。

【杀马特】朋友玩心吗?

这个土气的套路,凝结了他们四个人的智慧,所以此刻他们四个人都有点紧张,有点激动,有点,二二的。

想不到厉南星回得也很快。


厉南星:

睡了。



TBC

评论(19)
热度(28)

© 卖大be菜的 | Powered by LOFTER